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一吻情定小萌妻小说 纪南川白依依全文阅读

一吻情定小萌妻小说 纪南川白依依全文阅读

2019-11-08 16:19:06牧歌

《一吻情定小萌妻》是由作者牧歌最新创作的一部总裁豪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纪南川白依依,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场误会,被吃干抹净之后,纪南川不仅要她负责,还用她来档桃花!这怎么能忍!女人你是我的!纪南川轻轻的抬着白依依的下巴。呵,纪南川,我看你是今天想跪键盘了吧!

一吻情定小萌妻小说 纪南川白依依全文阅读

《一吻情定小萌妻》是由作者牧歌最新创作的,一部总裁豪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纪南川白依依。

第8章 赖皮虫

这算怎么回事嘛!白依依在厨房里漫不经心的搅和着锅里的面条,一边噘着嘴在那里自言自语。

她刚刚是出了趟门就捡了个大少回来么?

而且这男人一进门就嚷嚷着饿!明明只是说收留一晚上,却还搭上了一碗面条!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可身体却也诚实,还是在锅里打了两个鸡蛋。

另一边,进门就钻进洗手间里冲凉的纪南川刚洗好澡,正站在镜子前面摆弄着湿漉漉的头发。

忽然,洗手间的门一把被拉开,他非但没有受到惊吓,反而邪魅一笑,说道:怎么这么迫不及待了么?

话音刚落,洗手间内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察觉到有些异样的他回过头去,转身却迎上一张稚嫩未消的少年脸孔,水内嫩的眸子正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下一秒仿徨开口道:你是谁!

男人,她家里竟然有个男人?

纪南川的火也腾了着了起来,全然不顾自己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暴跳如雷道: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女人家!

低气压的强度直接让刚把面盛到碗里的白依依一阵寒颤,她莫名感觉到不妥,连忙走了过来。

谁知,就看到了纪南川,那上半身完美的肌肉线条,足以让她老脸一红。

喂,你犯什么花痴,又不是没看过!这小子是谁?

看过?看过什么?姐,他是谁?白炎宁虽然年纪不大,可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晦涩儿童,一下就瞄准了纪南川的言外之意,拉着白依依的胳膊质问道。

这一看,恰好看到了白依依半张被打的红肿的脸,以及额前有些散落的碎发,这让一向干练的白依依显得有些狼狈。

立刻,他语气软了下来,伸手触了触她的脸问道: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脸肿了?

不等白依依作答,白炎宁的脑海里已经脑补了一出半裸男人强迫他姐的戏码,连忙转过头恶狠狠的看着比自己高大一圈的纪南川,道:

我要报警!

拿开你的脏手!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声,那男孩瘦弱的手碰到他心爱女人的脸时,他整颗心都跟着抖了抖。

够了,够了!

白依依见势头不对,赶紧出声何止住又要吵作一团的二人道:

这是我弟弟,白炎宁。

白依依,白炎宁,看来真的是姐弟,只是长得可真够不像的了。火气虽然消了一半,可纪南川对白炎宁动手动脚的事实还是异常不满,索性靠在了洗漱台上。

这是纪南川,我的,我的朋友!今天来借住一晚。

男朋友!未婚夫!老公!纪南川没好气的解释道,眼睛还死死盯着白炎宁那双依旧搭在她肩膀上的手。

朋友!白依依无奈的白了纪南川一眼,转身郑重的和白炎宁解释道。

那,对不起,不过你上洗手间记得锁门。白炎宁就算没听明白二人的对话,也猜了个三分,这男人八成是追求自己姐姐,姐姐没有答应罢了。

你!

姐,你的脸到底是怎么弄的?小小年纪的白炎宁看着白依依的脸心疼不已,猜也是姐姐为了赚钱,又对那些臭领导人气吞声了。

我啊,刚才不小心摔了一下,还是这位哥哥扶我起来的呢。

白炎宁若有所思的看向纪南川,然后乖巧道:姐姐,我去给你拿冰袋。

好。看着白炎宁离开的背影,白依依脸上满是不着痕迹的疲惫,头也不抬的对纪南川叨:走吧,面好了。

这两居室小的有些局促,纪南川赶紧自己的一双长腿好像才走了几步就来到了不大的餐厅,碎花小桌布上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飘香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孔,勾起了他肚子里的馋虫。

你家怎么有个男人!可,比起吃面更重要的事情,就是质问白依依。

那是我弟弟!

明天我给他买套房子,让他搬出去!

