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苏半夏慕流枫小说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免费阅读

苏半夏慕流枫小说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免费阅读

2019-11-08 16:20:16来源:WXB发布:打死贞子

主角苏半夏慕流枫小说《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免费在线阅读。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是打死贞子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苏半夏慕流枫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010意外的发生

 

苏半夏更加的疑惑了,自己家的这个衣柜是空的。

慕流枫打开的时候,苏半夏真要晕过去了。

里面满当当的塞满的男人和女人的衣服。

“这……都是你买的?”苏半夏难以置信的望着慕流枫。

慕流枫重重的点了点头。

“天哪,你……”苏半夏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

“哎呀,你不要这样子,我住在你家里,给你买点衣服是应该的,你要是真的良心发现,不要让我做家务就好了。”慕流枫拉着苏半夏的手。

“可是我……”苏半夏还要推辞。

最后,在慕流枫的一番轰炸下,苏半夏终于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苏半夏开开心心的去上班了。

苏半夏刚走没有多久,美丽的妖精就来了。

“你还真是准时。”慕流枫慵懒的靠在床边。

“是啊。”她来到冰箱里面,为自己拿了瓶酸奶,还是之前的姿势,不同的是她身上的衣服变了,变的有女人味多了。

“好像早了点。”慕流枫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

“是早了点,我特意的来提醒你件事情的。”她的眼里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什么事情?”慕流枫的心里有点不踏实了。

“你家人已经通缉你了,对了,这是你的通缉令。”她很顺手的将一张白色的纸递给了慕流枫。

慕流枫拿起来一看,得意起来。

“哈哈,你看跟我像不像?”他拿着纸张跟自己比对着。

女人拿着纸张看了好久之后,摇摇头。

“一点都不像。”

“这样我就不怕了。”慕流枫已经吃了定心丸。

“那我走了,不要忘了今晚十点……”

“知道了,放心走吧。”慕流枫对他摆摆手。

她这才放心的离去了。

到了夜晚十点钟的时候,慕流枫将自己打扮了一番,还特意戴了个墨镜遮眼。

他来到一家SS市很著名的夜总会内。

他来到房间之中,一个打扮得体的男人就进来了。

“哎呀,想不到您还能来啊。”他的话里面似乎还有另一层意思。

“怎么不能来了。”慕流枫摘下了自己的眼镜。

“对了,林南来玩了吗?”慕流枫问道。

“慕少爷你来的课真是时候,他也是刚到,一个人,在您对面的房间。”他喜出望外的说道。

慕流枫也不迟疑,快速的进了对面的房间。

房间内,灯光有一些晦暗了,一个打扮极其性感的女郎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她们在卿卿我我的聊着些什么,由于声音极小,所以外人根本就听不到他们的悄悄话。

“咳咳!”慕流枫以这样的方式提醒了林南。

林南急忙的推开女人。

掏出小费将女人打发走了。

“你过的还真是自在。”慕流枫的心中泛起一个邪恶的念头,今晚他要把这个男人送给他的妖精姐姐玩!

“你怎么了?笑的这么冷。”林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事,只是想让你帮个忙而已。”慕流枫做到了他的旁边。

“什么忙?”林南疑惑起来。

“明天呢……”他先跟他说了明天苏半夏的事情。

林南皱了皱眉头,有点不愿意去。

“你一定要去哦。”慕流枫很着急的样子。

过了许久,林南终于答应了。

“这才是好哥们!”慕流枫很潇洒的拍拍他的肩膀。

“喂,林南,你的眼光真是越来越下降了。”慕流枫调侃着他,他的目的性极强。

“什么意思?”林南并不生气。

“给你介绍个美女。”慕流枫拍拍他的肩膀,拿着自己的眼镜出去了。

林南毫不犹豫的跟了出去。

林南是开着车子来的。

“去哪里?”他坐在驾驶位置上。

“往前面走。”慕流枫并没有直接说去四季酒店,他敢保证,自己要是说了,林南一定不会去的。

“搞什么。”林南撇撇嘴,他还是很听话的发动了车子,朝着慕流枫指的方向开去。

到了之后,幕流枫的嘴巴张的大大的,他记得自己一个月前来的时候,这个酒店还是一片废墟呢,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了正常呢?

他感到很不可思议!

虽然酒店整体看起来很豪华,但它似乎是沉浸在一种凝重的光景中,周身都被暗黑包绕着,看起来有着说不出的诡异味道。

林南皱了皱眉头。

“你家的酒店怎么装修的这么快?”他歪着脑袋问道,也停了下来。

他记得很清楚,上次路过的时候,也就是十天之前,但那时候还是一片废墟,而现在已经是富丽堂皇。

幕流枫明媚的一笑。

“呵呵,你也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吗,没有什么能办不成的。”他对林南眨眨漂亮的眼睛。

林南微微的湿润了下嘴唇。

“说的也是!”他很快的就带着幕流枫下了车子,将车子停靠在地下的停车场内。

刚刚一下了车子,他才发现,停车场内没有一辆车子停放。

还不时的会有一阵的冷风传来。

林南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喂,你家宾馆的生意也太差了吧,怎么一个客人都没有!”他带着几丝调侃的意味,殊不知,自己已经被人给套住了。

“我们刚刚的装修好,在说了,今天可是我为你一个人准备的,怎么也不能让别人来打扰不是。”他说的很是亲切。

林南开心的一笑,这句话很对他的胃口。

“这句话说的我爱听!”他拍拍幕流枫的肩膀。

他一低头,就看到了停车场内飘零的树叶,有的已经只剩下脉络,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等待慢慢的腐败!

