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云舒李言信小说腹黑王爷好妖娆免费阅读

云舒李言信小说腹黑王爷好妖娆免费阅读

2019-11-08 15:49:12来源:WXB发布:阿初

主角云舒李言信小说《腹黑王爷好妖娆》免费在线阅读。腹黑王爷好妖娆是阿初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云舒李言信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章 洞房

云舒静静地坐在床边,耳边听着前厅的沸腾声,远远地,像是另一个世界。

渐渐地,外面的声音逐渐淡下去,云舒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她知道,宴席已经接近尾声,那么景王也该快来了。

不一会儿,有踉踉跄跄的脚步声传来,还伴随着几声交谈。

“六哥,你小心点,别摔了。”

“哎哎,六哥,小心小心,那可是柱子啊!”

“行了,你们都,都回去吧,我,我自己进去,就,就行了。”

“哎,那可不行,我还要闹洞房呢!”

“行了,十弟,今儿六哥也喝了那么多酒,SZ还在房里等着呢,咱们就别再闹腾了。”

“哎,可是这洞房不能不闹啊,况且,我还没跟SZ喝一杯呢!”

“十弟,喝酒什么时候不行啊,今天太晚了,你就别让六哥为难了。”

“嘿,我怎么让六哥为难了我?”

“你……”

“好了好了,七弟,十弟,你们啊,都,都别说了啊,这样,改天啊,改天,我们再好好地,喝上一杯,今天就放过我吧,啊,我得进去,看看你SZ去,嘿嘿。”

“嘿嘿,六哥果然是等不及了,那行,我们就先回了,下次可要让SZ好好跟小弟喝上一杯啊!”

“哈哈,那是自然!”

几个人渐渐离开,另一双脚步声却越来越近,终于停在了房门前,随后房门被“砰”地一声打开,云舒心里一颤,咬了咬唇。

“你们,你们,都,都下去吧!”

“呃,可是,王爷,还没揭喜帕,没喝合苞酒呢!”这是身边喜娘犹犹豫豫的声音。

“行了,我自己来就行了,你们都,都下去!”景王对着几人一喝,喜娘并几个丫鬟便只能道了声“是”,便陆续地出去了。

屋子里瞬间只剩下两个人,云舒紧紧地绷着身子,听着那人一步一步的靠近,终于停了下来,透过喜帕,可以看见他紫金色的皂靴,大红的喜袍,一阵阵的酒香扑鼻而来,整个房间瞬间变得压抑而沉重。

良久,云舒听见他一声轻笑:“紧张?”

云舒一愣,这声音跟之前听到的轻浮的声音完全不一样,也少了那份像是刻意为之的夸张和颤抖,甚至是有几分熟悉,云舒想着是不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却也没忘了答话。她下意识地想摇摇头,却在他一声“嗯?”之后,又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似乎是被云舒的动作逗笑了,走过来坐在云舒旁边,执起云舒的手,将她紧握的拳头慢慢打开,握在掌心里。

云舒心里像是突然有什么东西划过,有暖暖的东西自手心慢慢弥漫开来,慢慢地浸进心里,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整个人却因此而放松下来,绷了一天的神经也终于松弛下来,不再缠得她无法呼吸。

正在她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突然感到他放开了她的手,从床上站起来,站在了她眼前,挡住了烛光,她眼前暗下来,只能看到他隐隐约约的身影在眼前,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

他伸手,握住喜帕的两只角,看了一眼坐着的人儿,终于缓缓地掀了起来。

云舒只觉得眼前一亮,下意识的垂下了眼帘,其实,她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眼前这个人,这个从来没见过便成了她夫君的人。

“呵呵,玉佩还留着吧?”

头顶突然传来他带着点戏谑的声音,云舒一愣,猛地抬起头来,眼前的人一如初见时一样,谪仙般清俊无双,浩如星海的眼睛此刻盈满了笑意,温暖得像要将人融化。

他从她脖子里掏出那枚玉佩,笑得很开心:“我说过,让你好好保管这枚玉佩,你果然是随身带着的。”

云舒愣愣的看着他,看着他嘴角的笑容,眼中的星光,听着他如那天一样认真的话,突然,眼泪毫无预兆地从眼中滚落出来,划过脸颊,云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只是突然觉得很委屈,她也没想过眼前这人也不过是第二次见面,但是在他面前,好像所有的防备都可以去掉,只剩下最真的最柔软的部分,那样的情不自禁。

李言信脸上的笑意逐渐隐去,他伸手将云舒脸上的泪痕抹去,捧住她的脸,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神色变得无比认真:“不要哭,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妻,我会对你好,只要,你永远都在我身边。”

