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沈澜音萧晋煜小说娘子有喜夫君求不约免费阅读

沈澜音萧晋煜小说娘子有喜夫君求不约免费阅读

2019-07-12 09:30:20来源:互联网发布:淮鹤公子

主角沈澜音萧晋煜小说《娘子有喜夫君求不约》免费在线阅读。娘子有喜夫君求不约是一本火爆的穿越架空小说,讲述了沈澜音萧晋煜之间的动人故事。小说精彩内容:上一世,她错付真心,赔上自己的感情,还拉上整个家族陪葬。这一世,看她如何翻云覆雨,报复负心汉和白莲花,助那个甘心为她的男人坐上皇位。

沈澜音萧晋煜小说娘子有喜夫君求不约免费阅读

主角沈澜音萧晋煜小说《娘子有喜夫君求不约》免费在线阅读。娘子有喜夫君求不约是淮鹤公子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沈澜音萧晋煜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章 宫中巧遇心思隐

天色才蒙蒙亮,镇国公府便已热闹起来,几个侍女捧着洗漱用的盆与布巾,鱼贯而入。

马车已然等候在府外,沈澜音梳洗更衣罢,披了件白狐披风,由昙儿撑伞,将要上车,却听得一个带着些许讨好的声音从后头传来。

“姐姐是要入宫?”沈诗音脚步匆匆,一边用眼色示意婢女挡在马车去路上,一边凑近了,道,“妹妹对姑母倾慕已久,可否劳带我一程?”

那日寿宴之后,六皇子便再没有消息,她又被老夫人软禁了,想必是等得心焦,又见她日日入宫,便连这种昏招都想了出来。

沈澜音见她这副模样,只觉好笑,摇了摇头,勾唇道:“这又是什么话,一国之母岂是那么好见的,没有诏命,我怎敢私带人入宫。”

沈诗音见她笑了,心下只觉是讽刺,脸上不由得青了青,下意识道:“先前林家小姐,不也进得么?怎么你得了好处,不先想着自家姐妹,倒往别家去!”

“妙语是我手帕交,又是相府嫡女,身份本就够得上入宫觐见。”沈澜音眼中闪过冷意,凉声道:“你又是什么人物呢?”

“你!”沈诗音气得脸色发白,却也知不能在此时与她翻脸,只好强压怒火,语气里却是带上了七分胁迫,“我好歹也是侯府的庶女,姐姐这般待我,不怕传出去叫人说你苛待庶妹么?”

“你也知你是庶女,便守些本分。”沈澜音嗤笑一声,眼中的不屑毫不掩饰,“老夫人也叫你安心待嫁,我不过是遵着长辈的意思,行的正坐的端,不似妹妹——自然不怕外头流言。”

沈诗音被她刺得脸上青一会儿白一会儿,半晌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抹狠意。

她今日必须进宫,哪怕遇不到三皇子,只要皇后承认了她的身份,这门亲事就是板上钉钉了。

思及此,她索性不与沈澜音争执,由侍女扶着,踩着脚踏便要爬上马车。

“看看你这样子,哪还有半分高门贵女的风骨,全然是个狗皮膏药似的。”沈澜音嘲讽了一句,却是不打算叫她如愿,示意伺候的婆子们上前,“送三小姐回房,大冷天的,冻着怎好?”

沈诗音见她半点情面都不留,终于是端不住了,声音尖利得叫人耳朵生疼,“你等着——”

“等你成了三皇子侧妃,再来报复我?”沈澜音嗤笑一声,在侧妃二字上加了重音,压低了声音,讽刺道,“太子在一日,三皇子便只是皇子,哪怕将来封了亲王,妾室……也还是妾室。”

她眼中冷意凛然,万分决绝,也不知是说给沈诗音听,还是在叙述自己的决定。

她已整理了三皇子未来幕僚的名单,这些人才,自然该归在太子盔下才是。

思及此,她对沈诗音便没了兴趣,眼见着天色已不早,借了马鞭,啪地一声甩向拦路侍女面前的空地上,冷声喝道:“滚。”

