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习浩然子絮小说替身女皇也妖娆免费阅读

习浩然子絮小说替身女皇也妖娆免费阅读

2019-11-08 15:44:22来源:WXB发布:浮生未歇

主角习浩然子絮小说《替身女皇也妖娆》免费在线阅读。替身女皇也妖娆是浮生未歇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习浩然子絮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10章:皇宫夜宴

二皇子心中也是这么想的,但他缺的是一个证据,在狱卒一天一夜的酷刑拷打下,卫连这个贪生怕死之徒,居然在他与和番王子卫崇不注意之时,自尽了……

如此一来,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在禀明皇上后,皇上虽说要彻查,但谁都知道这件案子算是结束了。线索虽然断了,但民间的谣言却开始猛涨了起来。

有人说,是丽妃怕卫连说出她的秘密而下了杀手,也有人说,是卫连暗恋着丽妃,甘愿为她去死………………虽然众说纷纭,但矛头都一致对准了那个现在跪在佛堂的女人。

风雨风雨多了,也会传进那座宫墙,也会传到那个手握天下人生死的男人耳中。不出意料的,他去了佛堂,与丽妃谈了半个时辰,虽然没人知道这半个时辰内他们谈了些什么,但当晚值班的宫女在闲聊之时说漏了嘴,说她听到了骂声与哭声。

这一句话让皇宫与京城内所有八卦之心熊熊燃起盼着热闹的人嗅到了一丝硝烟的味道,但向来唯恐天下不热闹的他们,没有让这句话烂在他们心中,而是将其一传十十传百的在一天内传遍了京城。

丽妃的盛世荣宠,就会这么泯灭了吗?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等待着那个最让人琢磨不透的男子的下文。

让所有大靖百姓没有失望的是,皇子果然站在了一个父亲的立场站在了他们的那一方,不再宠幸丽妃。

多么仁爱英明的皇上啊,百姓在闲谈之时总会加之这么一句结尾。

而就在百姓觉得这个话题已然淡而无味快要换掉这个话题的半个月之后,这件事的女主角回京了。

他们高贵美丽的公主回京了,是丞相之女习浩然相救,虽然习浩然现在已经是出使副使,但百姓还是习惯在他的名字前冠以丞相之名。公主的回京,引来了京城的轰动,就如当时公主离京一般,几乎万人空巷的聚到了盛安街前相迎。

不同的是,那时是忍着泪水离开,现在是欢笑归来。还有一点不同的是,今日的公主,已非昨日的公主。

听到百姓的欢呼声,公主撩开了马车窗帘,亲切的与百姓们挥着手,就如她离开时一般。

只是,要她忘记自己的姓名,过着她不适应的生活,还真的是让她不爽不愿,她突然的明白了公主当日为何选择自己出嫁。也只有站在了这个位置的时候,她才能体会到公主当日的无奈。

御街前头,那对大理石石雕望天吼威武不凡,站在中间一袭明黄的男子也同样睥睨天下。在他的身后,没有公主离京时的文武百官,只有皇家的皇子公主。

皇子膝下子嗣不多,只有三男儿女,大皇子云肃风、二皇子习明轩、三皇子云岱空、小公主云知容。加上大公主云霏瑾,都是人中龙凤,也是京城百姓最喜津津乐道的青年才俊。

但在今日,这几个人中龙凤并没有吸引百姓的目光,大公主遇刺,二皇子大力侦查定案,现大公主无恙归来,百姓们都在猜测着大公主这段时间遇到了什么,为何会被丞相之子相救?

百姓么能联想到了那个在京城流传了半月的谣言,想到了那个曾经在佛堂跪了五天的女人,心想若是她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是什么表情。

在大公主下马车的时候,百姓之间起了一阵骚乱,大靖的两位公主向来以美貌闻名,见惯了大公主盛装浓妆的他们今日见到大公主一身素雅,顿觉眼前一亮,不禁啧啧的赞赏了起来。

子絮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腰间系着一块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气。手上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一头长的出奇的头发用紫色和白色相间的丝带绾出了一个略有些繁杂的发式,确实没有辜负这头漂亮的出奇的头发,头发上抹了些玫瑰的香精,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发髫上插着一跟翡翠制成的玉簪子,别出心裁的做成了带叶青竹的模样,真让人以为她带了枝青竹在头上,额前薄而长的刘海整齐严谨。用碳黑色描上了柳叶眉,更衬出皮肤白皙细腻,妩媚迷人的丹凤眼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白里透红,唇上单单的抹上浅红色的唇红,整张脸显得特别漂亮。

