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愿以余生来偿爱小说 袁梦浅顾少奇全文阅读

愿以余生来偿爱小说 袁梦浅顾少奇全文阅读

2019-11-08 16:10:25思不如故

《愿以余生来偿爱》是由作者思不如故最新创作的一部总裁豪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袁梦浅顾少奇,小说主要讲述了:三年牢狱,十年爱念,袁梦浅从没想过出狱就是他的订婚礼。他冷眼嘲讽,却又总是出现在她身边她的骄傲让她放手,顾少,我不稀罕你了。顾大总裁邪魅一笑,一步步逼近她,进了我的局,我没说散场就得继续玩下去。她后退,要多久?一辈子!她为他顶罪,他便用一生的宠爱来偿

愿以余生来偿爱小说 袁梦浅顾少奇全文阅读

《愿以余生来偿爱》是由作者思不如故最新创作的,一部总裁豪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袁梦浅顾少奇。

第8章 你想害死我吗

当然是真的,但是她不能承认。

副总裁,这个我不知情,她也没来问我,我总不能事事围着她吧?该下班我工作做完就下班了。

严论起来,她一点儿错都没有,你不问我不说,有问题吗?就连下班,我也是工作都做完就下班的,有问题吗?

副总裁,她说的不是真的!我是拜托她帮我做表格了,但她没拒绝啊,她要是告诉我她不会,我肯定不会交给她的,而且她说自己加班到半夜,这谁信啊!肯定是胡乱做了设置定时传到我们主任邮箱的!

袁梦浅的同事见她们主任跳出来解释,自己也赶忙跳出来往袁梦浅身上泼脏水。

根本什么都不会,我也是想让她学习才交给她的,她自己逞能不问我们,还投机取巧,这真的不能怪我们主任啊副总裁!

副总裁眼神不满的看向袁梦浅。

袁梦浅握紧拳头,抿唇不语。

很好,现在她反倒成了众矢之的了,大家都有人帮腔说话,就她一个人,孤立无援。

也是,人家凭什么帮她说话呢?她不是从来都是一个人吗。袁梦浅自嘲的笑了。

看到她嘴角的笑,顾少奇心里像塞了棉花一样,闷闷的不舒服。

他以为她会说昨晚和自己一起下班的。

为什么这么倔强,是怕和他走的太近,所以才不说这件事呢?这个公司的所有女员工,哪个不想沾染上他,也唯有她。

她昨晚和我一起下班的。

会议室顿时一静,大家都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向顾少奇。

总裁在说什么?

他昨晚和谁一起下班的?

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顾少奇神色冷峻,看向陷害袁梦浅的女员工,以及她们的部门主任。

昨晚我和袁梦浅一起下班的,看到她在做表格。

有了顾少奇作证,其他人说的话就显得苍白可笑极了。

她是新来的员工,作为部门领导以及老同事,主动教她怎么工作,这难道还要我来教你们吗。

顾少奇声音冷冽,眼神跟刀子一样。

部门主任顿时又一头的冷汗出来,是是是,总裁说的是,昨天实在是忙忘了。

这么忙,不如回家休息。顾少奇收回视线,轻飘飘的说道。

不不不!是我玩忽职守,是我的错!我没有做好领导的职责!这么好的工作,她可不想被开除啊!总裁放心,回去我立刻教袁梦浅工作流程!

顾少奇没有说话,显然是还没有满意。

部门主任是个人精,也看出来了顾少奇这是在给袁梦浅撑腰,又张嘴说道:新同事我会好好照顾的!

继续吧。顾少奇抬了抬手指。

别的部门继续汇报自己上个月的工作,大家看似安静了下来,其实暗中却是暗涛汹涌。

总裁当众给人撑腰啊!

在大家有意无意的打量中,袁梦浅忐忑不安的参加完了第一次月会,脑袋懵懵的回了办公室,主任果然亲自来教袁梦浅工作流程,其他的同事也都没有再为难她,却把她当成了陌生人。

认真跟着主任学习了基本的工作流程后,袁梦浅没有管其他人,自己投身到了工作里,直到下班都还在看资料。

梦浅啊,别看了,明天看也是一样的,今天跟我们一去去玩吧。下班后,主任主动招呼袁梦浅,你是新来的,我们应该给你办个迎新宴会啊!

袁梦浅楞了一下,推脱道:不用了,你们去玩吧,我把资料看完了再下班。

哎呀走吧走吧,今天的主角是你,你不去我们怎么玩?女同事上来不由分说拉了袁梦浅起来,这些东西明天再看吧,不急的,大家都是同事,你得融入我们中间啊。

她们盛情非要袁梦浅去,她也不好拒绝,只能拿了包包跟上去。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到电梯口等电梯,结果好死不死的看到顾少奇在里边站着。

袁梦浅嘴角的笑僵到那里。

怎么天天这么巧在电梯碰到他?