那侍女叫她的气势压得浑身发抖,哪里还敢反驳?连滚带爬地跑了,连沈诗音都忘在了一旁。

沈澜音瞥了沈诗音一眼,冷笑一声,便自顾自地上了马车。

车轮轱辘地转动,在铺满雪的青石砖上碾过,留下一道辙痕,很快便到了宫门前。

沈澜音才下了马车,便有皇后宫里的姑姑上前,轻车熟路地领她进了长秋宫。

“给皇后娘娘请安。”沈澜音朝皇后行了一礼,全了规矩,一边笑着打趣道,“姑母今日颜色又较昨日好些。”

“日日都这么说,分明是哄我。”皇后上前拉了她坐下,眼中满是慈爱,笑骂道,“在我宫里还守这么多规矩!早叫你随意些,分明是我看着长大的,怎地如今反倒生疏。”

沈澜音只一笑,不置可否,转了话锋,将话题拉往宫外见闻,故意逗皇后开心,目光却往皇后下首的座位看去,见着是空的,心下便是一跳。

寿宴以来,她天天入宫给皇后请安,萧晋煜也一日不落,今天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皇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便笑开了,打趣道:“那冤家,这个时辰还未过来,竟叫我们澜音挂念了。”

“儿臣这不就过来了?”

她话音未落,萧晋煜便脚步匆匆地从外殿走了进来,一边将大麾脱下扔给身边的小太监,闻言顿了顿,勾唇道。

“今日怎地这么晚,平白叫你表妹担心。”皇后眼中的笑意几乎要溢出来一般,嗔怪道。

太子与她母家联姻,她是一百个愿意,更何况沈澜音是她看着长大的,比别人又多了一份亲近放心。

她话里话外的撮合,沈澜音哪里能听不出来?登时便红了脸。

“那倒是儿臣的不是了。”萧晋煜声音低沉,一双眼紧紧地盯着沈澜音,其中深情与挣扎之色交错,半晌还是化为苦笑,掩在暗色中,“我给表妹赔罪。”

“不敢。”沈澜音望向他,目光交接不过一瞬,便叫她低下了头。

“啧,这几日天天过来给我请安,不就是为了……每次见着,倒是成了闷葫芦。”

皇后见他二人这副样子,摇了摇头,无奈道。

沈澜音抿了抿唇,连忙转移了话题,生怕皇后再打趣几句。

又玩笑了半个时辰,沈澜音便起身告退了。

她随着姑姑的脚步,缓缓往宫门走去,转过一个拐角,便又见着了个熟悉的身影。

“太子。”沈澜音压下翘起的唇角,行了一礼,眼中笑意盈盈。

“好巧。”萧晋煜僵着身子,声音中不知为何透出了几分心虚。

“确实好巧。”沈澜音笑着翘起了指头给他数,“昨日,前日,再前日……”

“母后令我送你出宫。”萧晋煜干咳了一声,耳根子红了个彻底,面上却仍是一副严肃模样,半晌才道,“走罢。”

二人上了马车,又是相对无言。

沈澜音只觉得脸上有些热,不敢与他对视,便揭开了车窗上的布帘,往外望去,却正正对上了一双眼睛。

她心中一跳,脸色顿时变了。

是他!

第十一章 兄妹亲情心神恍

冬日的阳光洒落在铺满白雪的街道上,竟有几分熠熠生辉,寒风透过车窗吹进马车内。

沈澜音只感觉好似坠入冰窖之中,浑身的血液都凝固,手脚忍不住的发冷。

坐在她对面的萧晋煜立马就发现她的异样,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萧晋离!

他放在大腿上的手微微握拳,忍住心底的酸涩,清了清嗓子,“表妹,年关将至,集市倒比往常热闹,想不想去逛逛?”