站在三皇子身旁的云知容蹙了蹙眉,不满她的出现,既然都已经去和亲了,为何要回来,既然已经遇刺了,为什么还不死?她小小清新的脸扭曲着,丝毫不管自己咒骂的这个人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姐姐。

在皇上身侧,还站在一个人,卫崇身为和番的王子金硕公主和亲的成亲对象,在金硕公主安然无恙回京之时自然也会出席迎接。

和番王子虽然是蛮人,却因为尊贵的身份,优雅的动作谈吐而得到了京城百姓的喜爱,在他呆在京城的这半月,他常与二皇子一起办案出现在京城大街小巷,百姓们对他自然不会陌生。

子絮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自然也包括这位谈吐优雅文质彬彬的王子,其实比较之下出了那双眼睛颜色不同,他与大靖百姓并无差别,远远的看着马车渐渐驶近,他那双微厚却极为性感的嘴唇高高扬起,在和番之时他就听到了大靖两位公主的美名,上次得见小公主,只觉人间少有,而今要出现的是自己历经波折却未谋面的未婚妻,他当然会很有兴趣。在子絮走下马车的那一瞬,他高高扬起的嘴角滞了滞,眼里闪过一抹惊艳,负在身后的双手也不知何时握到了胸前。

这般安静素雅如纳木错一般纯洁的女子,才是他卫崇王子的良配。想着,他挑了挑眉,笑意更盛。这些日子他与二皇子了解过这位公主,除了性格火辣,其他都不错,本还有些怨恨父亲给他安排了这桩婚事的他,在心中默念了一声可汗万岁。

大公主回京,皇上大喜,晚上于陌行宫举办盛宴,届时文武百官都可携家眷参加。

夜时,伴着漫天的烟花盛开,一场盛大的宴会在陌行宫举行,作为除了永远的中心皇上外今晚唯一的中心,饭后,子絮被百官的家眷们团团围住在中间,她们最想问的自然是遇刺被救的事,但碍于大公主刚刚回京,还不宜谈起此事,她们就随意的话题,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了起来,说了许久,还是有一个人口直的人耐不住问了出了,出乎意料的是大公主并没有大怒,而是缓缓的说出了那段经历。

听到了想要听的故事,众人欣喜,各自找了借口离开想要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传给别人以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

京城的夜依旧闷热,坐着自己不该坐的位置总是心有不安的子絮不喜人多之处,左右遥望,她寻了一处凉亭坐了下来。陌行宫外是一处花圃,现在这个季节正是鲜花怒放,闻着风中夹杂的阵阵花香,子絮无奈的叹了声气,倚着雕栏发呆了起来。

人群之中,缓缓走出了两个人,在扫看了一眼四周后,两人把目光投向了凉亭。二皇子手执画扇,卫崇负手临风,进入凉亭,二皇子自觉的介绍起卫崇来,二皇子之意本事想让注定要成亲的两人先认识认识,也好培养感情,但在一通介绍与说了一大串好话后,子絮还是呆呆的望着虚空,没有什么表示。

身份本就尴尬,被子絮这么一弄,更加尴尬了,二皇子讪讪的笑了笑,推了推子絮,示意她起身与人家说句话。

正在想事的子絮被这二皇子这么推了几下,有些怒了的朝着他翻了个白眼,正准备继续沉浸到自己思绪中的她在扫到那一双与常人有异的眼眸后,顿了一顿,尴尬的扯出了一丝笑意。

她这样的动作,反更让二皇子尴尬,见两人有些拘谨,卫崇哈哈大笑,掀起襟摆坐了下来,生性豁达的他向来化解尴尬,况且他以为越是难得到的东西才是好东西,人也是如此,在他看来,方才子絮的那一个白眼,既是俏皮又是真性情,实在不该因此而心有不快。

“早闻公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是美貌无双。”

蹙着眉尖,子絮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个俊美的男子,心想着原来这就是公主的未婚夫,但她已经回来了,就不会再离开,这个男人,休想成为自己的未婚夫。

