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苏梦林子江小说绝爱首席遇到爱免费阅读

苏梦林子江小说绝爱首席遇到爱免费阅读

2019-11-08 15:29:46来源:WXB发布:海落音

主角苏梦林子江小说《绝爱首席遇到爱》免费在线阅读。绝爱首席遇到爱是海落音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苏梦林子江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009搞定30亿后,追人家尾了

林子江开车来到酒店,白总和小董已在包房里等他了,还是208房。

林子江一进包房,小董就喊服务员上菜。白总亲切地招呼:“子江,快来这边坐。”

“好。”林子江笑着说,坐近白总的位子。小董把合同放在林子江的面前。

“子江,这是拟好的合同,你看一下。”白总对他说道。

林子江认真地看了合同,就在乙方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一式两份,然后推到白总眼前,白总哈哈笑着也签了字。

“合作愉快!”白总签完字把手伸向林子江。

“合作愉快!我一定不会令白总失望的。”两个人的手重重地握了握。一份30亿,亦有可能变成50亿的合同就在谈笑间签定了。

“哈哈哈,好,我们双赢!”

吃完饭,几个人决定去打高尔夫。林子江开车,小董坐在副驾驶位置,白总坐上后位。

“子江,感觉S市变化不小啊,记得前年来,没这么多高楼,而且空气好象也比以前新鲜多了。”白总说道。

“白总你感觉得不错,这几年S市确实起了很大的变化,市委市政府比较注重规划和建设,实行靓化工程,加大基础设施的投入,对一些旧的城区进行改造,S市是一个重工业城市,有很多大型工厂,环境污染很严重。市政府加大力度,陆陆续续拆掉了大烟囱,把一些大工业企业移往开发区,你们看,现在城内很少能看见大烟囱了吧?”林子江微笑着向他们介绍。

“恩,不错,原来在飞机上往下看,大大小小的烟囱冒着青烟,天空都是灰蒙蒙的,那场面也是蔚为壮观啊。”

“现在这个区是世界宜居城市排名前几了。”

“是吗,真不错。”

到了目地的,立刻有保安过来打车门。

“这儿在本市是比较有名的高尔夫场地,我们进去吧。”林子江对他们说道。“白总来过这里吗?”

“这我还真没来过,以前每次来都是办完事就匆匆回大连了,没办法,生意人永远有处理不完的事情。”

小董准备交订金办手续,林子江拿出会员卡递给服务员小姐,说:“从我账户里划吧,别忘了给我打折哦。”

服务员小姐微笑着说:“林哥,放心吧。给您打85折可以吧?”

“可以。”

这便是林子江,为人豪爽又低调节约。

服务生引领着几个人来到场地,放眼望去,一片碧绿,令人心旷神怡。

林子江打开笔记本,进入股票软件系统,现在大盘绿,不过他设的自选股上倒是一片红。有2只还涨了6、7个点。

“行啊子江,大盘一片绿,你选的都红啊。”白总看着电脑说。小董也跟着说:“是啊,林哥,真厉害啊。”

“呵呵,小case,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些可都是我研究好长时间的股票,透着我的心血啊!”林子江快速地敲着键盘,看一些数据、曲线,若有所思了一会,说:“大盘最近没什么事,好了,我们去玩吧。”

绿油油的草坪,偌大的空间,几个人挥动球杆,边玩边聊。

听白总说:“子江啊,明天我们就得赶回去了,要赶去欧洲开会,家里还一大摊子事要处理,总之这次来,收获大大的。”几个人一听这话都哈哈大笑起来。

“行,白总尽管回去,我每个月28号会赶去大连到公司报账。”

“恩,股票的事你在行,我听听结果就行。”白总说着打出一个漂亮的球。

“哇,漂亮!”小董和林子江同时喊出来。

“对了,林哥,最近买点什么股票啊,我也想买点。”小董说。

“恩,我在做神火股份,可以适当进点儿,不过必须要保密。”

“这个我明白,要什么价位进呢?”

“这样,等会我把你加进好友,到时网上联络。”

“太好了!”