买套房子对他来讲就是白依依买颗鸡蛋那样容易,白依依脸上的黯然更多了几分,贫富差距啊,如果她也有这么多钱,就可以给弟弟更好的医疗条件了。

想必换肾也不成问题了。

你现在不是没钱么!几个字悠悠吐出口,像说给装穷的纪南川听,又像是说给穷困潦倒负担极重的自己听。

话里话外讽刺的意味足以刺痛自己的耳膜。

嗯,面很好吃!

纪南川赶紧将注意力转移到面上,说来也是奇怪,家里厨房里都是米其林五星级别的厨师,可眼前这碗普通的汤面却好像有魔力一般,让他一口接一口的,根本停不下来。

果然是他的女人,连碗面都煮的与众不同。

白炎宁拿来冰袋,递给白依依,一张苍白的脸上显得有些痛苦,肩膀都有些无力的下了垂。

姐,我不太舒服,先回房间了。

一个不足三两重的冰袋,白炎宁竟然需要双手努力用力才能提起,这让白依依有些隐隐的诧异道:小宁,你怎么了?

可能是刚才没睡饱,手脚有些无力话还没说完,他整个人就瘫在了椅子之上,四肢成奇怪的姿态僵直着。

抽搐!?

学医的白依依自然知道这种指征,连忙伸手去扶,道:走,我们回医院。

姐,你答应过我的,今天让我住在家里!白炎宁一听要回医院,连忙跟姐姐撒娇道:你让我回房间睡一会就好了。

可是

白炎宁立刻打断了白依依的话,加深了撒娇的语气:姐姐,大人说话不可以不算数哦!

哎,好!

白依依立刻妥协的点了点头,伸手吃力的将白炎宁扶到卧室里,给他做简单的肌肉放松按摩。

毕竟是专业的手法,最大限度的缓解了白炎宁身上的痛苦,很快他就伴随着姐姐的按摩进入了梦乡之中。

蹑手蹑脚的给白炎宁掖好被角,白依依面色凝重的走了出来,并带了一套白炎宁最为宽松的衣服给纪南川。

纪南川套上之后,一个短小的短袖露着一小节腹肌,长裤更是变成了七分裤,样子有些滑稽。

可白依依却一点笑不起来,今天白炎宁出现了四肢无力,肌肉抽搐的现象,分明就是病情已经加重了。

再不换肾,怕是

她赶紧摇了摇头,打消了这可怕的念头,但转念想起那高额的手术费用,她的脸就愁成了一个包子。

第9章 他怎么了?

你弟弟什么病?那少年的个子明显已是十七八的年纪,却行同骸骨,一张脸更是白的瘆人,明眼人都看得出白炎宁的身体并不健康。

尤其是方才那肌肉绷直的瞬间,痛苦到让陌生人都觉得揪心。

尿毒症,怕是并发症太多了

白依依的样子让纪南川莫名剜心,声音也柔腻了不少,意图安慰道:你工作的医院不就是全国治疗尿毒症最好的地方么?

纪南川手悬在了白依依那埋在膝盖中间头的上方,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落下。

不提还好越提越伤心,她忽然想起上午刚刚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被医院给开除了,开除了!

豁然抬头,已是一脸怨念,她看着眼前的男人,深深的叹了口气道:还不是因为你,我被开除了。

谁让医院开除他了?他这个老板怎么都不知道?

宋媛媛,为了报复我啊!仔细想想虽然这男人是始作俑者,却也不是罪魁祸首,也只能无力的拄着脑袋道:就算是,我也负担不起那么贵的医疗费

那可是出了名的贵族医院,虽说医疗条件是世界顶尖的,可是以自己的工资条件也负担不起那里的治疗条件啊。

等会。你先给我说完你被开除是怎么回事?纪南川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女人刚刚说的被开除的事情。

就今天,你走之后。白依依没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没有一点想要跟他聊下去的兴致。

现在她最担心的就是弟弟的病情,明明在医院他告诉自己已经被控制得差不多了,可是刚刚的一下子,真把自己吓到了。

当年自己选择学医,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弟弟。从白爸爸和白妈妈将自己带回来的时候,小宁就有这个疾病,她也知道爸爸妈妈将自己带回来的原因。

是为了能够在他们老了之后还能有人照顾小宁,于是考大学的时候首先考虑的就是医科大学。

自己的成绩还算比较稳定,进了国内比较有名并且教资比较权威的一所医科大学。

但是自己选的专业跟尿毒症却没有很大的联系,不然她就不用在那个医院里只是做个简单的外科医生。

之前工作的医院是全国治疗尿毒症最好的地方,只是因为医疗条件太好了,能够在那里住得起院看得起病的全都是巨有钱的商业巨贾还有那些身价高的前线巨星。

想到这些,白依依又深深叹了口气。

纪南川只觉得平常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的女人,此刻却像是没了依靠的小白兔一样,那么让人心疼。

他在白依依对面的凳子上坐下,向白依依以命令的语气说道:明天你就回医院重新上班!