“王子大名,如雷贯耳,若是无事的话,我先回去了,二哥你稍后与父皇说一声。”说完子絮就起身迈步,也不等二皇子反应过来就出了凉亭,一个人离开了陌行宫。

“奇怪,那个小侍女呢?”看着子絮孤寂的背影,二皇子摇着画扇思忖着。

“二皇子,公主果真是真性情,且让卫某当一回护花使者,将公主送回公主府,稍后也劳烦你与皇上说一声。”等得二皇子含笑点头,卫崇翻身越过了雕栏,追着佳人而去。月下凉亭,二皇子长吐了一口气,心中总是堵得慌,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是哪里,这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让他很是不喜。

在与皇上说了两人情况后,二皇子也离开了陌行宫,习浩然是他的挚友也是唯一与公主回京的人,他觉得他有必要去见见。

因为没有女人,丞相府很安静,丞相习进安,在原配死后就没再娶,平时也无沾花惹草的传言,就连府上也没有侍女,是京城妇孺口中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丞相除了不喜女色,政绩也是斐然,多年辅助皇上尽心尽力,赢得了皇上极大的信任,也把大靖打理得很好,这样的男人,同样是男人眼中想要超越却不可能超越的高峰。

而被大靖百姓赞扬着的男人的儿子,也有着常人难以超越之处。

第11章:人生自是有情痴

调侃时习浩然曾经说过,作为一个众人爱戴的才子,他感觉压力很大。

这话不假,背负才子之名的他在京城里被女子视如明珠放入心中,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女子之间议论的话题,非但他觉得压力很大,就是自己这个与他时常相处的朋友也觉得有压力了。更让京城女子位置疯狂赞不绝口的是他与丞相一样有着天下女子都喜爱的品行。素来才子这个词都会与风流搭配,但在这两父子身上确实例外。

二皇子到丞相府时,习浩然正在花园里饮酒,知道公主未死安然无恙并陪着她一同回京的他没有多高兴,相反在进京时看到皇上身旁的和番王子时,他心中蔓延的是一股悲凉。

“浩然,我知道你心中不快,但霏瑾她和亲已成事实,你何苦要来为难自己。”月照树影乱,二皇子站在习浩然身后,看着他一杯一杯的喝着酒,不忍的劝道。

“你来了……看来我想放纵一下都不行了,就是知道不可改变,所以我很苦,我的心很苦。”

习浩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反而继续不停的灌着酒,醉意稀松的望着模糊的月。

“你看,今晚的月,依旧是这么弯,还记得以前吗?她说镜湖的月亮很大很漂亮,一伸手就可以摸到,为了看月亮我们三人偷偷划着船到镜湖游玩,一直在湖面上坐了一夜,第二天你被皇上骂了一顿,我被我爹打了一顿,而她却没事,那晚的月亮,是我见过最美的月亮。”一杯烈酒,囫囵下腹,一股灼热自腹间传来,灼得习浩然两眼湿润。

习浩然的身后,二皇子不悦的皱着眉头,在习浩然喝下酒壶之中最后一滴酒后,他冲到了他的身边,揪住了他的衣领怒气冲冲的说道:“好端端的你说这些作甚,你要是想放纵,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见习浩然还要去拿另一只酒壶,二皇子一把提起习浩然,将他拖出了花园,走过的下人看二皇子如此盛怒,都惶恐的躲到了一旁。

“来人,备两顶轿。”二皇子没有理会下人的异色,只是一边说着一边拖着习浩然一路向外走去。

出了府门,他将习浩然丢在一顶轿子里,然后上了另外一顶。

“忆相思,起轿。”

轿夫唉的应了一声,说了句您坐好便稳稳当当的抬起了轿子,向着京城里最大的青楼而去。

忆相思,冠之以文雅动情之名却是京城最大的风月场所,京城内有一言,忆相思,最销魂,千珠宝,红梢头,负心薄幸红颜错。多少风流才子在此留下万家嘘嘘之花名,多少高门达户登徒子在此为博红颜一笑一掷千金,多少贫穷百姓望而兴叹摸着腰包裹步不前………………

今日二皇子云明轩要带习浩然去的,就是盛世之下最香艳之地,为了不让习浩然名声受到影响,轿夫走的是偏径,故而路途要远上一些,绕过棋格一般的街道,两顶宝蓝色小轿最终摇摇晃晃的停在了一处百花怒放之地。