刚上了Q,就看见有头像在闪。

林子江点开对话框,心头一暖,因为他看见了那个人发来的问候,那个女孩啊,现在终于肯主动理他了。

遗忘梦境:好啊哥

紫色的梦:丫头

遗忘梦境:在忙吗

紫色的梦:恩,跟客户在一起

遗忘梦境:那好你忙吧,我没事,心情愉快

并发来了一张调皮的笑脸,林子江微笑地看着文字,心里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这样温暖的感觉几乎维持了一晚,乃至于第二天,林子江便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她。

正好想去4S店,路过那座熟悉的大厦,林子江直接把车停在楼前。

拨电话给苏梦,心里满怀着期待,就象初涉情网的高中生一般。

“喂,你在哪呢?”

“哥,我在办公室啊。”苏梦接到他的电话很开心,甚至有点激动了。

“我在你楼下,就在那天的位置。”

“是吗,等我,我马上下去!”

苏梦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此时早已忘记两人那几天曾经不明不白闹别扭的事,满心的全是幸福的期待。

看到那辆白色车子停在楼前,苏梦开心地跑了过来。

林子江满脸笑意打开门下了车,过来握了握手。两人随即坐进车子。

“哥,今天怎么这么有空?”苏梦微笑着问。

“要去修车,路过你这,看你一眼。”

“车坏了啊。”

“是啊,昨天出车祸了。”他说出了这几个听了令人害怕的字,自己却很平静。

苏梦一听他说这话,心里一紧,愕然地看着他。“车祸?昨天出车祸了?要不要紧?”

林子江很喜欢看到小丫头紧张的样子,心里一暖,“没什么大事,只是刮破点皮而已。‘

“哦,吓死我了。”苏梦这才放松地靠着椅背。

“说起来挺有趣的,当时我接儿子放学回家,我拉着儿子的手,”说着拉起苏梦的手,“就象这样,一会就听儿子说‘爸爸,爸爸撞上了。’我一看,可不是快撞上了吗,追人家尾了!人家开始还直骂我,后来我拿出名片,他竟然要请我喝酒,我说我给你点钱修车吧,他说不用这车也没咋地给什么钱,再说能有幸认识你是我的运气啊,我还得谢谢你走神撞我车呢,要不我们还没这机会认识呢。”林子江绘声绘色地说着,苏梦早笑弯了腰。

“真的啊,可真够有趣的,哥,看来那人很崇拜你呢。不过幸亏没出大事,多危险啊,下次开车可得小心点!”苏梦着实为他担心了一把。

其实一段感情,也许最初彼此试探的时候是最有趣的,两人不知道对方心里真正的想法,你进我退,你来我往,更显趣味横生。

林子江重重地捏了捏她柔软的小手,说以后会小心的。

没说出来的是:就是因为想你才会出这事。不过看出她担心的样子,他心里不由暗暗高兴。

苏梦伸了个懒腰,她今天穿了件短袖黑色T恤,林子江温柔地看着她慵懒的样子,“傻丫头,没睡醒啊?”摸了摸她的胳膊,“汗毛挺长呢。”

“是啊,我一直为这自卑呢,用各种方法也去不掉。”她竟然不反感他的触碰,或者是他真的很自然。

“不用去掉,赶明儿烫成卷,再染个颜色,就染成你头发这种颜色。”边说边抚摸着苏梦染成棕色的时尚动感的波浪长发。

“哥,你还真幽默啊。”苏梦摸着自己的左胳膊,“听你这么一说,我也不烦我这汗毛了呢。你不知道,我试过各种脱毛剂,费了好大劲也没用,每年还是会长出来,烦死我了。”

“傻丫头,不用脱的,汗毛有助于排汗,人类长着它肯定是有道理的,以后不许乱用那些乱七八糟的了啊!”语气霸道而温柔。

“好,听你的,以后再也不乱用了。”

林子江自然地拉过她的手,“看看手,看你的心乱不乱。”说得和做得都那样自然,让苏梦没有办法感觉难为情。

“呵呵,哥你会算啊。”苏梦开心地说,内心深处有一个希望,就是希望他的手不要放开她那样快。

“恩,手心纹路杂乱,你心事很重,说说看,有什么心事?”