泪水再次滑落,不知道里面到底蕴藏了些什么情绪,云舒只知道,这一刻,她终于没有后悔,不管前面经历过什么样的不安,都在见到眼前这个人的时候,烟消云散了。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爱,如果这是爱,那么她愿意承认,她爱上了这个人,也许就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见钟情。

不愿去追究这是种什么情怀,亦或是什么原因,她爱上了他,义无反顾的,这就是事实,而她要跟他相守一辈子,这就是她今后人生中的所有追求。

泪水还是不住的流下来,但是这次,他没有替她擦去,只是任凭泪水在她脸上肆虐,然后,他开始亲吻她的额头,她的眼睛,鼻梁,脸颊,唇角,一遍遍的将她的泪水舔干,最后,终于停留在唇上流连不去。

轻轻摘下凤冠,褪下大红的喜服,双唇却始终没有分开,李言信紧紧地拥住云舒,将她包裹在自己怀里,深深的吻一次次地落在她的肌肤上,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云舒被吻得有些窒息,急促的呼吸间,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脸上一红,双手却颤抖着摸索到李言信衣衫的盘扣,一颗颗的解开。

李言信轻笑一声,云舒睁开眼睛,正对上他笑意盈盈的脸,脸上不觉更红了,只得再次闭了眼,将头埋在他怀里。

李言信笑着握住云舒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一下又一下:“别怕。”

云舒只觉得心里满满涨涨的,眼眶也再次湿润,她张开五指,紧紧地握住李言信的手,十指相扣,生死相缠。

李言信先是一愣,随即笑开来,拥着云舒躺下,拉过一旁的被子盖住两人,终于不再隐忍,低头再次深深吻住身下的人儿……

一时间,红烛帐暖,春光无限……

第十一章 尴尬

第二天,云舒很晚才醒来,意识刚刚苏醒,就感觉到后背暖暖的,像是有人在抱着自己,意识到背后的人是谁,脑中便开始闪过昨晚的种种,便像是受到刺激般一下子清醒过来,脸上也不受控制的开始发烫,身子绷得紧紧的,不敢转头去看身后的人,只得紧紧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感受到怀中人突然变得僵硬的身体,李言信忍不住笑了,手上紧了紧,在云舒耳边轻轻吐气:“脸烫得都可以煮鸡蛋了啊,这红盖头我是还没掀吗?”

听着李言信的揶揄,云舒的脸更红了,只是装作没听见,依旧朝里侧着身子不说话。

见云舒不说话,李言信声音一沉,语气变得有些落寞:“一大早起来就不愿意见我,你就这么讨厌我啊?”

云舒一听,有些不安,想回过头看他一眼,终是抵不过羞怯,只是闷闷的低声道:“我没有。”

李言信像是没听到一样,松开环住云舒的手,人也准备下床,一边还叹息道:“唉,成亲第一天就被王妃嫌弃,这要是传出去,我这王爷的面子还往哪儿搁啊!”

终究还是有些不舍,再加上李言信王爷身份,云舒一下子有点不安,急忙转过身拉住李言信的衣袖,脸上还是一片绯红,口气却变得急促:“没,我没有嫌弃你,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李言信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她,相反,他觉得这样逗她脸红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因此,他又故意的加上一句,“难道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害羞了?”

这下,云舒的脸更是红到了脖子根,手却是捏得更紧,良久才轻轻的“嗯”了一声,没听到李言信说话,她更加不安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在触到他戏谑的目光之后,又慌忙的低下去,声音也变得细如蚊蝇:“你,你别生气。”

李言信歪着头打量了云舒一番,觉得要是再逗下去,这丫头也许就该哭出来了,这才收了笑,伸出手将云舒揽进怀里,轻轻地拍抚着她的背:“傻丫头,我怎么会生你的气?逗你玩呢!”

云舒头靠在李言信的肩上,听到他的话,将信将疑的问道:“真的?”

“真的。”李言信将云舒拉开一点,扶住她的肩,让她看着自己,这才认真地说:“丫头,你要记住,我永远都不会生你的气,永远都不会。”

心里的某个地方被击中,变得绵软起来,嘴角的微笑也像是漾开了一片湖水,温柔得不可思议,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你,永远都相信你。”

李言信也温柔的笑开来,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还真是个傻丫头!”说着便准备起身。

云舒再次拉住了他的袖子,眼里闪烁着点点不安。

李言信倒是好笑起来,随后又有点暧昧地指了指桌上的酒:“昨天晚上我太心急了,都忘了要喝合卺酒,现在补上还不算太晚吧?”说完,便在那等着看云舒的反应。

果真,云舒的脸又不可抑制的红了起来,快速的放开手,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能左右转个不停。

李言信笑了笑,走到桌边倒了两杯酒回来,将其中一杯递给云舒:“眼睛不要再到处乱转了,要是实在是不知道该看哪里,那就盯着我看好了,反正,这种受人瞩目的眼光,我从小到大都习惯了,不会不好意思的。”