炎炎夏日的午夜,这些名贵的花儿却开得很是怒盛,那扇漆着朱红的小门半开半闭着,诱惑着路过的男子。

轿子停在忆相思后门,京城最富盛名之地的后门不比前门热闹却也来客不少,而且来的都是坐着轿子自命风流摇着各种香味画扇的仕途高官或因家中悍妻不敢张扬的大富之人。

后门无前门的莺莺燕燕,也无前门小贩的吆喝叫卖,只有一个年近三十的小幺在候着。

在忆相思已经做了十多年小幺的他,早已见惯了那些死爱面子走后门的富人嘴脸,不过在后门见到京城盛名的才子,却是有些意外,因为京城之人都知忆相思不是简单的风月场所,大凡未娶妻的才子要来,都是大步阔阔走的前门,乍一见到被云明轩从轿子里拽出来的习浩然的时候,他愣了一愣。但一眼瞥见云明轩隐有怒色的目光的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恭敬的将两人引到了内院,交给了一个妈妈桑。

云明轩身份尊贵,妈妈桑自然不敢怠慢,在小心的询问之后,她将两人带到了忆相思花魁的房间,不想招摇的云明轩从怀里掏出了一叠银票,让妈妈桑闭上了如吐珠一般的嘴,并让她将歌舞姬都带了出去。

妈妈桑一走,屋子里就只剩三人,忆相思花魁,在京城中就算是自命端庄高贵的贵妇人都争相模仿其装扮的女子,美貌如天仙不说,就是那一手好琴艺与舞艺,也不知让多少才子摆到在其石榴裙下。

花魁名叫羽仙,作为忆相思的活字招牌,她很自由,在忆相思有着与妈妈桑同起同坐的地位,今日她会如此轻易答应见客,也是因为习浩然的那个不近女色的名头。

让京城所有女子神魂颠倒却从未沾花惹草的男子来了忆相思,她自然是要见见,不得不说羽仙是个好奇心极重却有着大家闺秀修养的女子,见到习浩然的那一瞬,她只是轻笑着行了礼,在低头不为人注意之际挑了挑眉。

如此骄傲却身在青楼这种身不由己之地的女子,要不是身负花魁盛名,恐怕又是一个莫大的不幸。云明轩不露神色将羽仙的一举一动收入眼中,虽然他心有感慨,但并没有英雄救美救其脱离忆相思之心,谁人不知这个羽仙姑娘与忆相思背后的老板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更有甚者可以说是那个人维护之人,他虽是皇子,却并不想去招惹那个连父皇都避之的存在。

忆相思之行的目的并非嫖妓,云明轩到不担心因为羽仙的这次见客而让自己与那个人不愉快,在与羽仙交代了几句后,他转身退出了房间。

羽仙是个聪明的女子,在云明轩走出去之后,她并未关上房门,而是坐到了习浩然对面替自己斟了一杯酒。

一路上都在扮演那个迷迷糊糊不知所在角色的习浩然,在闻到一股花香袭来后,迷离的半睁开了眼。

“姑娘,这是何处?”早有醉意的他脸颊上有两抹健康的红晕,在扫视了一圈后,他咂巴咂巴了嘴,拿起了酒杯。

心有所属正因情伤怀的他很自然而然的忽视了对面面带笑意女子的倾城美貌,在此刻,一杯烈酒是他更好的选择。

他不知,在外头人声鼎沸的大堂中,多少人为了羽仙一面而一掷千金,值得千金的一笑在他的眼中居然不如价值一百两的烈酒……羽仙挑了挑眉,对眼前的这个男子更加来了兴趣。

骄傲如她,要不是因为老板的影响早就不会呆在忆相思,世间女子谁不想觅得良人寻得好归宿,她也不例外。

“习公子,可有兴趣听我弹奏一曲?”兴致浓烈,羽仙红唇轻抿了一口酒,嫣然一笑。

但这一笑在下一刻听到习浩然回答的那一刻,变得更盛了起来起来。习浩然的一句直接了当的没有,让她意外而兴致更浓。

身在青楼,她见到过形形色色的男子,可总结起来也就那点,来青楼的男子都是寻乐之人,习浩然第一次入青楼,见到了众人求见而不得见的花魁,拒绝了她满足他寻乐的演奏,这个男子,比传言中的有趣,聪明如她,想到了京城里关于金硕公主与他金童玉女的传言,想到了金硕公主回京之事,想到了那个还在京城的和番王子与那道和亲的圣旨,猜透了习浩然的颓废伤感是为何。

“习公子,既是有情之人,为何要来着薄情之所?”