纪南川语气很笃定的说出来,白衣却像看神经质一样的看着纪南川。这能是你说让我回去就能回去的吗?你以为你是谁。

被白依依堵住话头的纪南川顿时就无语的停了一会,不是,我问你。你在医院了多长时间了?

从毕业我就在这里上班了,怎么了。正在思考弟弟病情的白依依不管对面的男人说什么,都像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无力的趴在桌子上。

不想跟他说太多没用的,纪南川说让自己回去上班,也得能回去啊。难道自己不想吗?可是得罪了宋媛媛,她还有什么办法继续从院里待下去。

就算是自己能够跟她相安无事,那个女人怕是也忍不了吧。

她从前也见过宋媛媛发脾气的样子,明眼人看着就知道那就是个被宠大的小公主。

那天在医院里面先是被自己撞见跟纪南川搞暧昧,后又看见自己坐在他纪南川的腿上。这个梁子结下了就不容易结开了。

我说让你回去上班我就有办法,你相信我吗?纪南川起身突然向前探过身子,在距离白依依的脸就剩一公分的地方停住。

他的眼直直的看着白依依,仿佛是要将白依依嵌入自己的眼睛里。

被纪南川这样近的距离盯着看,白依依竟然感觉自己脸上发热。好像有一种不一样的情愫在心间缓缓升起,她发现了自己现在的异样感觉,迅速支起身子让自己距离他远一点。

你..你干嘛?纪南川突如其来的温柔让白依依不太适应,但是被纪南川一直盯着看而害羞的白依依脸上多了那么一抹潮红,却让她显得竟然有那么一丝可爱。

看着白依依带有警戒性意味的眼神,纪南川笑了笑,眼眸中闪烁着狐狸般的光茫,伸手过去。

白依依连忙站起身,想要回卧室不再理会他,若是再在这里呆一会儿,他怕是会有更过分的动作。

因为以前的事情,她已经不敢再跟纪南川有更多的接触。

刚才纪南川赖着跟她回家,已经把她吓了一跳,如果再有别的,她怕自己忍不住要把纪南川轰出去。

不曾想,纪南川站起身来,不等她辩驳什么,一股她无法抗拒的力道将她拉回桌旁,把她摁在凳子上。

他想看看,这个女人还想装多久。

在他看来,白依依一次次出现在自己面前,不就是为了接近自己,然后索要好处吗,刚才他伸手去招白依依,她却不为所动,这让他莫名有些恼怒。

纪南川故意做出正经的样子,很认真的坐在白依依的身边。

你在医院呆了那么久,怎么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白依依很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总是自大并且自恋的人,她凭什么要知道他是谁。

在充州那么出名的大人物,让一堆人闻风丧胆的纪南川此刻却正在自己家里,问着自己知不知道他是谁

这场景,太过虚幻太不真实。

白依依回想着这段时间与纪南川的相遇和相处,好像自从遇到了他,自己的生活就开始不平静。

再一想到他之前是如何欺负自己的,语气真的是好不了。

当然知道您是谁!像您这样的大人物,充州恐怕只有那些还在嗷嗷待哺的小婴儿没听说过吧。

纪南川怎么会听不出这个女人口中的嘲讽之意,她总是这样,很容易就激怒自己。

你果真不知道医院是我的?他挑起白依依的下巴,咬牙切齿的问她。

什么?

第10章 惊知身份

白依依惊讶的睁大眼睛,她对纪南川刚刚说出的话深感震惊。

她只知道医院背后的老板很强大,但真的不知道老板就是纪南川。

其实也不能怪她不知道,虽然身边那些小护士都喜欢叽叽喳喳的讨论一些八卦。

可以当她们在她面前谈论的时候,她都会把她们赶走,不要烦自己工作。

护士站里的姑娘们都知道她不喜欢听八卦,渐渐地就不再在她面前聊八卦,一般聊天也只是说一些医院里的趣事。

这下你放心了?我说了,明天你就回医院上班,谁还能怎么着你?一会我就给你们科室的主任打电话。纪南川的霸道让白依依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自己回医院上班能有一些稳定的工资,还能以员工家属的方式得到让小宁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住院费和昂贵的医药费,都有不少减免。

而且她也从小宁的主治医生温如风那里听说了,如果找到肾源之后让小宁做手术,没有百万是不可能做下来的。

身为圣盾医院的医生,白依依知道,这个钱不算多。但若是失去工作,她将很难赚到这笔钱。

她现在的存款不多,父母的遗产不到非常时刻她不能碰。

不管纪南川出于什么目的帮她,她心里都满怀感激。

谢谢,谢谢你。

纪南川邪魅一笑,他找了那么久,终于找到了白依依,现在还成了白依依的恩人,既然有机会,怎么能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如果真的感谢我的话,那就以身相许好啦。纪南川冷不丁地说。

白依依刚刚恢复正常颜色的脸蛋又再度红起来。既是恼怒,又是可笑。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的脸皮怎么可以那么厚,可是自己却好像再也嫌恶不起来。

她推开纪南川逐渐靠近的带着坏笑的脸,和他保持安全距离。

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得寸进尺呢?