沈澜音回过神来,垂着眼睑不敢看他,声音淡淡,“我有点累,想回去休息。”

她只要想起前世自己痴心错付的种种,便压抑不住心底汹涌澎湃的情绪。

萧晋煜目光微微黯然,勉强扬起嘴角,“好。”

她的心底还是……放不下老三吗?

马车外,萧晋离看着远去的马车,眼底划过一丝阴鸷,双手紧紧攥紧。

沈澜音本该是他的!

景山看到自己主子的脸色,眼眸微微垂下,悄声在他耳边建议,“主子,您既然放不下,不如这样……”

闻言,他眼眸瞬间一亮,赞赏地看着景山,“就按你说的去办。”

“是。”景山轻声应道。

沈澜音回到府内,还未整理好乱糟糟的思绪,门外面就出拿来丫鬟的声音,“二小姐,表小姐求见。”

她微微抿唇,神色淡然,“进来吧。”

宋依觅身披白色裘衣,脸颊藏在雪白的容貌中,衬托精致的五官越发小巧,“澜音。”

她扬唇微微一笑,“表姑母,你怎么来了?这寒冬腊月的,您怎么也带个汤婆子,女儿家的手很精贵的,要是冻坏了可怎么是好。昙儿,给表姑母拿个汤婆子过来。”

“澜音,还是你细心。”她笑意盈盈地夸奖道,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沈澜音眼中划过一丝了然,面色平静的为她斟茶。

她越是这样平静,宋依觅越是捉摸不透她的心思,故意寻找着话题,道,“澜音,刚才我过来的时候,听闻丫鬟们说,你是太子亲自送回来的?”

“太子出宫办事,正好路过就顺带送了我一程。”沈澜音不紧不慢的回答。

宋依觅捂唇轻轻笑出声,眼神中故意露出一丝羡慕的情绪,缓缓道,“算起来你和太子也是表兄妹,你们的感情……真是让人羡慕,哪像我……”

她的话未说完,其中的意思不言语而。

沈澜音假装听不懂她的话,轻声安抚道,“表姑母,我们是亲人,你也不必伤心。”

宋依觅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握着手帕的手微微扭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见此,沈澜音眼底划过一丝冷意,脸上已经不动声色,耐心等待着她开口说出此行的目的。

一盏茶很快就凉了,她刚准备喊昙儿换茶的时候,一位小厮匆匆跑进来,颇为气喘地说道,“二小姐,大少爷回来了。”

哥哥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她立马站起身,顾不得一旁的宋依觅,带着昙儿便匆匆赶往前院。

前世,哥哥为了她弃文从武,在战场上九死一生,成为一品大将军,为的就是身在后宫的她,想要给她撑腰,不让萧晋离欺负她。

结果,她还是死了。

同年的上半年,哥哥也死在战场上。

沈澜音感到前院的时候,沈逸清正在和沈致远谈话,沈逸清看到她时,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小妹。”

听到熟悉的声音,看到熟悉的面容,她的鼻子忍不住发酸,眼眶也微微发红。

沈逸清看到她泫然欲泣的模样,瞬间就有些晃神,连忙为她擦了擦泪水,柔声问道,“澜儿,怎么了?谁给你委屈受了吗?”

听到沈逸清关怀的话,她立马破涕为笑,娇嗔地看了一眼他,“没有,只是许久不见哥哥,太想你了。”

这话,让沈逸清和沈致远都愣了一下,父子两个人对视一眼,都不约而同笑了。

“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还这么爱撒娇?”沈逸清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宠溺。

沈澜音故作羞赧都低下头,为的是遮掩眼中的泪水。

真好,真好,她还可以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走错路,一定要好好守护这个家。

迟来一步的宋依觅就看到他们父慈子孝的画面,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啊,诧异片刻还是主动走上前,主动与沈逸清打招呼,“这位便是逸清吧?”