“呵呵,我哪有什么心事啊?”

苏梦的电话响起,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单位。

“喂,那个文件在我抽屉里呢,好,我这就回去。”

“没事吧?”林子江轻声问。

“没事,领导要找个文件。”

“那你赶紧回去吧。”

“好的哥,你不上去了吗?”苏梦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心里隐隐期待他会与她一同上去,听他说还有事便道:“好,那你开车小心点。”

“好。”

苏梦快步向办公室走去。

林子江看着那个娇小的背影渐渐远走,回想刚才车里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竟然有点心疼。

想起她小手的触感,细腻温暖,他笑着摇摇头,发动车子。

他知道,自己的心,动了。

他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的方向,他不知道他和这个女孩会否有一段故事,他只知道,他开始认真地喜欢上一个女孩子了,这对于他久久封闭的心来说,究竟是好还是坏呢!

010如果此后谁也不再理谁

苏梦暖暖地回味着刚才被他握在手里的感觉,很舒服,很有安全感。原来网络中的他与现实生活中的他,还是大大不同。原来他是个温柔的男人,强势而温柔。

恩,他是哥哥。有个哥哥的感觉真好。她这样想着脸上不由露出淡淡的微笑,这是情窦初开的表现还是妹妹对哥哥的情感苏梦从没认真想过,她只知道自己此时心里比喝了蜜还要甜。

如果不是出现了那件事,苏梦想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

但又或许这对于她来说,不是什么坏事,因为毕竟,此时的她,还离悬崖有一段距离,她也许应该感谢他,在爱的初始即展现了他性格中诡异的一面,令她郁闷的同时提醒自己远离这个男人是对的!

她告诉自己这样便是他不爱的表现,她正好也不要傻呼呼地往里深陷了。

但即便他是那么怪的一个人,本事大,脾气特别,如果换作别的人,她可早就不理了,但对于他,她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到永远不理。

矛盾的由头是这样的:

这天苏梦出去办了一上午的事,直到中午才回到办公室。

回来看见他的头像亮着,微笑了,随手发过去消息。

遗忘梦境:好啊,哥

紫色的梦:你一直在办公室吗

遗忘梦境:没有啊,上午出去办事了,刚回来

紫色的梦:是吗,刚才有个女人加我,聊了一会,很无聊

遗忘梦境:哦

紫色的梦:怎么会有这样无聊的人呢,用另外的号跟同一个人说话?

遗忘梦境:是吗,她用两个号?

紫色的梦:已经把她删除了

遗忘梦境;呵呵

紫色的梦:她的IP地址跟你的是一样的

苏梦看见上面打出的字惊讶地张大了嘴。

紫色云彩:怎么回事呢?会是谁呢

紫色的梦:真是无聊透顶,你觉得有意思吗

遗忘梦境:不知道啊

苏梦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遗忘梦境:哥,难道你以为是我?

紫色的梦:难道不是吗

遗忘梦境:真是冤枉,我上午出去办事刚回来,怎么可能是我呢

紫色的梦:你太不诚实了

遗忘梦境:哥,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

紫色的梦:那为什么IP地址是一样的

遗忘梦境: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紫色的梦:我不想在这里跟你说话了

遗忘梦境:哥,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是刚回来,你相信我啊

对方不再有回应。

苏梦痛苦地趴在桌上,此时真的是百口莫辨。

这个人的脾气这样变化无常,关掉了对话框,郁闷地往洗手间走去。

关上洗手间的门,苏梦靠着门,眼泪再也止不住,顺着脸颊不断地流出来。

刚刚才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亲人,而他竟然这样不相信她。

她回想起那天他拉着她手的样子,眼神是那样温柔,他的大手那样厚实而温暖,网络世界中的他却是那样无情和不可理喻,翻脸比翻书还快。到底哪一个他才是真的呢?

她无声地啜泣着,泪水不断地落在了地上。

纵然心中有无尽的委屈,她又能对谁诉说?好象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明明知道他是那样的一个怪人,明明知道他属于自己用力够也够不着的阶层,她还执意往里深陷,这一切又能怪得了谁!