女同事看到顾少奇,个个容光焕发,害羞又热情的叫了总裁后进了电梯。

顾少奇只是淡淡嗯了一声,眼睛却看向还站在电梯外的袁梦浅。

梦浅,上来啊!主任招手。

袁梦浅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钻进电梯。

门关上后,当着顾少奇,没人敢说话。

你要去哪。顾少奇率先打破了沉默,声音淡淡的。

不是在问我吧?袁梦浅胆战心惊,想了半天决定不搭腔。

顾少奇拧眉,袁梦浅。声音微微不满。

被点了名,总不好不回答吧?袁梦浅背对着顾少奇翻了个白眼,今天同事们请我吃饭,说是迎新宴。

是啊,总裁我想着梦浅刚来,我们一起吃饭喝酒,能促进同事们的关系。主任邀功。

顾少奇淡淡嗯了一声,盯着袁梦浅后脑勺的眼神却很不好。

袁梦浅当然能感觉到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她后脑勺都要冒烟了好吧!

他想干嘛啊?

总裁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袁梦浅试探的开口。

其他人都在心里暗笑,真是没见过这么没眼色的,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总裁怎么可能参加这种小员工的迎新宴?

嗯。顾少奇这才满意的收回视线。

看吧,总裁说什么?嗯??

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苏洛觉得惊讶极了,不可置信的看向顾少奇,心里精灵作响。

不行,她得告诉袁佳佳这件事,最好把她也叫过来!

不知道顾少奇是不是故意的,他下了电梯问了地址后,不顾袁梦浅发白的脸,拉着她上了自己的车。

袁梦浅的同事们在风中凌乱了。

这看总裁对袁梦浅的态度,实在不像XY子,倒像是自己女朋友似地!

苏洛趁着大家没注意,给袁佳佳发了短信简介的告诉她这件事后,附上了地址后催促她赶紧过来。

大家心里揣着一万个问号,上了车,出发去餐厅。

顾少奇,你到底想干嘛?!一到车子里,袁梦浅就忍不住了,露出了自己的米白的牙,你想害死我吗?!

第9章 异样的气氛

顾少奇侧目,用不解的眼光看着眼前的袁梦浅,她是不希望他去吗?可是明明是她邀请他去的啊。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的让人难以捉摸,她受了委屈,他明摆着去给她撑腰,难道她看不出来吗?

顾少奇双手插兜,好看的眉毛顿时拧成一团,他是想弥补对她的亏欠,可是显然她根本就没有领情。

怎么?是你邀请了我,现在是反悔了吗?顾少奇看着袁梦浅淡淡的说道。

袁梦浅低着头,顾少奇说的没有错,好像刚刚是她邀请他的,可是她也只不过是客气客气,哪知道他当真了啊。

当时那么多人站在那里,我是觉得有些尴尬,可是我并不希望你去啊。袁梦浅直言不讳的说出自己当时内心的想法。

说完便侧目看着顾少奇的反应,她明显的看到顾少奇的脸上有些许愠怒,可是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她确实是不希望他去的。

顾少奇已经发动车子,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车速猛地提高。

啊!袁梦浅紧紧的抓住车顶方的把手大叫一声,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她不过就是说了句实话而已!

袁梦浅紧紧的抓住车把手望着车外,一副伤感的神情。

她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员工,她只想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然后让自己好好的活下来,可是顾少奇的做法显然会让同事们误会。

这下所有人都会认为她是空降兵了,肯定又要合起伙来排挤她这个‘异类了’。

而另一辆车内果然不出袁梦浅所料,男士们都若有所思,女士们都在小声的嘀咕着。

袁梦浅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她怎么可以上了总裁的车呢?他们到底什么关系啊?

是啊是啊,她不是咱们总裁未婚妻的姐姐吗?怎么会跟总裁搞到一起的

所有人都在猜测着袁梦浅跟顾少奇的关系。

袁梦浅顾不上别人是怎么想的,现在她有的只是对顾少奇车速的惊恐。

她不禁在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顾少奇可以不在意他们的关系造成的影响,可她不能不在意,为了她自己,也为了以后不发生那些没有必要的误会,她应该跟顾少奇表明自己的态度。

总裁,第一,我只是你的员工,我们没有任何员工意外的关系,第二,我做事情有我自己的原则,以后请你不要不经我的允许就强行拉着我走。袁梦浅决定跟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妹夫的人撇清关系。

只是说完这些话之后,她自己却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顾少奇在红灯的时候停下来打量着袁梦浅,她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想跟他扯上什么关系吗?。

