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尹澜小说粉嫩郡主闯天涯免费阅读

尹澜小说粉嫩郡主闯天涯免费阅读

2019-11-08 16:11:40来源:WXB发布:司绫

主角尹澜小说《粉嫩郡主闯天涯》免费在线阅读。粉嫩郡主闯天涯是司绫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尹澜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10 迷雾重重

后院回廊内也多是宾客,只不过每个人脸上都有种焦急的神态,回廊尽头的房间内,一屋子的大红色原本该是喜气洋洋的感觉此刻确显得极度讽刺。

新娘子的凤冠霞帔孤零零地摆在扔着花生喜糖的床子上,媒婆和新娘子的父母,早已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沈泽西端立在新房中央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这……。”尹澜过去安慰他却被涟天拉住了手臂,只见沈泽西走到害怕到哭哭啼啼坐在地上那个通知他们的小丫头面前,蹲下来与她平视:“你知道你家小姐去哪里了吗?”

沈泽西的语调太过平静让人摸不清他在想什么,那小丫头一愣,眼神闪躲着结巴道:“回姑爷,小蝶也知道小姐去了哪里。”

“你什么时候发现小姐不见的?”

“小姐原本跟我在房间里呆的好好地,突然说口渴想喝点水,我帮她倒杯水后,小姐又说看到对面屋顶上有人影,我出去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人,后来小姐非要我也喝一杯水,我不敢拒绝,就喝了小姐给我的茶水,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发现小姐不见了。”

沈泽西听了她的话紧紧皱起了眉头,尹澜也心中打鼓,从小丫头的话中可以得知那个新娘子是迷晕了丫鬟自己逃跑的,她为什么要逃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尹澜环顾了一圈屋子里的人,并没有看到沈泽西的父母,但重要的是那个新娘子的父母见到沈泽西这种反应竟然是一副胆颤畏缩的样子,这让尹澜很好奇,这两个人不是这个山庄的庄主么,怎么似乎有点害怕沈泽西的样子。她戳了戳涟天用眼神示意他也注意一下。

“你看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庄主夫人伏在床边哭泣,庄主走到沈泽西跟前搓着手也是一副悲悲戚戚的摸样欲言又止:“好女婿,你看这……。”

“先让外头的宾客都回去吧,这婚礼我看是办不成了,现在还是先使人把倪云找回来吧。”沈泽西沉声道:“最起码也得给个理由。”

“对对,先把倪云找回来,我方才已经让管家去办了,你和你的朋友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庄主连声道。

这个男人有古怪!

尹澜抱着手臂和涟天站在墙边,她一眼就看得出那个叫倪云的新娘子父母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沈泽西,就连那个小丫头也一样,虽然看似合情合理的一番借口,但仍掩盖不了里面的漏洞百出,再加上他们没有掩饰彻底的神情造就出卖的他们心中的不安。

她不信沈泽西会看不出来。

果然,沈泽西看了眼曾经即将要成他老丈人的男人说道:“不用了,我们现在就一起去找。”后者脸色一僵才忙点头说行。

看了眼站在一边的尹澜和涟天,沈泽西脱下身上的大红喜袍放在桌子上走出门去,两人跟了着他直接从后门离开了,尹澜也明白他此刻的心情,如果从前厅走过不知道会有多少不怀好意的闲言碎语钻劲耳朵里。

“沈泽西,你是怎么想的?”尹澜不是个拖拖踏踏的人,所以三个人一出门,她就拦住了前面一直低头走的人:“我不信你完全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

沈泽西顿了顿看了眼尹澜不说话绕过她继续往前走,尹澜愣了愣,这表情这动作怎么看怎么跟某某人相似!不由自主的眼睛就想往一边那个身影那飘过去。就在她愣神的时候,沈泽西已经走到巷子头一个拐弯不见了,她喊了涟天忙追了过去。

沈泽西并没有走远而是在拐角处的一间小院子外停了下来,院门敞开他推开门边问边走了进去:“有没有人?”