一杯烈酒,羽仙喝得比男子还要爽快,没有留下一滴。

在她对面,习浩然迷迷糊糊的似乎是听到了她的话又似乎是根本就不想回答,他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自己的动作,斟酒,饮酒,斟酒,饮酒。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听着耳边如轻言,习浩然斟酒的动作顿了顿,重复的念起了羽仙口中的那句诗词。“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习公子,缘分天注定,何苦要强求。”

这一句,如同尖锐的利刃,狠狠的扎在了习浩然的心头,缘分天注定…………他轻声呢喃着这句话,如同了然一般的苦笑着摇着头,加快了斟酒饮酒的速度。

有什么比看着心爱之人成为别人之妻更心痛的呢,羽仙突然的意兴阑珊,若不是自己的身份,那个人会不会多看自己几眼让自己成为他的女人呢………………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习公子何苦自暴自弃。”一声哀叹,羽仙起身走到了琴架一旁拂袖落座,奏起了一曲悠扬的曲调。

第12章:狩猎比赛

“既是深爱,怎能轻易放下。”听着耳边时高时低顿挫的曲调,习浩然放下了酒杯,起身走到了窗前推开了窗户。

高楼有风,徐徐而来,最是醒酒,耳边乐声绕绕,最是迷人。习浩然就这么一直站在窗前,听着乐曲吹着清风,一直到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第一缕阳光照临了京城。

铮——————高高扬起的手重重落下,给让人无尽遐想的一夜画上了一个不完美的句号。

这一夜,羽仙一共谈了十六首琴曲。

琴音落,习浩然转身,露出了微笑,这一夜,他与羽仙虽无谈话,但在琴音里已经有了交流,对这个琴音冠盖京城的女子,他只有感激。

感激她陪了自己一夜,感激她昨晚那番劝言。

“不知姑娘芳名?”纵然脸上的颓废一扫而空,也难掩悲伤与一夜的憔悴,习浩然双手作揖,给羽仙行了一个君子相见之礼。

“我说怎会有男人不喜我的美貌,原来是根本就不知我是何人,习公子向来不入青楼,想必此番之后再也不会来了,我这红尘女子之名,还是随风吧。”

羽仙收手与腰间右侧,盈盈一福,含笑嫣然。

“这一夜姑娘相伴,习某会铭记在心,既然姑娘不肯告知芳名,习某也不会去询问,但望他日再见之时,能再听姑娘一曲。”

一间熏香醉人的女子闺房,孤男寡女,在旁人想来定是一夜春宵,但在这一夜之间,习浩然与羽仙两人,却是生出了惺惺相惜。

等得羽仙微微颔首,习浩然退出了羽仙的闺房,下了阁楼,在羽仙侍女的带领下来到了忆相思的后门,坐上了丞相府的那顶轿子,离开了第一次来也是最后一次来的忆相思。

但来忆相思的人,都是寻乐子的无聊之人,虽然是清晨,但还是有些人早早就来了此处,好巧不巧的在羽仙的侍女送习浩然离开之时,被人认了出来,而习浩然这个让少女萌动挂念让少男羡慕嫉妒恨的京城才子,也被认了出来。

一个是青楼花魁,一个是京城才子,两人的一夜,顿时勾起了他们心中无比猥琐放荡的猜想,交头接耳议论了一番之后,发觉了比忆相思女子更大的乐趣,那就是揭穿习浩然的伪君子面目。

一拍即合之后,他们在妈妈桑疑惑不解的目光下离开了忆相思,坐上了自家的轿子,去了京城最热闹的所在。

三人成虎,经过他们绘声绘色的一番讲诉后,习浩然夜宿忆相思的消息,瞬时成为了市集中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而刚刚回到了丞相府的习浩然,在与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云明轩用了早点之后,就一头钻进了屋子酣睡,根本就没料到自己的已经成了京城百姓中的焦点,更没想到自己的忆相思之行,让无数京城少女失声痛哭悲痛不已。

这些风言风语,也在第一时间传进了公主府里,正倚在软榻上为和亲之事犯愁的子絮在听到这些消息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

“千曼,给我倒杯茶。”

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眉心,子絮咬着嘴唇直坐了起来。自己还在担忧着和亲之事,习浩然就去了忆相思,要不是自己对他太过了解,恐怕真会觉得他是花心之人,这算不算前门起火后院失窃祸不单行?子絮自嘲的笑了笑接过了千曼手中的茶盏。

“公主,和番王子在府外等着您呢。”

子絮再次苦笑,果真是天意弄人,你越是想清静就越不让你清静,你越是想理顺这关系就越给你搞复杂,这个对自己满腔爱意的未婚夫和番王子,到底该怎么打发了?