本来是想再逗逗云舒的,没想到云舒竟真的转过眼,盯着他一动也不动,倒是把李言信弄得一愣,小女孩虽然害羞,却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女,眼睛里藏不住那么多东西,因此,从她清澈的眼睛里,他清楚地看到了那些东西,信任,感动,依赖,还有爱,这些东西毫无保留的充斥着这双眼睛,倾注在他的身上。

有一瞬间,李言信觉得有些喘不过起来,他不知道这么单纯而强烈的感情他是不是能承受得住,更重要的是,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不辜负这份感情,可是他什么都不能说,因此,他只是叹息般的唤道:“丫头。”

双手相交而过,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云舒悄悄地吐了吐舌头,好辣!

看着云舒孩子气十足的动作,李言信又想笑,却硬是装出了十分的正经:“怎么,很辣?”

云舒有些委屈似的点了点头,下一秒,却呆傻着愣在了那里,唇上被覆上一双微凉的唇瓣,随后,温热的舌也趁着自己愣怔之际钻了进来,温柔的缠绵。

良久,李言信才结束这个吻,看到云舒又呆呆傻傻的反应不过来,不禁有些得意,魅惑的声音十足的挑逗:“这下,不辣了吧?”

云舒回过神来,立马一哧溜钻进了被子里,死死地用被子蒙住头,听着李言信夸张的笑声,有些恼怒,指尖却又不自觉的摸上了唇,有些羞涩,却极尽甜蜜。

李言信穿好衣服回过头,发现云舒还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便上前拍了拍那鼓起来的一团:“快起来啦,我叫丫头进来收拾了啊。”

云舒的声音闷闷的从被子里传来:“你先收拾吧,我一会儿再收拾。”

“哦,那也好,你再睡会儿吧,”顿了顿,貌似很真诚的说道,“我让她们不要来打扰你了,就说她们的王妃昨儿个晚上累着了。”

“嚯”的一下,云舒猛地坐起来,看着眼前这个还毫无自知的人,眼里的怒火像是要燃起来。

李言信欣赏了一会儿云舒生气的样子,伸手拍了拍云舒的脸,眼神也变成了宠溺:“好了,听话,别生气了,我让丫头进来给你梳洗一下,今天我们要进宫见我母妃呢。”

一听说要进宫,云舒又一下子紧张起来,看她转换的飞快的表情,李言信的心情也跟着愉快起来:“不要紧张,我母妃很温柔的,再说了,还有我呢。”

云舒的脸色终于又放松下来,李言信这才开口冲着门外喊道:“你们都进来吧!”

几个丫头端着水盆和一些衣服首饰进了屋子,李言信自去洗脸,云舒也下了床让荷蕊和另一个丫头帮着穿衣服,穿好衣服又去洗脸,听到身后有小声的兴奋的声音在议论什么,好奇的转过头看,正看到荷蕊拿着块白色的布在偷笑,很明显的,那布上洒着点点红色。

意识到那是什么,云舒脸又开始发烫,一下子转过身,正对上李言信意味深长的眼神,这一次她却没有再逃开,相反却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惹得李言信竟笑出声来。

第十二章 请安

站在瑾华宫中的时候,云舒终于明白了李言信身上那股淡泊出尘之气从何而来。

容妃端坐在主位上,杏黄色的裙摆端庄的铺在脚下,显出一份沉稳,头发并没有梳成各种复杂精巧的样式,只是随意的挽了个最常见的发髻,除了一根碧玉翡翠的簪子之外再无其他修饰,这对于一个颇受宠爱的妃子来说,确实有些朴素,可是容妃唇角浅笑,眉目舒展,眼神流盼间皆是明朗通透,这种从内而外散发的自在随意,硬生生将有些朴素的装饰衬托得简洁大方,生动而明媚。

此时,她带着柔和的笑容,接过云舒奉上的茶杯,轻轻地啜饮了一口,便放在桌子上,又从旁边丫鬟端着的盘子里拿过一个血红色的玉镯,轻轻地套在云舒的手腕上,容妃抚摸着云舒的手,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欢喜:“舒儿,以后,言信就交给你了。”

云舒看着那只玉镯,有些不知所措,待听到容妃的话,却是一惊,随后有些忐忑的侧过头看了李言信一眼,却见他正微笑着看着她,还对她点了点头,云舒这才有些羞赧地应道:“是,容妃娘娘。”

容妃佯怒道:“还叫容妃娘娘?”