林子江把那个叫“遗忘梦境”的女子拉入黑名单,然后气愤地关上电脑,拿起笔记本开车奔向证券公司。

真是笑话,自己竟然还为她心疼过。

此时他就是生气,丝毫不觉得是自己太过在意了,丝毫不觉得是自己太敏感。

他狠狠地抽着烟,把车速调到最高。

不知道哭了有多久,苏梦听见手机唱起她最喜欢的那首阿茹的《别人的天长地久》。

她一看电话屏幕,是麦子,便接了。

麦子欢快地说着她与男友刘朝阳之间的事,发现苏梦不怎么上心,感觉到了异样,便问:“苏梦,怎么了?”

苏梦无声地走向水池,用水洗了洗眼睛,感觉不那么红了,才走出洗手间,对着电话叹气。

麦子又说:“我刚才就觉得你不太对劲,原来你躲在洗手间哭呢,有什么事说出来会好受点啊。”

苏梦便跟她讲了事情的经过。

“集团如果用的是一个网,那IP地址会是一样的,你没跟他说这个吗?”麦子显然是电脑通,一下子就点出了其中的奥妙。

“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算了,不想解释了。”

“那干吗啊,不能不明不白的,他电话多少,我跟他说。”

苏梦想想也是,让麦子把真相告诉他也好,以后他自己看着办吧。

麦子用座机拨通了林子江的手机,而与苏梦的也没有挂断,他们之间的对话苏梦都能听得见。

林子江看见是一陌生的电话,犹豫了一会,终于接了。

“喂,你好,是林哥吗?我是苏梦的好朋友,我叫麦子。”

“你好,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刚才苏梦哭了,我问她她才告诉我,我想你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集团用的是一个网,所以IP地址是一样的。”

“哦,你就说这件事啊,好我知道了,我在开车呢。”

“那好吧,再见。”

林子江放下电话,渐渐地平息下来,气也消了不少,或者真的是冤枉她了,但,要他向一个小丫头道歉显然是不可能,考验考验她也好。心里有了主意,豁然开朗起来。

苏梦一直在认真地听着。

麦子放下电话,耸耸肩,“好了,苏梦,说开了就好了,别太放在心上。”

还能怎样,一下午,苏梦都在郁闷中度过。

苏梦上网查了查巨蟹座的资料。

优点:悟力好、适应力佳、有高度的想像力;具强烈的母性或父性的本能、保护色彩浓厚、谨慎、节俭;有坚强意志力和耐力,不屈不挠;理财观念甚佳;爱国;忠於爱情,重视家庭的温暖与安定,擅理家务,重视家庭的和谐,是所有星座中最具家庭观念的星座。

缺点:天性多疑且情绪化致难以取悦、嫉妒心强并有恋母情结、可能因过度敏感而导致自怜、个性善变、不稳定、有时因生活态度太认真而失之无趣、心胸狭窄、苛刻、贪吃、邋遢、喜欢被奉承

苏梦看着百度搜索出的结果,跟林子江还真的挺象呢,天性多疑,情绪化,哎,无奈!

苏梦想起那天他握着自己手时的样子,那么温暖的大手,他很自然地握住她,一点也不会让人有不安的感觉。还有他那温柔的眼神,她用余光感觉得到他看她时的宠腻,还有他坚实的臂膀,那里一定很温暖。

哦,她在想什么啊?苏梦摇了摇头,自己跟他始终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是人中极品,而她只是平凡的小白领

她拿他当哥哥,而他会认自己这个妹妹吗?

如果他真心的,又怎么会这样绝情!

整个下午,苏梦就在胡思乱想中度过。

如果此后谁也不再理谁,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如果她的心里不是很爱他的话,该有多好!

011难道她就不能主动打来吗?

林子江指挥着手下那些精英,只见十来名年轻男女在键盘上不断操作着,大屏幕上神火的股价已经涨到23.5,收盘时涨了9.37%。

他随便问了一名技术人员,“如果是集团内部的网络系统,IP地址会是一样的吗?”