沈泽西人已经走到了庭院里询问了几声也不见有人回答,他也不停下脚步继续扬声说道:“我进来了。”他话音方落,屋子里就乒乒乓乓的响起一阵碰撞声,沈泽西大跨步就走进了屋子,尹澜跟涟天也不落后跟了进去。

窗户紧闭的屋内很黑,只有从刚刚打开的大门照进去阳光,有点阴沉的感觉。屋子里只有一个男人,平平凡凡的衣着脸上有着不自然的青灰色,看到一下子闯进来的三个人有点发蒙,回过神来就哐当一声撞翻椅子怒喝道:“你……你们是什么人,做什么大摇大摆的闯进我家?”

他看清楚当先的一人后声音开始颤抖仍佯装平静的问:“沈、沈姑爷,你怎么会找到这来……您不是在成亲吗?”

沈泽西并不回答他,只是在屋子里环顾一圈后问道:“倪云呢?”

“倪……小姐不是应该和姑爷在庄里拜堂吗。”那人吞了吞口水,镇静了声音说道:“今天可是姑爷和小姐的婚礼,怎么会到小人这里来?”

“倪云不见了,所以我来问问你可曾见到她?”沈泽西眼光往桌上放着的两盏酒杯处一扫而过,淡声问道。

“什么!”他的反应很激烈,募然提高了声音惊讶道:“怎么会……小姐怎么会不见了……小的并没看到小姐去了哪里!”

沈泽西听了他的话担心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尹澜听见他轻轻叹了一声,心里也跟着一阵难受。

哪个男人能忍受结婚的当天新娘子不见了,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纪这也是非常打击人的事情,更何况是在思想落后的古代,不知道那些人又该怎么样在身后闲言碎语挖他的脊背。

三人无语走在回庄子的路上,忽然一直沉默的涟天站住了脚皱着眉往那间小屋看去边转身往回走边说道:“追上。”沈泽西和尹澜都是一愣,想到涟天有武功定然是听到了什么动静,忙都跟了上去。

尚未走多远,忽然有两人迎面跑来停在沈泽西面前,看衣着是庄主家的仆人,来人微微喘着气说道:“姑爷不好了,有人在河边发现了小姐的尸体!快随小的去吧!”

沈泽西脸色募然变得苍白来不及整理心思脚尖点地身子腾空而起,沿途踩踏着房屋建筑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尹澜惊讶的瞪大了眼,她扯了扯涟天的袖子激动的说道:“看!你看到了么,轻功哎!”身边的人似乎没什么反应,她回头一看,见涟天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看,尹澜一个哆嗦收回了扯着人家衣服的手,转了转眼珠尴尬道:“那个,你不会是早就已经知道他会武功了吧!”

涟天也不答话,移开了目光想着沈泽西离开的方向略微皱着眉头,却是一转身向相反的地方走去。

“喂,我们不跟上么?你这是要去哪?”尹澜看看两个方向后一跺脚跟着涟天走了,并不是因为其他,而是沈泽西是用轻功踩着房屋离开的,她根本就无法追上去啊!

11 三个人

“我说,我们真的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去么?”双手扒在门框上,尹澜看着前面那个私闯进别人家里而毫无自觉地人满头黑线。

“请问……。”似乎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虽然他们方才刚从人家家里出去。停顿了一下,尹澜扬声问道:“请问你还在家吗?”

没有人回答,而涟天在这段时间已经推开房门进到了屋子里面,尹澜呆了呆没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探头进去一看,屋子里还是阴沉沉的,除了刚进去的涟天,没有人。

“咦,人到哪里去了?”尹澜在屋子里转悠一圈,顺手打开了屋子里所有的窗户让阳光照进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个地方阴森森的让人很不舒服。

然后她一回头就看到涟天拿着茶杯在鼻尖闻着,蹭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尹澜调笑道:“怎么,难不成这里面有毒?”

听了她的话涟天转头看过来,那眼神让尹澜心慌慌的,眨着眼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难道我真猜对了?”不过是因为涟天这种行为动作出现的场景和原因在现代的电视剧里已经被演到众所周知了啊!