袁梦浅,只要我想,24小时之内你都必须出现在我的面前。顾少奇感觉到袁梦浅是想可以跟他保持距离便故意这样说道。

他知道袁梦浅现在很需要这份工作,要不然也不会被骗带到那种地方。

袁梦浅看着顾少奇,眼睛里满是怒气,张了张口却又没有敢说什么。

只是觉得他现在的样子让她有些感到陌生,竟然还威胁她,可是她还不敢跟他叫板,因为她要生存下去。

顾少奇看到袁梦浅生气却又不敢吭声的样子很是想笑,她生起气来,还真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两人沉默着,车子里瞬间有一种异样的气息在蔓延,这种气息让袁梦浅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她明明是已经决定了不再去想顾少奇,可是眼睛的余光却不自觉的向顾少奇望去。

而另一辆车子里却没有这么暧昧的氛围。

苏洛坐在后面的车子里,观察着顾少奇的车子,她很想看看顾少奇跟袁梦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却什么也看不见。

袁佳佳的电话已经打来,着急着问着苏洛,袁梦浅是不是和顾少奇单独呆在一辆车上。

袁佳佳本来没有晚宴的事情放在心上,正在一堆的奢侈包包前选着最新的款式,听到苏洛说袁梦浅和顾少奇呆在一起便再也淡定不了。

她拿着手机在店里来回的踱步,她到现在也想不通,一个坐过牢的女人,明明姿色还不如她,为什么顾少奇会去选择亲近袁梦浅?

不行,她必须赶过去,她倒是要看看这个袁梦浅到底想要干什么。

袁佳佳已经无心再去选包包了,她拿着车钥匙便向苏洛说的地点驶去。

袁梦浅还不知道袁佳佳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她看着顾少奇突然有些害怕,这样的车速让她想起来,当初被带上警车的时候,那个警车也是开的飞快,在闹市中一直开到拘留所。

她突然感到头痛欲裂,身体也明显的受不了顾少奇这样的车速。

顾少奇这里是市区,你不能这样开车的,这是常识!袁梦浅被顾少奇的车速吓到声音有些颤抖的跟顾少奇说道。

顾少奇却依旧没有放慢车速,他的车技就算是在市区又怎么样,根本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

袁梦浅大口的呼着气,看来以后还是不要轻易惹这个顾少奇的好,这个人的脾气真的是太吓人了!

顾少奇,就算是你为自己着想,也得为H市的人民着想一下吧,有你这么开车的吗?在袁梦浅缓过来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

顾少奇挑眉,还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的批评他。

不过,她现在好像已经习惯了叫他的名字,这样的感觉好像还是蛮奇妙的呢。

话真多。顾少奇吐出三个字,脸上没什么表情,幽深的眼眸深处却能看到丝丝笑意。

袁梦浅的苍白的脸顿时变得绯红,她气鼓鼓的喘着气,明明就是他过于夸张的车速吓到了她,现在反倒还怪她。

顾少奇看着袁梦浅,只见她仰着脸,气鼓鼓的样子甚是可爱,俨然就像是一条金鱼。

他好像已经太久没有见到他身边的人真实的表露自己的情感,袁梦浅生气又不敢说话的样子让他的心中有一丝异样。

袁梦浅感觉到顾少奇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停留瞬间就有些不自然,她赶紧推开车门下车,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第10章 穿上

顾少奇也跟下了车,注意到袁梦浅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瘦弱的身躯在晚风的吹拂下显得是那么的柔弱。

他不由自主的转身去车里拿出衣服向袁梦浅走去。

穿上。顾少奇将西装递给袁梦浅说道。

袁梦浅很是诧异,她抬头看着顾少奇,这真的是他吗?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

她犹豫着该不该穿上他递过来的衣服,片刻后为了显得自己并没有那么矫情还是披上了。

顾少奇沉默着,并没有觉得袁梦浅披上他的衣服有什么不合适。

袁梦浅却有些不自然,她低着头,顾少奇衣服身上的味道传入她的鼻腔,那是一种好闻的木头的味道。

她从前听人说过,这个味道是一种很名贵的材料制成的香水,只有上流社会的顶级精英才能够享用。

袁梦浅有些恍惚,曾经她也是上流社会的一员,小时候也过了几年舒心的日子,只是好景不长,她的母亲便去了,留下她这样的一个眼中钉在张秘书的眼中,怎么可能有好日子过。

晚风习习吹来,顾少奇看着袁梦浅,短短的头发随风飘扬,她的眼神有一丝落寞,虽然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他的内心也被袁梦浅的落寞弄得有些不悦。

他正想上前去问袁梦浅在想些什么就看到对面公司的人已经走过来,苏洛看见顾少奇在摆着手打招呼。

袁梦浅听到声音也抬起头来看着她们的同事,她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想要给同事们一个好的状态。

同事们却看着袁梦浅变了脸色。

天啊,那不是袁梦浅吗?她怎么披着总裁的衣服?这样太奇怪了吧?

