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妾本丝萝顾绮萝拓跋离琅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妾本丝萝顾绮萝拓跋离琅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2019-07-12 09:31:45来源:互联网发布:锦瑟

主角是顾绮萝拓跋离琅的小说名字叫做《妾本丝萝》,这本书是由作者锦瑟倾心打造的穿越重生小说,妾本丝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妾本丝萝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妾本丝萝顾绮萝拓跋离琅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妾本丝萝顾绮萝拓跋离琅小说精彩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第十章 狮子大开口

即便是顾国相都不禁瞪大了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顾绮萝。

拓跋煜的脸色一沉,口中还未咽下的茶水险些喷了出来,下嫁!他堂堂五王爷迎娶嫡妃,竟然成了顾绮萝口中的下嫁,这话若是传了出去,笑话的未必是他拓跋煜吧。

抬起了鹰眸,长长的睫毛微微向上卷曲,拓跋煜眉心一皱,沉声说道:那依顾小姐所言,这聘礼

早就已经知道,拓跋煜无论如何都要迎娶自己,顾绮萝的唇畔扯出了一抹冷笑,抬起了素手,轻轻地抚了抚云髻,须臾,摊开了手掌,端放在了拓跋煜的面前。

顾小姐,这是何意?!拓跋煜不解,蹙了一下眉,对顾绮萝问道。

原样的东西我要五倍!顾绮萝面不改色,说话时,唇角微微翘,她就认定拓跋煜会认下这个要求,微微地阙了阙双眸,继续道:而且,我要还煜王殿下签下协议一封,婚成与否皆不退还!

婚成与否?!

哼!拓跋煜心中冷哼了一声,微微地眯了眯双眸,既是皇上下旨赐婚,岂能容她返回,当下,拓跋煜站了起来,举步走到了顾绮萝的身前,伸出了手来拍在了顾绮萝的手掌上,好,顾小姐快人快语,本王又岂会不遂了未来王妃的心意

不待拓跋煜把话说完,顾绮萝收回了手来,颇为有且嫌恶地用帕子轻轻地擦了擦手,煜王殿下,先不要答应的太早,我还要八抬大轿迎我过门,双倍迎亲仪仗,迎亲丫鬟二十人、婆子二十人,倘若,煜王殿下能够应允三日后便来娶亲,若是不能,那还请煜王殿下回绝了皇上这门亲事。

顾绮萝算准了拓跋煜绝不会放弃,人越多到时候他就越丢人,前世,顾绮萝只不过是四人迎亲的轿子,礼乐仪仗不过十人,来迎亲丫鬟、婆子也不过一共五人而已,即便是,京城中的五品官员娶妾也要比这风光。

那时,顾国相满是愤怒,觉得拓跋煜这是在羞辱国相府,而顾绮萝满心念着拓跋煜,苦苦央求下,她还是上了迎亲的花轿,而现在,她要将前世的羞辱,一点一点的讨好回来,还要百倍,千倍的奉还给拓跋煜。

好!本王娶亲岂有委屈了王妃之理,本王应允便是。拓跋煜脸上虽然是在笑,可是心中,却是掀起了一片冷然,原本,拓跋煜还想要大婚当日羞辱顾绮萝,可现在

看着拓跋煜面带笑意,顾绮萝心知,他的心中一定是在另某盘算,眉梢微微向上一挑,宛如一汪清澈的幽泉一般的眸子潋滟生色,那一抹浅笑,落入了拓跋煜的眼中,不禁让拓跋煜微微一怔。

莹白的纤手缓缓抬起,将鬓间的一缕青丝别在了耳后,顾绮萝莞尔一笑,道:那就恭送煜王殿下了!

说罢,顾绮萝欠身一福,竟然下了逐客令,堂堂的五王爷,到了那个朝臣的府邸,还不都是上宾的礼遇,可今儿,却在国相府之中,他最不想踏进一步的地方,被人下了逐客令!