小伙子回答,如果走的是一条网线,IP地址就会是一样的。

林子江若有所思,原来真的是错怪了丫头呢。可是他林子江是什么人,他是“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主,让他主动道歉,那是不可能的,顺其自然吧。

员工们还在外面忙着统计数据,林子江坐在自己办公室的老板椅上,抽着雪茄,吐出一口浓浓的烟圈。

烟雾缭绕中,他看见了那双有点忧郁的清澈的眼睛,温柔地看着自己,他看见了自己握过的那双手,那么细腻纤细的小手,被自己的大手握着的竟然微微有点颤抖。

他听见她轻声叫着他:“哥。”

他不由自主地回应:“恩,我在。”

烟雾散了,原来什么都没有。

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躺在椅背上,闭上眼睛。

几夜辗转,林子江的影子总是会自动闪进苏梦的大脑中,她自己似乎没意识到,其实最近她常常都会没由来地笑,更会没由来地烦燥,而失眠的滋味更是不大好受。

苏梦甚至骂自己,不应该对他那样的人有非分之想,除非自己不怕死!

越是强迫自己不要陷入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心情就越发难过,她在这种自我折磨中纠结得近乎自虐。

她有时都怀疑自己到底还是不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大大咧咧的假小子苏梦了,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老了。

后来想想,一切,都是爱情惹的祸!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苏梦仍然过着朝8.30晚5的上班生活,每天挤着公交车上下班。有时偶尔也会想起林子江,想起跟他在一起相处的和谐氛围,那种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是那种只有跟亲人一起才有的踏实、安心、温暖的感觉。

可是,他已经不在她的好友列表里。发生那件事的第二天,她上线,就不见了他了。她惊呼:“他没有了!”并马上敲出了这几个字发给麦子。

麦子是网络高手,“这种情况,多半是他把你拉入黑名单了。”

“原来如此。”苏梦黯然。

“算了,这种人性格太怪,别理他了。”麦子安慰她。

表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但内心很疼,苏梦藉由工作麻痹自己。让自己变得忙碌起来吧,工作一多就会忘记好多不愉快的事情。“有什么事,我帮你做。”对外面的同事杨可说。

杨可高兴地把一堆表格拿过来,让她审核,自己去跟男朋友煲电话粥。

林子江正在群里解答股票问题。在群里,他是群主,人们对他毕恭毕敬,封他为神。一台电脑,一根细细的网线,就能让千里之外的人们互相沟通,随时传达最前沿的信息。

网络,是个太好的东西。这个时代是网络的时代,人人都在上网,她,那个叫他“哥”的小女子也在上网吧?

可是她现在在他的黑名单里。

依然是那个头像,却永远灰暗了,一点也不生动。如果不是因为网络,他也不会有这个妹妹吧?妹妹,他已经习惯她唤他“哥哥”了。

可是这个声音一直没有响起过,一周多了,她从来没有打来电话过,难道她就不能主动打来吗?

他把这个妹妹弄丢了!他沮丧地狠狠地抽着烟,一根接一根。

电话无数次地响起,可是没有一个是那个好听声音主人的,“声音还挺温柔的。”想起她说过的话,一抹微笑在嘴角漾开。但回过神来,却又烦燥得要命。

十多天了,苏梦没有林子江的任何消息,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他的影子已经渐渐模糊。

她不知道,此时林子江也在等着她主动,两人之间进行着拉锯战。

有听过这样一句话,谁先主动,谁就输了。

苏梦倒不是怕输,而是她也有尊严,也有脸的。

上班、回家,两点一线的生活,没什么好讲。

这期间,妈妈来了一个电话,埋怨她怎么这么久也不给她打电话,她这才觉得有点对不住妈妈。爸爸长年在外忙于生意,妈妈一个人把她带大,现在又一个人跑到南方帮朋友管理饭店,这个世界上,也许别人对你都是假的,但只有妈妈的爱是真实的。

自己竟然因为别的人而影响情绪,把妈妈抛到脑后了,真是不孝。

林子元江造成的痛已经渐渐平淡了,如果不是他突然又打来了电话,苏梦这一生,也许就会和这个人永远地失之交臂。

毕竟人家是鼎鼎大名的股神,而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既然人家不愿意和她做朋友,她更不会主动找他,她有她的尊严。