“你发现了什么?”尹澜一双眼睛闪闪发亮,见涟天放下酒杯后急忙问,后者在屋子里环顾了一圈后皱着眉说道:“回去吧。”

“回……去?回哪去?”尹澜愣了:“我们不去看看沈泽西那边是什么情况吗?”

涟天关了门窗,将这个房间又整理回原来的样子,对于尹澜的问题回复:“不用插手。”

不插手那你还跑到这里来搜个什么意思啊!尹澜在心里咆哮,不过从她跟着涟天过来的时候就意味着她不可能再去找沈泽西了,只好跟着涟天回到了秋容的家里。

然而房门处一把大铜锁让被关在门外的两人一阵无语,感情秋容和她丈夫还没有凑热闹回来啊!

“我决定了,等我以后赚多了钱,最先做的事情就是买一座大宅子!”尹澜握拳信誓旦旦的发誓,涟天也沉默了,他平生还没有过被锁在门外的经历,虽然这一把小小的锁子根本难不住他,但考虑到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屋子的主人又是收留他们居住的,况且这里是民宅并非他以往执行任务时候夜闯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涟天也忽然又一种以后要自己买一座房子,随时随地可以大摇大摆走进去的念头!

“现在我们怎么办?回去庄子里找人来给我们开门吗?”尹澜碰了碰看起来技术含量极其低略的锁子,在想着要不要找根铁丝直接把它撬开得了。

看了看天色,涟天拂干净门前一颗大石头坐了上去闭着眼静下心等待着,尹澜站着等了会儿也跟着在石头的另一半坐了下来。

因为坐的地方并不大,两人的背不可避免的挨在了一处,尹澜装作没发觉涟天挑挑眉没有反对。

日落西山,当秋容和她的丈夫匆匆赶回家的时候,见到了这样一副场景:那两个寄宿在他们家里的兄妹二人垂着脑袋背靠着背坐在屋子前似乎都睡着了,午后的清风徐徐拂过,吹起两人的长发纠缠在一起,橙色的夕阳自屋檐上折射下来,两个人周边的轮廓也被修饰成了淡金色,意外地温暖和谐。

第二天一大早,尹澜被窗外叽叽喳喳不停的鸟叫声给吵醒来,睁开眼发现天还没有大亮,又躺了会儿觉得屋外好像很安静,于是觉得起来去看看。

院子里果然一个人都没有,秋容和她丈夫不知道去了哪里,尹澜不禁有些汗颜这两夫妻,就这么放心的把屋子留着她和涟天这两陌生人看管。

不过……尹澜走到涟天的房门前敲了敲,这家伙平时不都是一大早就在院子里练功的么,今天怎么不见人影呢。

敲门没反应,尹澜想了想一把把门推开,没人。会去哪里呢。

忽然感觉到屋顶上有动静,尹澜退后一些站到院子中央又踮起脚尖往上看,晨光照映的屋顶上有两个人影,她眯起眼睛看清楚了,一跺脚喊道:“喂!我说你们两个一大早的在上面耍什么酷啊!”关键是为什么那么拉风的地方竟然也不知道叫上她一起享受享受!

沈泽西愣了愣纵身跳了下来,撩了衣摆问道:“尹姑娘,何为耍……酷?”

这问题一两句怎么解释的清楚!尹澜撇撇嘴无视他的话问道:“你们一大早在屋顶上做什么?”