哼!拓跋煜的心中冷哼了一声,面向了顾国相双手抱拳,待明日,小婿命人将聘礼奉上,小婿现行告辞。

恭送煜王殿下!

顾国相起身相送,刚刚走到了顾绮萝的身边之时,顾绮萝忽然地伸出了手,将顾国相拦截了下来,父亲,既然煜王殿下口口声称自己为小婿,岂有女婿告辞岳父大人相送的道理!

拓跋煜闻言,脸色顿时一寒,站在了原地,眉心拧成了麻花状,侧目时,那一双犹如鹰鸠一般的眸子当中,惊起了凛然的寒意。

顾绮萝!你很好,一连三次羞辱本王,待成亲之后,本王有的是法子,让你生不如死!拓跋煜心中暗忖,朝着顾国相再次拱手,笑道:顾小姐所言极是,岳丈大人还请留步。

言毕,拓跋煜径直地朝着会客厅的门口走去,在经过了顾云裳之时,拓跋煜的双眼之中闪过了一丝狡黠之色,唇角微微上翘,眯了眯一双鹰眸,径直地离开了会客厅当中,可刚一走到了门口,正被国相府的一个小斯撞了个满怀。

噗咚!的一声,那小斯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抬起了眸子,竟发现撞到了是拓跋煜,立即跪了下来,连连磕头,小的冲撞了煜王殿下,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拓跋煜垂下了眸子,细密的刘海被清风浮动,露出了一只隐藏在刘海下的鹰眸,一双宛如墨染一般的剑眉,微微一皱,脸色顿时一沉,可瞧见了顾国相和顾绮萝走上了前来,硬是将心中的厌恶感隐藏了起来,无妨、无妨。

小唐,出了什么事这般毛毛躁躁的,竟然冲撞了煜王殿下?!顾国相阴沉着一张冷脸,沉声问道。

老爷不好了,布庄出乱子了!

第十一章 锦绣布庄

什么?!顾绮萝微微地眯起了眼睛,前世,自己在临出嫁的时候,的的确确顾家布庄发生过事端,可是,却是在自己大婚的前一天所发生的时间,而现在,却足足提前了两天的时间。

那时,国相府上上下下都在忙着顾绮萝的婚事,而顾家一十三家布庄全部交给了顾云裳搭理,以至于,整个国相府的经济脉络,全部握在了顾云裳的手中,到最后,顾绮萝想要用银子疏通时,竟发现顾家的布庄早已经落入了顾云裳的名下。

顾家布庄,乃是顾夫人的陪嫁,早年间更是被顾夫人经营的有声有色,可到了最后,却成了顾云裳和拓跋煜的垫脚石。

现在,老天给了顾绮萝了一个机会,那么现在,她就要将一切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将一切握在手中,扭转乾坤!

小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顾绮萝深琥珀色的瞳仁滟滟生色,唇角微翘,余光瞥了一眼紧忙跟上前来的顾云裳,唇畔扯出了一抹冷笑。

小唐瑟缩地看了一眼拓跋煜,瞧着自家小姐,竟将拓跋煜扔在了一旁,小唐偷偷地看了一眼顾国相,收敛了目光,回答道:回小姐的话,工人们把咱们锦绣布庄团团围住,说、说是要、是要讨要工钱!

顾绮萝微微地眯了眯泛着寒芒的双眸,看来,顾云裳已经开始动用了锦绣布庄的银两了,好啊,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顾绮萝心中暗忖,侧目冷冷地瞥了一眼顾云裳,顿时顾云裳的心头一颤,一股不详在她的心头弥散开来。

顾云裳眉心紧蹙在一块儿,欣长的睫羽掩饰着双眸之中的狡黠,看了拓跋煜一眼,瞧着拓跋煜同样也在朝着自己打眼色,顾云裳点了点头。

她原本以为无人察觉,可殊不知,顾绮萝早就将一切收入了双眼之中,心中冷笑了一声,垂下了眼帘,看向了地上跪着的小唐,道:带我去瞧瞧!