其实她也有想过也许哪一天他会过来的,两人一见了面说开了也许就没事,但他始终是没来。

但,现实是他主动打了来,那便是又一番做法。

其实,她是真的没想过,强势、骄傲的股神,竟然还会主动打来电话。

上午,苏梦抽空正跟麦子电话,兴高采烈地说着昨晚同一首歌节目。

“我最喜欢莫文蔚,她新专辑的每首歌我都很喜欢,昨晚的表演更精彩。”苏梦高兴地评价偶像。

“得了吧,我才不喜欢她呢,长得不好看。”麦子笑笑说。

“你呀,没品味,莫文蔚多性感,最主要是歌唱的有味道,嗓音磁性,人一出镜,到哪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很有女人味。”

“她的绯闻可多呢。总之,不喜欢她。”

“明星有点绯闻说明人家有魅力,值得有人去大肆渲染,你想有绯闻,谁写你啊,呵呵。”

苏梦的手机响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竟然是他,心中有点激动。

“切,就你有品味。”麦子撇撇嘴。“快接电话吧。”

“是他!”苏梦告诉麦子,麦子自然是明白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谁,这个小丫头啊,以前跟韩一平好的时候也没见她这么上心过,现在整天搞得神经兮兮的,赶紧央求苏梦哪天安排大家见一面。

“还不一定有没以后呢,还见面!”苏梦没好气地挂断麦子的电话,赶紧接起手机,若无其事地说:“喂,哥。”

“恩,你神火卖了吗?”林子江若无其事地说,其实也就是找个由头。

“没有啊,你不说我哪敢卖啊。”苏梦高兴地说,同时听出他的声音怪怪的。

“好,这几天大盘要调整,不过你不要担心,神火先不用出货。”

“好的,哥,你感冒了?”听他鼻音很重,她又有点心疼。

“恩,有点,昨天开车去大连着凉了。”他轻柔的声音,又带点撒娇的语气,似乎在等着她关心。

“这么不小心,吃药了吗?”她果真很心疼,他隐约有了点笑意,终于她开始关心自己了。

“吃了,没事,我经常感冒,习惯了。”

“对了,哥,我好友里怎么没有你了呢?”她明知故问。

“拉进黑名单了,肯定没有了啊。”他却答得甚是笃定,好象这么做很自然一般,他可以不高兴时立刻把人接进黑名单,超有个性。

“你多少号,我再加进来。”苏梦笑着说。

他犹豫了一下,告诉了她号码,苏梦快速度查找,重新加上了。

聪明的苏梦,给了鼎鼎大名的股神一个很好“借坡下驴”的机会,呵呵,也许,此时用这个成语有点不雅,可我实在找不出更适合的词。

“好啊,哥,加上了,我们网上聊。”

“恩。”林子江挂了电话,微笑起来。他给自己的杯子续满了茶水,咳嗽了几声,点燃一支烟,把咳嗽压了下去。

看着屏幕。头像在闪了。

遗忘梦境:加回来了,哥

紫色的梦:好啊

遗忘梦境:真高兴能加回来,我以前找过,没找到

紫色的梦:我设置的问题,不知道号码是找不到的

遗忘梦境:我说呢,切,竟然拉黑我

紫色的梦:呵呵

遗忘梦境;对了,哥,你感冒没事吧

紫色的梦:没事,经常的,都习惯了

遗忘梦境:身体这么不好啊

紫色的梦:可能是总熬夜的关系,不过我总锻炼身体的,除了爱感冒,其他没什么毛病

遗忘梦境:哎,你应该每天多些时间休息的

紫色的梦:我得工作啊,没有太多时间休息的

遗忘梦境:你可真辛苦,不知道照顾好自己,你可真让人担心

紫色的梦:丫头,你担心我了吗

遗忘梦境:当然了,心疼你。对了,哥,明天我休息,你有空吗

紫色的梦:好的,你等我电话

林子江下了线,开心地拿起笔记本电脑哼着小曲下了楼。

他得去公司安排一下,明天好有一天的时间跟她在一起,约会。

《绝爱首席遇到爱》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手游下载站 版权所有

 

06306手游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