沈逸清冷淡的目光落到她身上,眼神露出几分不解,刚准备开口询问她是谁,就听到沈致远的声音。

“逸清,这是你表姑母,前些日子才来,你那是还在上学,便未通知你,以后我们便是一家人。”

听似简单的一句话,隐含的信息却十分多。

沈逸清不动声色朝宋依觅行礼,恭敬的喊道,“表姑母,逸清这厢有礼了。”

“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客气。”她嘴角噙笑,悄悄看了一眼沈致远,一举一动间都透着娇柔的韵味。

沈致远看到这一幕,不由微微晃神。

他又在表妹的身上看到亡妻的身影。

这一幕被沈澜音看得正着,她垂下眼眸遮住眼底的情绪,假装不曾察觉什么。

沈致远慌乱的收回目光,轻轻咳嗽一声,“逸清,你路途劳累,先回院子洗漱一番,再去给你外祖母请安。”

沈逸清轻轻颔首,“是。”

沈澜音看着哥哥离去的背影,匆匆丢下一句话便去追沈逸清,沈致远已经习惯自己女儿黏儿子,倒也没有在意她的失礼。

“表哥……”宋依觅软软糯糯的喊道,水波盈盈的眸子专注地看着他,好似全世界就只能看到他一人。

迎上这样的目光,沈致远有片刻心慌,“表妹,我还有事情没处理,我先回书房了。”

他脚步略显凌乱的转身离去,立下宋依觅看着他的背影,紧紧咬了咬嘴唇,眼底十分的不甘。

她来镇国公府也有段日子,但和表哥见面的日子却不多,好不容易遇到这个时机。

结果,表哥还是那般冷淡。

第十二章 夜探闺房

薄薄的白雪,宛如巨大的羊毛毯子,覆盖在镇国公府每个角落。

沈澜音踩在洁白的雪上,匆匆追上沈逸清的脚步,轻喊一声,“哥哥。”

闻言,沈逸清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脚步匆忙,鼻头微微发红的沈澜音,连忙叮嘱,“慢点,小心摔了。”

她扬唇笑了笑,轻轻喘了喘气,“不会摔,你在哪。”

沈逸清宠溺地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在看到她亮晶晶的眼眸时,又忍不住一笑,“你呀!”

语气中是满满的宠溺和纵容。

沈澜音不由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母亲早逝,父亲忙着公务,根本没有时间陪她,她就跟小跟屁虫似的,每天缠在沈逸清的身后。

那段时光真美呀!

想到这里她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

兄妹二人并肩行走着,沈逸清侧眸看着还不到自己肩膀的沈澜音,眼底满是疼惜。

他沉默片刻后,开了口,“祖母是不是想为父亲续弦?”

沈澜音脚步微微一顿,很快就恢复自然,轻轻恩了一声。

“祖母有意撮合表姑母和父亲,只是父亲当场便婉拒。”

沈逸清眸子暗沉,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叮嘱道,“别怕,有哥哥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她的眼眶瞬间一红,泪水忍不住漫出,上世哥哥最后一次上战场时,也是对她说的这句话。

“哥哥,你先回去洗漱更衣,别让外祖母等急了。”她直接转移话题。

沈逸清没有察觉她的异常,“好,天气冷你快回院子别着凉了。”