“呃,这个么……。”沈泽西你搔搔头说道:“今天天气闷热,上面似乎比较凉爽些。”

“昨天,你们、那边的是轻松、解决的怎么样了?”尹澜撇了眼依旧坐在屋顶上得人,凑近沈泽西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询问。

沈泽西不语,措辞许久似乎是陷入了回忆,直到涟天返回地面拍了拍他的肩膀才回过神来,冲他、他们两人笑笑道:“走,进屋去说吧。”

最后,尹澜总结这其实也不过是一场既曲折又坑爹加凄惨的爱情故事。

沈泽西的父母跟这个庄主曾是好友,两长辈关系正好的那段时间,各夫人都有了身孕,于是两家人乐呵呵的指腹为婚将这两个孩子互相许配,要将这亲密的关系保持到下一辈人身上。

后来若姜发生战乱,那庄主隐居山林在这里生活,沈泽西的父母则去了上京城维护他们的家世,之后两兄弟虽然也有联系,但那时候真的是到达了家书抵万金得情况。

直到一年前沈泽西的双亲去世才对他讲了这里还有一个未婚妻的事情,为了达成父母的遗愿,沈泽西来找父亲年轻时的好友,以及他曾经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不得不说这两家大人瞒得挺深,那倪云也是在见到沈泽西以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有一个未婚夫,胆、但她此时已经有了心上人,这个人尹澜他们也都见过,就是发生事情以后沈泽西带他们去的那间阴沉沉房间的主人。

倪云是个烈性子,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的父母确没有说出那个人是谁,正是因为她的隐瞒本想要保护对方的行为硬是被其父母当成了害羞的意思,没就没在意那回事。

眼看着婚期逼近却没有办法阻止,倪云想到了决绝的办法,她准备好了毒酒偷偷溜出去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表达了自己的爱恋并发誓若不能嫁给他便要去死。

相拥痛苦后的两人决定一起喝下毒酒殉情,倪云率先下了毒酒后,那个她一心爱恋信任的男子却犹豫了,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倪云都没有等到对方喝下毒酒,她绝望了,就是死也死不瞑目!

12 扮个男装混

大红色的装饰还没有用到就已经被换成了一片素白,尚未走进大门便听到屋子里一阵悲呛的哭喊声,尹澜眉头紧紧的皱着,沈泽西的脚步也很沉重,涟天靠在路旁的大树上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如此,那倪云也该瞑目了。”尹澜一声叹息,就因为当日的一念思量一念之差,造成天人永隔的局面,如今那男子发誓余生愿守在倪云的坟前至死不理不弃,那被负了心意的女子,也该瞑目了。

“是吧。”沈泽西盯着那扇大门许久,像是要将那门看穿一般,过了许久才慢慢放松下来,他转过身感激的看了眼尹澜,后又想起了什么说道:“如今我算是独身一人逍遥自在了。”

尹澜一怔笑问道:“不知兄台可愿与我兄妹二人同行?”

涟天抬起头向这边看过来,尹澜眯着眼笑,沈泽西愣愣的看着他们许久,眨眨眼一拱手:“如此打扰了。”

“哪里哪里!”尹澜走过去手挽在他肩膀上笑说:“以后就是好哥们了!”沈泽西不动声色避开某女狼爪脸上表情不变:“尹姑娘还真是……豪迈。”

一行人变成了三个,待到庄子里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尹澜他们又住了半个月的时间,才留下了一些银两做住宿的钱,告别秋容他们一家继续顺着脚下的路前进,要说他们还真是没有目的的在游荡,也许只有尹澜是没有目的吧,最起码涟天和深泽西还知道脚下这条路是通往哪里,而她则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清楚。

这天又走了很久的,尹澜看着前面那两个即使在大太阳暴晒的情况下也能走得四平八稳好不受影响的人,暗暗吞了口口水,喉咙早就已经干涩,她也无力再走了。

黄土飞扬的大路边忽然出现一面半旧不新的旗子,尹澜瞪大眼睛看过去,一个大大的茶字像是救命恩人一样出现在眼前,她在也顾不得会不会被太阳晒黑,一溜烟小跑把那两个人甩在后面就进了茶棚里。

屁股还没挨到板凳,她就迫不及待的拍拍桌子喊道:“老板老板,三大碗凉茶速度的!”

