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身献祭,换你前途无忧_楚淮安姜云鸢》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佚名

    书名:以身献祭,换你前途无忧

    更新时间:2024-05-16 19:08:39

    来源:longzhu

    楚淮安姜云鸢是作者佚名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那么楚淮安姜云鸢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与相国和离了,正在搬离相府。”姜云鸢惊诧不已,急忙就往外走。到门口时,楚夫人的嫁妆马车正好路过。见到她,楚夫人过来行礼:“公主。”对上楚夫人苍白的面庞。姜云鸢陡然一怔。她与楚淮安自成婚后便自立府邸,因此与楚夫人相处并不多......
    《以身献祭,换你前途无忧_楚淮安姜云鸢》全文在线阅读

    《以身献祭,换你前途无忧》文章节选

    四个字如同重石狠狠砸在姜云鸢的心上。

    她紧攥着楚淮安衣角的手终究还是松开来。

    楚淮安起身离开去请医官。

    ……

    姜云鸢这一病就病了好几日。

    这日,她刚有些力气起身,却听外面吵闹不已,当即询问:“外面发生何事?”

    “回公主,是楚夫人与相国和离了,正在搬离相府。”

    姜云鸢惊诧不已,急忙就往外走。

    到门口时,楚夫人的嫁妆马车正好路过。

    见到她,楚夫人过来行礼:“公主。”

    对上楚夫人苍白的面庞。

    姜云鸢陡然一怔。

    她与楚淮安自成婚后便自立府邸,因此与楚夫人相处并不多,可她也记得当初成婚时,楚夫人还是一头秀丽黑发,眉眼间倾城美貌犹存。

    可如今不过短短三年,楚夫人身形竟消瘦单薄至此,仿佛被寒风一吹就会刮倒。

    叫人看得心疼。

    姜云鸢有很多想说的话,都在此刻哽在心口。

    最终她却只问。

    “真的没有挽回的可能了吗?您与相国是年少夫妻,走到如今并不容易。”

    最重要的是,姜云鸢看得出楚夫人对相国仍有爱意。

    楚夫人只是沉默,半响后,才声音极轻地叹了声。

    “公主,年少情意是会被时间消磨干净的,曾经我也以为我与他会相爱到老,可如今却是相看两厌,倒不如放他自由,也放过我自己……”

    楚夫人的声音很轻,却似针一点点扎在姜云鸢心上。

    姜云鸢视线落在楚夫人腰间别着的一把玉萧上。

    这把玉萧,是楚夫人和楚相国的定情之物。

    听说当年二人家族本是世仇,是他们不顾一切险阻也要在一起。

    琴萧和鸣,终成眷属。

    他们的故事后来也成了都城的佳话。

    可如今……

    就在此时,一阵凛冽寒风刮来,姜云鸢不禁瑟缩了下。

    楚夫人注意到了,消瘦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极淡的笑来。

    “我该走了。”

    “公主大病初愈,也莫要再在外久留,风雪是不会留情的,还是早些回去吧。”

    语罢。

    楚夫人转身上了马车。

    姜云鸢目送她离开,许久才转身回府。

    回到府内。

    姜云鸢仍心不在焉,她翻来覆去想着楚夫人的那番话。

    放他自由……也放过自己……

    她与楚淮安,是不是也该如此?

    思虑片刻,姜云鸢起身走去书房里,铺开纸墨,写下和离书三个字。

    可光是写下这三个字,她的心已经痛到无法呼吸,再无从下笔。

    半晌,她将纸团成团扔在了角落,长长叹了口气。

    这日楚淮安迟迟未归。

    姜云鸢派人去打听,回来的侍卫禀告她。

    “西境小城又起水患,大司空正与同僚商议救灾之法,要晚些才回。”

    闻言。

    姜云鸢心头一怔。

    最近这几年,云鸢的灾害愈发频繁了。

    不知不觉仿佛就在应着当初的预言——唯有公主献祭,方能平神怒。

    姜云鸢不觉失神。

    这一等,便等到了深夜。

    楚淮安步履匆匆回来,见姜云鸢还点着烛火坐在案前,疑惑问:“公主怎么还不睡?”

    姜云鸢就问:“水患情况如何了?”。

    “西境地势艰险,还需谨慎商议,是个难题。”

    见楚淮安饮了一口茶,眉头紧锁。

    鬼使神差般,姜云鸢开口说:“自幼父王便说我有神灵之力,若是我以身献祭,或许真能护佑云鸢百年安宁……”

    楚淮安的脸色一瞬冷沉下来。

    他冰冷语气打断姜云鸢:“请公主慎言!”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神灵,献祭救灾本就是无稽之谈!”

    他语气讥讽无比:“要是有神,人人求神即可获千秋万载的幸福安康,还需要什么劳作?若真有神,苦难降临时,为何还需要人去拯救,从未见其有半分垂怜?”

    姜云鸢怔住了,随即一股酸楚涌上心头。

    ——只因不管有没有神,她的命运早在出生那日便定下了,不由她决定。

    楚淮安说完,便要起身告辞。

    “公主先歇着吧,我答应姬月回来要去见她。”

    他的背影大步利落。

    一如姜云鸢曾经奔赴向他的模样,那是迫不及待去见心爱的人才有的步伐。

    姜云鸢的心仿若被撕裂,却突然喊住了他。

    “今晚,你能不能陪陪我?”

    楚淮安脚步一滞。

    回头看她,许久还是返回来:“公主有命,臣自然听命。”

    姜云鸢神色僵住。

    她如愿留住了楚淮安,可心却依旧痛得发紧。

    夜色寂寥,屋外寒风阵阵。

    姜云鸢与楚淮安并肩躺在床榻之上。

    听着楚淮安逐渐平缓的呼吸声,姜云鸢问他:“若有一日,我不在世间了,你会记得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