云舒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赶紧改口道:“呃,是,母妃。”

容妃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将云舒拉起来坐在身边,李言信一看,也自找个座位坐下了,三个人这才零零碎碎的开始聊天。

“真是想不到,云大人家竟还有个如此剔透的孩子,宫里有过那么多宴会,之前竟也从来没见过,云大人可真是藏得深啊!”容妃仔细打量了一番云舒,笑盈盈的道。

云舒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母妃过誉了,之前是云舒不懂事,爹爹担心我不懂宫里规矩,冲撞了各位贵人,才很少带我进宫,也一直没机会能给母妃请安。”

容妃有些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云大人倒是想得周到,这宫里,确实也是规矩多了些,你以后来得多了,慢慢地也就习惯了。”

云舒乖巧的应道:“是。”

容妃又转头对着李言信嘱咐道:“舒儿刚进门,难免不习惯,王府里也不比宫里,没那么多规矩,别太拘着舒儿的性子,你也多抽时间陪陪她,这段日子就不要再出远门了。”

李言信看了云舒一眼,点头应道:“是,孩儿记住了。”

几个人又说了会儿话,就见皇上身边的小太监来找李言信,说是皇上有事请景王爷过去顺和殿。

李言信走后,容妃又拉着云舒说话,聊得最多的是李言信,说他的喜好、他游山玩水的经历,容妃又不时说些李言信小时候的趣事,逗得云舒呵呵直笑。

最后,容妃叹口气,语重心长地道:“舒儿啊,母妃看得出来,言信很喜欢你,我也相信,你也很喜欢他,母妃希望你们两个人,能够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互相扶持,互相陪伴,即使有一天,言信做了什么错事儿,母妃也希望你能相信他、原谅他。”

看容妃突然严肃起来的样子,云舒有些疑惑,但更多的却是感动,即使贵为皇妃,也不过是个平凡女子,都是真真切切为子女着想的,因而她握住容妃的收,坚定地应道:“母妃放心,舒儿知道王爷的品性,也知道他的理想追求,不管怎么样,舒儿都会一直陪在王爷身边的,至于错事儿,”云舒一笑,想起今天早上李言信说过的话,“我相信,王爷不会伤害我的。”

容妃研究着云舒的表情,那是全然的信任,心里安心不少,却还是坚持道:“舒儿,言信是我唯一的孩子,这么些年,我看着他慢慢长大,长成一个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男子,可是,在为娘的心里,不管孩子多大,也都还是个孩子,是个孩子,就有犯错的时候,也许,他并不是故意的,也许,他并没有其他的选择,因而,对于爱他的人来说,那都是可以原谅的,对吗?”

云舒觉得有些奇怪,却也不便追问,看着容妃一脸的紧张和凝重,遂点点头道:“母妃说得对,舒儿答应你,不管王爷将来做了什么,即使,即使是伤害了我,我也会永远爱他,不离不弃。”

听到云舒的回答,容妃像是终于放心了,露出个安心的笑容,却是有些疲倦,像是用光了所有的力气。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容妃微微闭上眼睛,云舒轻轻地为她摇着扇子,两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直到李言信再次回来,才打破了一室的沉默:“母妃,时辰也不早了,儿臣这就回府了,您歇着吧。”

容妃睁开眼睛,搭着云舒的手站了起来:“这就到午时了,在这儿用了膳再回去吧。”

“不了,儿臣还有些事没处理,改日再带着舒儿来给母妃请安吧。”

容妃也不再强留:“也好,我也确实有些累了,你们就先回去吧。”又拉着云舒嘱咐道,“舒儿,别忘了。”

云舒想了想,才明白容妃说的是刚刚她说的那些话,点头应道

:“是,舒儿记下了。”

李言信听到这里,看了两人一眼,容妃显然没打算再说什么,只是放开了云舒的手,云舒和李言信便只得行礼告退。

“母妃跟你说什么了,这么神神秘秘的。”出了瑾华宫,李言信就牵住云舒的手,笑着问道。

云舒挣了挣,没睁开,左右看看没人,便随了他去,听到他问话,只是把头一歪,俏皮的一笑:“想知道?就不告诉你。”

看着云舒的得瑟样,李言信抬手轻敲了一下云舒的头:“就你鬼,你不说,我还不想知道呢!”

云舒缩了缩脖子,摸着额头,气哼哼地转过头不搭理他,李言信笑笑,牵着她继续往前走。

过了良久,身后传来云舒温柔的声音:“我答应了母妃,从今以后,永远的爱你、相信你,不离不弃。”

心中像是被什么撞击,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愧疚,最终眉头舒展,所有的一切都不见踪迹,没再说什么,只是笑骂了一句“傻瓜”,牵着的手却更紧了紧,嘴角也翘了起来。

《腹黑王爷好妖娆》在线阅读

上一篇: 习浩然子絮小说替身女皇也妖娆免费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手游下载站 版权所有

 

06306手游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