是。小姐开了口,小唐自然不敢违拗,立马应允了一声,颤颤地站了起来,侧过了身子给顾绮萝让开了一条路来。

眼瞧着,顾绮萝要前往锦绣布庄,顾云裳眉黛一凝,立马举步上前,拦住了顾绮萝,唇畔含笑,莞尔道:妹妹,还有三日,你便要嫁为人妇了,布庄一直都是姐姐搭理的,还是我跟着小唐去瞧瞧吧。

锦绣布庄乃是我顾家的产业,我自然有权过问,姐姐这么说,莫非着其中有什么猫腻啊!?顾绮萝唇畔噙着一抹冷笑,双眸微眯,凝视着顾云裳的双眸,淡淡地说道。

这顾云裳没有想到,一项对家族生意提不起兴趣的妹妹,今儿,尽然会主动想要去锦绣布庄,她在两日前,将锦绣布庄当中的银子擅自挪给了拓跋煜,为拓跋煜暗中培养死士之中,可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怎么?!难道姐姐不想要让我去吗?!顾绮萝饶有兴致地盯着顾云裳的脸,冷笑道。

怎、怎、怎么会顾云裳面露尴尬之色,唇畔扯出了一抹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的笑容。

哼!顾绮萝心中冷笑了一声,目光漫过了顾云裳,落在了拓跋煜的身上,道:煜王殿下,我府中还有旁事,就不送煜王殿下了,煜王殿下慢走!

拓跋煜听出了顾云裳话中的意思,这分明是在赶自己离开,不禁,面色一沉,似是蒙上了一层阴云一般,心中暗忖:难不成,她已经发现了什么?!

可这个想法,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拓跋煜便将其否定,他盘算的缜密,是绝对不会被顾绮萝这个蠢顿如猪的女人所发现的!

顾绮萝冷冷地看了一眼拓跋煜,唇角扯出了一抹冷笑,前世,她委曲求全,只为了拓跋煜的一个眼神,一次发脾气,都要伤春悲秋几日,今生对于他,只有浓浓的厌恶、恶心

顾绮萝拂袖漫过了拓跋煜双眸之中满是冰冷,竟仅仅一眼,拓跋煜忽地感觉到了,自己像是被饥饿已久的狼给盯上了似的,不禁,眯了眯双眸,看着顾绮萝头也不回的离去。

锦绣布庄外,堵满了顾家的工人,一个个争吵着、推搡着,似是想要冲进布庄,顾绮萝站在人群之后,脸色阴沉的似能够滴出水来,阙了阙一双星眸,深琥珀色的瞳仁之中漾过了一丝寒意,侧目看向了顾云裳,轻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姐姐,锦绣布庄你就是这么搭理的?!

顾云裳垂下了睫羽,贝齿紧咬唇瓣,她做了什么手脚,旁人不知道,可是,她却是清楚的很,袖中双手紧攥成拳,犹如青葱般的直接泛白,恨不能将手中的帕子捏碎了似的。

第十二章 姐姐,你在害怕吗?

顾绮萝穿过了拥挤的人群,直接走到了最前头,朝着为首的男子看了一眼,衣袖一挥,面上却是不惊一丝一毫的波澜,问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哪来的黄毛丫头,这里没有你什么事,赶紧离开!男子扫了顾绮萝一眼,挥了挥手想要打发了顾绮萝。

阿福!这时,小唐走上了前来,怒喝了一声,道:你可知道,你在和谁说话,这可是咱们国相府的大小姐!

哼!被唤作阿福的男子冷哼了一声,上下的打量了一番顾绮萝,可怎么瞧着,顾绮萝也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即便,她是国相府的大小姐又能如何,那又怎么样,她一个黄毛丫头能做的了主吗?!