堂堂公司大老板大总裁,还这么赖着自己,他不怕脸上无光嘛?不怕他的下属笑话吗?

你躲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从一开始纪南川就发现了白依依对于自己好像有那么一丝惧意,难不成是自己之前在医院太过急躁?

白依依回卧室拿出来一床新的被子和毯子,给纪南川铺到沙发上。

你就在这睡吧,天色不早了,我也去睡了。说完,她转身准备离开。

纪南川一把拉住想要离开的白依依,用坚实有力的胳膊一带就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抱里。

白依依意识到家里还有小宁,如果让他看到这一幕自己该如何解释。她想要挣脱纪南川的怀抱,可是任她怎么使劲都掰不开纪南川的手。

你放手,放手。她不敢大声,怕会吵醒刚刚被安抚着睡过去的小宁。

贪恋着白依依身上的味道,纪南川不舍得放手。我自己睡不着,你得陪着我。

无奈的白依依抬头望了望天花板,自己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一个缠人的男人。

你怎么跟小孩子一样?都多大了还不敢自己睡!

我怕睡醒之后就没有你了。纪南川变得温顺,即使这么些年他已经练就了一席金刚不坏之心,可是自从遇到了白依依,好像就变得有些不同。

他好像就是知道,这个女人会是自己的救赎。

那天在酒店,他以为白依依是他的竞争对手安培宇送来迷惑自己的。

本来他只是想把白依依放在自己的房间里,让安培宇以为自己已经中计,却被这女人吸引,产生了想要拥有她的想法。

这可是这么多年的第一个,纪南川从没有因为女人而失去过理智的,却是因为白依依,打破了自己就算女人再多,都不会进行这最密切的一步的原则。

可是当他发现醒来之后,本应在身边熟睡的女人却早已失去身影时,这让他十分生气和挫败!

下令让下属寻找她的同时,自己也在在不停的四处搜寻,当他找遍了充州的每个角落,都没发现过身上有着一个心形胎记的女人时,差一点要放弃时。

却在经过一场枪击战之后,从自己的医院里发现了她。

那个时候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她相处,大脑伴随着强大的喜悦感和寻找那么久才找到她,然而还是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的气恼情绪。

现在她就在自己的怀里,又怎么可以放过她。

面对纪南川的拥抱,白依依脑袋里的一股倔强卸去小半,语气温和道:我又不会跑,再说了这就是我家,我怎么会消失?你快点睡觉吧,我也要早点休息了。

这个男人就这么出现在了她的生活里,她很烦却也没有能力赶走他。

帮自己重新拿回属于自己的工作,她只能尽量顺着。

抱着她的纪南川缓声道:白依依,让你弟弟来圣盾医院医治吧。

她不由愣了一下,之前因为一系列的事情,她欠了纪南川不少钱,虽然她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让弟弟在圣盾医院治疗,但入院的整个过程会格外繁琐,若是有人针对她,可能还做不成。

现在纪南川开口,就意味着这件事可以直接办成。

她心里很不安。

白焱宁得了这么久的病,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让他能有更好的机会去治疗。

公立医院的医生是也有很多有能力的,但是设备毕竟比不了来自国外进口的圣盾。

自己选择在圣盾上班其中的原因不言而喻,就是希望能够帮到小宁。这里的工资比公立医院的高很多,白依依以为自己会在自己工作的地方一直干下去,谁知道半路杀出了程咬金,纪南川这个人就这么在她的生活中横插一脚。

发现身边的白依依一直在沉默,不接应自己的话,纪南川伸手过去,想揉一揉她紧皱的眉头:女人,你到底在想什么?

你干什么!她下意识地惊坐起来,后退几步,跟纪南川保持距离。

纪南川眉头紧皱,白依依这种反应,让他很不悦。

短暂的沉默,白依依看着一脸寒意的纪南川,知道自己失态了低声道:你早点休息。

说完,白依依逃也似的回到了房间中,躲在被子里,翻来覆去好一会儿才睡着。

▲《一吻情定小萌妻》完整版已有~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手游下载站 版权所有

 

06306手游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