不是吧?难道袁梦浅真的是总裁多年前的情人吗?我们以后要对袁梦浅好一点。

女同事们虽然心里都无比的嫉妒袁梦浅,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还是觉得先保住自身尤为重要。

苏洛看到眼前的景象听到同事们的对话,眼中也流露出异样的神色。

这个袁梦浅到底和顾少奇有着怎样的关系?总裁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为她破戒呢?

苏洛满是怀疑的向袁梦浅和顾少奇走去,希望着袁佳佳能早点赶来,她倒是要看看,今晚的这个聚餐到底该如何收场。

袁梦浅也注意到了同事们眼中异样的目光,可是衣服她已经披上了,现在再还给顾少奇好像有点欲盖弥彰,她站在原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自然的将衣服还给顾少奇。

袁梦浅?顾少奇已经走了几步回头看到已经站在原地便喊着她。

袁梦浅立即跟上抬头跟着顾少奇想楼上走去。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她在纠结什么,明明她又不欠顾少奇的,为什么对他反而有些害怕了,好像有他的地方就抑制不住的紧张。

点菜吧。顾少奇坐在包间内最显眼的位置上对着桌上的人说完便落座在袁梦浅的身边。

袁梦浅有些不自然,但是还是保持着自己不失态。

她看着同事和部门主任对顾少奇的恭维就觉得自己与这个场合格格不入,但是她知道,她现在没有办法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有在顾少奇的公司呆着,她才不至于被饿死。

顾少奇也感觉到袁梦浅的异样,但是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袁梦浅,倒杯水给我。顾少奇故意指使着袁梦浅,想让她能够自然一些。

袁梦浅猛地抬头,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她,而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转眼看着顾少奇,他好像刚刚说了给他倒水。

作为下属,好像上司让她倒杯水也不过分。

袁梦浅赶紧起身给顾少奇倒水,刚倒完水坐下便看到同事们异样的感光注视着她。

大家都渴了吧?我给大家倒水。袁梦浅为了让自己显得更为自然一些便对同事们说道。

同事们都客气的看着袁梦浅笑着,她赶紧拿着水壶给大家倒水。

顾少奇的脸色微微一变,俊美的脸庞浮现一丝愠怒,他扫了其他人一眼,直接拉着袁梦浅坐下。

要喝水自己倒。

袁梦浅坐在那里看着顾少奇,她又做错什么了?她不过是不想大家都太过拘谨将做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而已。

她抬头望着周围的同事,个个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袁梦浅知道他们肯定又在猜测着什么了,可是她已经不关心这些了,清者自清吧。

顾少奇的心情显然也不是很好,大家看他在都没有点菜,菜单刚递到他的手里,一抹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少奇哥哥,这么巧,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这是带着下属来吃饭吗?顾少奇还没有开口就听到袁佳佳软糯的声音传来。

顾少奇深邃的眸子没有任何的波澜,对于他来说,袁佳佳只不过是一个花瓶而已 ,他根本就懒得应付。

哦?真的是巧合吗?顾少奇抬头问着袁佳佳。

袁佳佳看着顾少奇,他的那句故意问的话语让她感觉身上好像是有刺一般的难受,为什么他一定要让她难堪呢?

佳佳啊,我们一起来给你姐姐办欢迎晚宴,走到门外的时候碰见了总裁,大家都一起来了,你也来这里吃饭吗?一边的苏洛看到这个尴尬的气氛赶紧上前化解着。

袁梦浅的脸色却开始变得难看,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无疑就是袁佳佳了。

这个人抢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可是却还要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

我跟姐姐坐一起吧。袁梦浅正在厌烦袁佳佳的时候,袁佳佳已经装作亲昵的坐在她的身边。

袁梦浅一肚子的怒火,袁佳佳刺鼻的香水味瞬间传入她的鼻腔,她不自觉的皱眉,这些年来,袁佳佳就是被这些东西同化的如此虚伪吧?

我已经从袁家搬出来了,你也不必再叫我姐姐,我跟你其实并不没有什么关系。袁梦浅一句话便戳穿了袁佳佳的虚伪。

反正她也没有想过要再回到袁家,袁佳佳愿意在外人面前演戏,她可做不来。

▲《愿以余生来偿爱》完整版已有~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手游下载站 版权所有

 

06306手游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