顾绮萝径直地走到了阿福的身前,微微地眯了眯一双星眸,神琥珀色的瞳仁,宛如一口古井一般,不禁一丝一毫的波澜,锦绣布庄乃是我顾家的生意,生意上的问题,我自然有权过问!

锦绣布庄欠咱们伙计几个月的工钱了,你让咱们伙计们喝西北风啊!阿福闻言,立即高声喊道。

还钱、还钱

须臾,一个个的工人开始附和起来了阿福的话。

顾绮萝忽然一挥手,高声道:各位请听我一言,今儿,我就代表锦绣布庄,给你们做主了,就算是我们锦绣布庄散尽金银,也绝对不会亏欠工人分一个铜板!

大小姐,此话当真!?阿福闻言,微微地眯了眯双眼,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做事雷厉风行,可是,阿福还是有些不相信顾绮萝的话。

当真!

言毕,顾绮萝侧目,看向了身后的小唐,俯身在小唐的耳畔耳语了几句,随即,小唐便穿过了拥挤的人群,朝着国相府的方向走去。

顾绮萝对着众人挥了挥手,道:大家请稍安勿躁,一会儿,我便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小唐便和国相府中的下人,抬起一个大箱子,走进了锦绣布庄当中,两人将箱子放在了顾绮萝的身后,小唐拱手道:小姐,按照您的吩咐,银子已经抬来了。

打开。顾绮萝面不改色,不染自朱的双唇轻启,淡淡地说道。

是。小唐应了一声,将箱子打了开来。

顿时,白花花的银子,暴露在外,引得一众工人们唏嘘不已。

顾绮萝踱步走到了阿福的身前,眉梢微微一挑,你是咱们锦绣布庄的管事,就由你将拖欠的工人们的月银,统计上来,我好给你补发两个月的工钱。

小姐,您这话可是当真?!阿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表小姐搭理锦绣布庄的时候,别说是补偿两个月的银子,每个月不拖欠个三五日,都已经是万幸了,一时间,阿福竟愣在了当场。

当真!顾绮萝转过了身子,巧月立马给顾绮萝递上了椅子,顾绮萝挑起了裙幅,俯身坐了下来,抬起了眼皮,看了一眼顾云裳,只见,顾云裳的脸色像是吞了苍蝇一般的难看,这其中的猫腻不言而喻了!

良久过后,阿福统计好了亏欠工人们的工钱,顾绮萝命小唐给工人的发放了工钱之后,这件事,才算是了了,一群工人们对顾绮萝的举动赞不绝口,可听进了顾云裳的耳廓之中,却是格外的刺耳。

顾云裳眯缝着一双凤眸,目光灼灼地看着顾绮萝的侧脸,恨不能在顾绮萝的脸上烧出两个血窟窿来。

从今儿起,锦绣布庄的大小事宜,都由我来处理,没有我的命令,其他人不能够再踏进锦绣布庄一般,姐姐,你可听清楚我的话来?!顾绮萝缓缓地侧过了身子,冷冷地瞥了顾云裳一眼。

顿时,顾云裳一怔,顾绮萝向来是不过问布庄生意上的事情的,怎么今儿

阿福,你是布庄的管事,以后,布庄的事情,都要问过我,才能够行是,去,将账簿给我拿来,我要查账!

顾云裳还没有来得及多问,顾绮萝便说出了查账之事,顿时,顾云裳的脸色一变,账面上动了什么手脚,她可是要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很,不禁,紧了紧袖手中的手,举步上前,俯下了身子,轻声地说道:妹妹,你想来不过问布庄上的生意,查账又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学的会的,不如

怎么,姐姐是在害怕吗?!

不待顾云裳把话说完,顾绮萝直接打断了顾云裳的话,唇畔扯出了一抹冷笑,深琥珀色的瞳仁当中,泛起了一丝揶揄之色。

▲《妾本丝萝》完整版已有~

★★★★点击《妾本丝萝》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手游下载站 版权所有

 

06306手游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