“呦,这小妞长得不错嘛。”“嘿嘿,果然,看那弱不禁风的小身板,极品!”“看这样子还是个辣的,老子喜欢!”耳边悉悉索索的声音尹澜装作听不到不予理会,那茶棚老板把凉茶放在尹澜面前,有些迟疑的说道:“姑娘喝了这茶就快些走吧。”

尹澜眨眨眼看看这个好心的小老头笑道:“多谢关心哈。”

“臭老头别打扰老子的好事!”那几个人骂骂咧咧的顺手一推,那老头哎呦一声连忙躲开,在屋子里不敢出来了。

尹澜放下手中的空茶碗,嗓子得到滋润,心情也好了点,撇撇嘴淡淡的说:“这是哪里来的一群苍蝇嗡嗡嗡的叫的人厌烦。”

那几个衣着普通样貌粗犷的人听了尹澜的话都瞪圆了眼睛正准备动手,忽然又听闻一沉稳淡雅的嗓音说道:“自然是粪坑里来的,不然还会从哪里来的。”

那几个人先是一愣,他们太过大意竟然连有人走近都没有察觉,眼前这俩个男人看起来不是很好解决的那种,但是这说出来的话确实够羞辱人,怎么能咽下这口气。于是,一个看起来是这伙人老大的男人向前一步怒喝道:“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们青龙帮也不是好惹的!”

尹澜扑哧一笑,将另两碗才茶水推到沈泽西和涟天面前,边用不算小的声音嘟囔道:“什么青龙青虫的,能有多厉害呢,我们可跟你们不熟。”尹澜话里的潜在意思是,他们青龙帮在江湖中是个无名小辈,他们还不屑知道呢。

“尹姑娘,这便是你的不对了,既是是事实也不该如此直接的讲出来,最起码得给人家留一些情面啊。”沈泽西皱眉轻叹。

涟天从鼻腔泄出一声轻笑,尹澜忙对那几个早就气的血管暴涨的人笑眯眯道:“哎呀呀,真是对不起,我收回方才的话好了。”

“老子废了你们!”一群人蜂拥而上,尹澜拍拍衣服径自往外走,边走边说道:“比武嘛,最重要的就是认真,这样对方才能真正知道自己的不足,不然可是会伤了人家自尊心的,所以你们可别手下留情啊……啊对了!那茶水钱还没有给呢。”

“我看你倒是玩得挺高兴。”涟天从左边跟上来,平静淡漠的声音让尹澜突然产生即使被太阳暴晒,只要靠近这个人也会很凉爽的感觉。

沈泽西从右边赶上来,摇了摇手中折扇说道:“再走一段距离,就到了镇上,那里应该有客栈,就有地方歇脚了。”

尹澜左看看右看看,忽然咧开嘴一笑:“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了!”

客栈里,两人看着尹澜沉默了……

“这就是你想的好办法?”

“对呀!女扮男装的话就会省去很多麻烦啊。”衣服是沈泽西的三个人也只有他带着换洗的衣物,尹澜的衣服还是从秋容那里混来的呢,至于涟天,他总是一身黑以至于尹澜也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换没换过衣服,不过身上倒也没什么异味,靠的进了倒还能闻到一些似有似无的冷香。

扯了扯明显过大过宽的衣服,尹澜喃喃问道:“也许,该送去裁缝铺修剪一下?”

两人沉默……!

“算了,不如去给你量身定做一件男子的衣服好了。”沈泽西瞥了眼涟天才向尹澜说道:“如你所说,这样也方便很多。”

套上新新的衣服,布料比秋容给的那件真的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舒舒爽爽,尹澜得瑟的照着镜子摆首弄姿了半天自我评价道:“四个字,风流倜傥!”如果能再加上一件个折扇的话,那就更没的说了!

装扮好之后,三个人才一起下楼到大厅内吃东西,客栈里人倒是有不少,且一个个都是江湖人士的装扮,尹澜打一坐下就开始东张西望,竖长了耳朵搜寻着江湖上流传的小道消息。

作为古代消息流通最迅速,最能推动剧情发展的地方,还真让她听到了那么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粉嫩郡主闯天涯》在线阅读

上一篇: 苏晴陈曦小说拽丫头误惹恶魔校草免费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手游下载站 版权所有

 

06306手游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