她站在原地,一直目送沈逸清的背影消失不见,才眨了眨眼睛,压下心底的酸涩感。

回到房间内的沈澜音,脑海中全部都是前世的事情。

前世的这个时候,她因为意外落水被萧晋离救了,两个人被迫定下婚约,她又被萧晋离的甜言蜜语哄得晕头转向,那还有心思关注哥哥。

想到萧晋离,沈澜音的眼底划过一丝冷光。

“昙儿,你去外面守着,不管是什么人来都不行她进来。”她冷声对昙儿吩咐道。

昙儿离开后,沈澜音坐到书桌前,回忆着前世帮助萧晋煜的那些有才能的人,一一写在宣纸上。

好在前世萧晋离谋事,从来不会瞒着她,什么人有什么样的才能,她约莫都能记得一些。

重来一世这些人,绝对不能再归到萧晋离的麾下。

沈澜音一边回忆着一边在纸上书写着,不知不觉天色渐渐暗沉。

直到月上柳梢,她都还在绞尽脑汁想着,时不时就会在纸上落下一个名字。

她小小打了一个哈切,困倦地揉了揉眼睛,抬眸看了看窗外。

这才发觉天色已经黑了,她也错过了晚膳是时间,轻轻捶打着酸疼的肩膀,又打了一个哈切,单手撑着脑袋,准备小憩一会儿。

萧晋煜双手背在身后,站在窗户边抬头看着天上的残月,脑海中全部都是沈澜音的容貌。

想起她白日里的反应,他的双手就忍不住攥紧。

倏地,他转身就离开房间,直奔宫外。

跟在他身后的暗卫,看着他去的方向,大致已经猜到目的地是那儿。

萧晋煜望着镇国公府的高墙,一跃而上,熟门熟路的来到沈澜音的闺房外面。

他冷淡的眸子看了一眼守在房门外的丫鬟,悄悄朝暗卫打了一个手势。

下一秒,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守在门口的丫鬟,竟然已经闭上眼睛倒在一旁。

萧晋煜悄悄推开房门,一眼便看到趴在书桌上睡着的沈澜音。

他微微一愣,悄无声息走到书桌前,眼神温柔似水地看着她恬静的睡容,心瞬间柔成一滩水。

他就这样静静看了她好一会儿,直到她轻轻动了动脑袋,发出一阵呢喃声。

萧晋煜瞬间僵硬了身体,下意识躲到旁边的屏风后面,见她只是动了动便没有了动静,这才悄悄走出来。

看着她微微皱着的眉头,好似很不舒服的模样,他宠溺勾起嘴角,低声道,“真是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

同时,他在心底下定决心,一定要守护她的笑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到她。

萧晋煜走到她身边,正准备抱起她时,眼神落到面前的宣纸上。

当他看清楚上面写的内容,眼神瞬间愣怔,神色瞬间万变,眼中的惊讶怎么也止不住。

之前他心底隐隐有些猜测,却又觉着匪夷所思,便放弃那个想法。

却不想……澜儿真的是重生之人!

怪不得老夫人寿宴之日,她会推沈诗音下水,望着自己的眼神也是那般让人心疼!

萧晋煜静静站了好一会儿,阖了阖眼,重新睁开时,便是一片清明。

他弯腰轻轻抱起熟睡的人儿,再感受到她重量时,不满的微微蹙眉。

澜儿,是不是太轻了一些?

萧晋煜忍不住想,要不要找两个御厨来镇国公府当差?

却不曾想,沈澜音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女,又能有多重呢?

萧晋煜动作温柔的把她放到床上,细心的为她盖好被子,见她舒服地蹭了蹭枕头,顿时忍不俊。

看着她粉嫩的脸颊,他的手指忍不住微微一顿,好似被蛊惑一般,轻轻碰了嘭她的脸颊。

感受到细腻嫩滑的触感,萧晋煜贪婪的不肯收回手,又轻轻碰了好几次,才意犹未尽的收回手。

睡梦中的沈澜音,隐隐感觉脸颊上有什么东西,痒痒的,骚扰的她睡不着。

她不舒服地嘟起嘴唇,掀起被子盖在自己的脑袋上,没有那东西的骚扰,她再度深深睡过去。

萧晋煜看着她一系列动作,嘴角的笑意再也忍不住。

害怕她这样睡闷坏自己,动作轻盈地拉下被子,直到露出精致小巧的脸颊。

望着她娇嫩的脸颊,萧晋煜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情绪,轻轻在她眉间一吻,低声又郑重的承诺,“澜儿,这一世我定会保护好你。”

▲《娘子有喜夫君求不约》完整版已有~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手游下载站 版权所有

 

06306手游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