在党的宣扬下继承了五十六个民族一个家思想的她不像大靖百姓一般憎恨不喜和番人,可要自己不远万里去做王妃,真不是自己所想。但若是能说服王子让他去请求皇上收回旨意,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在蹙眉思索了一会儿后,她放下了茶盏,让千曼给她换上了一身衣裳,便出了寝宫来了大堂。

卫崇身高八尺,站在熠熠生辉的大堂中很是醒目显眼,看到子絮到来,他转身温而儒雅的行了礼。

“今日风和日丽,想请公主陪着见识见识大靖的风土民情,不知公主可否赏脸?”

“王子不远万里来到大靖,霏瑾自然是要尽一尽地主之宜,只是不知王子要去何处?”侧目,子絮温柔浅笑。

温柔的一笑,化成了夏日里的一股清风,吹入了卫崇心里,他开怀的笑着说道:“听闻公主最喜骑射,我和番族人也向来以骁勇为名,本王子倒是想去京城外的狩猎场玩玩。”

“离京城最近的狩猎场也有半日的路程,王子是贵宾,此时恐怕要请示一下父皇。”

看着卫崇的眉开眼笑,子絮心生一计,一日的愁苦烟消云散。王子钟情于她,看他也是个明理的人,想必可以说动。

当下她在得到卫崇的首肯后,坐上了公主府的轿子与卫崇一同去往了皇宫。

本还忧心两人婚事的皇上在见到两人并肩而来后喜笑颜开,立刻就准许了他们的南庭狩猎场之行,并派了一百禁军随行,保护两人安全。刚到御书房的大皇子在听到这一消息后,也奏明了皇上同行。

大靖皇室奢靡,且民风开放喜骑射,每每入秋之时,王孙贵族们就会去狩猎场狩猎,打到的猎物会带回家烹煮。在京城外,所有的狩猎场归皇室所有,每年的收入也会成为内库的一大进项。

子絮是想在狩猎之时说服卫崇,自然不想随行的人太多,而一心想与卫崇打好关系的大皇子,这是就成了她咬牙切齿的对象。

一路上表现得极为热忱的大皇子寸步不离的跟在卫崇身侧,让子絮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谁人不知登上太子之位必须权势够大,大皇子打的如意算盘子絮与卫崇心里都有底。

无奈君子爱美人,卫崇狩猎的深意就是想借机与公主多联络感情,让她可以喜欢上自己。大皇子的那些有意无意透露出的拉拢,自然而然的被他无视了,在两个时辰后,修为极好的他有些不耐了。可他终究是客,而且和番也没强大到与大靖抗庭的地步,所以他忍了下来,开始调整状态偷偷注意大皇子身旁公主的举动。

两个各有目的心思的两人的狩猎之行,按着卫崇的想象,本该暧昧无线,按着子絮的想象,本该解除忧愁。可大皇子的随行,让两人对不得不暗自叹了口气,意兴阑珊了起来。

“卫兄,前头就是南庭狩猎场,里头的马都是精挑细选训练有素的马,稍后定能让你大展身手,满手而归啊。”

队伍的前头,是一处荒野山林,除了外沿那一圈围栏、四周飘扬的黄色旗帜与一处大缺口处站在的守卫兵,根本就看不出是一处被精心打理为内库带来一笔收益的狩猎场。

这就是大靖皇室的特质,凡是追求自然,自然为美,若是经过人手,便会少了几分乐趣。这处狩猎场除了门口有着围栏,在其深林背部都是没有,若是有人来狩猎,会有专业的守卫队随行。

在马厩中,子絮选了一匹脾气较为暴烈的黑马,大皇子选了一匹性情温和的枣红马,而卫崇在抚摸了两遍子絮选中之马的鬃毛后,果断的选了一匹瘦弱的白马。

《替身女皇也妖娆》在线阅读

上一篇: 唐沐姿小说恋上腹黑真命天子免费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手游下载站 版权所有

 

06306手游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