幕流枫看在眼里面,他知道林南的心思细腻。

“呵呵,整理的着急,还没有来得及打扫,不过房间什么的已经装修好了,我们快点进去吧,不要让美女等急了!”他不在给林南喘息的机会,拉着林南就向着酒店的里面奔去。

林南只得被他拉着。

刚刚踏进酒店内部的那一刻,他的心里面就后悔了,虽然里面装饰的真如幕流枫所说的那样,那里面的气愤多多少少的有点不对。

“呵呵,你们来了!”一个动听的女声在诺大的殿堂之中飘荡起来,有着说不说的空灵,脱俗!隐隐的还带着几丝性感和优雅,如她的长相一般吸人,看了之后,根本就令人移不开眼睛。

“是啊!”幕流枫表现的很从容大方,他早就知道她穿这件衣服会是这样的效果了,所以他并没有过多的惊讶!

林南只是微微的迟疑了下之后,很快的就恢复了正常,虽然妖精姐姐很漂亮,但他也看过了许多的美女,

“你们慢慢聊吧,我走了哦!”幕流枫拍拍林南的肩膀,投给他一个春光无限好的眼神之后马厩扬长而去。

林南正正自己的身子,很绅士的望着她。

“跟我来啊!”她略带引诱的一笑,就拖着身子慢慢的向楼上飘移而去。

林南快速的跟了上去。

到了楼上的时候,她已经慵懒的躺倒了床上面去。

她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指了指浴室。

“进去洗个澡吧,一定会很舒服的!”她的脸上始终都带着微笑,她的笑很好的拉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嗯,好的。”林南听话的进了浴室里面。

房间内,灯光像一杯醇酒,在偌大的房间内摇曳着。

空气里面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林南进了浴室里面,并不匆忙的洗了起来。

“唔……”他很陶醉的眯着眼睛,看起来很享受此时的气氛。

沐浴完毕,林南的身下只披了一件宽大的浴袍。

“呵呵,洗好了!”她的脸上带着甚是明媚的微笑。

“嗯……洗好了!”他的回答带着那么一丝的尴尬。

突然之间,房间内的所有灯都在一瞬间都熄灭了,只有一盏小夜灯在亮着。

林南抚了抚自己的皮肤,他觉得有点冷了。

“过来!”她笑的如一朵暗夜里的蔷薇,美艳的不可方物。

林南听话的向她走了过去。

她修长的手指在他的脸上游走着,不知不觉间,林南有点晕乎了。

忽然,她的嘴角泛起一抹诡异的笑,她渐渐伸长的舌头在他的脸上肆意的舔舐着。

“啪!”的一声,房间顶内的一盏灯掉落在地上面。

整个酒店,都被雾气笼罩着,刚刚崭新的景象忽地消逝,变成了一片荒凉!上一次发生在这个酒店的事情,还是多年以前!

林南忽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一幕使他触目惊心。

“啊!”他用力的将她推开,连衣服都不愿穿上,向门外跑去。

“想跑!”她眼眸忽地一紧,门也被重重的关上。

“怎么,就想这么走了吗?不要留下来了?”她的声音冷冰冰的,仿佛穿透了灵魂一般,眼睛也散发着绿色的光。

林南吓的呆呆的,但理智还在,心中不断的有一个声音在念叨着,“离开这里!离开这里……”

011他悄悄的离去了

“你……你不要过来!”他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死死的抓着门。

“过来!”她加重了自己的声音,慵懒的靠在了床边。

林南浑身颤抖的向着她走去,眼睛始终不敢在她的脸上看。

“你很怕我吗?”她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林南依旧浑身的颤抖,没有回答她的话。

她的嘴角泛出一抹明媚的笑。

“谁不怕!”林南别过了自己的头,并没有了刚才的害怕。

“哦?为什么?”

“因为你是妖精!所以……啊……”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蛇精给扔了出去。

“咔嚓!”一声,一个制作精致的小陶瓷给摔碎了。

“啊!”林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他的眼神里面流露着深深的绝望还有憎恨,这是他的初恋情人送给他的礼物,居然被这个妖精给弄碎了。

“你竟然敢弄碎我的陶瓷?”他愤恨的瞪着她。

“不就是一个陶瓷吗,至于这样吗!”她的眼神更加的轻蔑了,因为在她的眼里面,林南根本就不堪一击。

“你摔碎了我的陶瓷,我要杀了你!”说完,他疯了一样的朝着妖精扑了过去。

她的眼里面一惊,显然,对于林南的突然袭击颇感意外。

她很顺利的躲了过去。

林南也被直直的甩了出去。

之后,他就在也没有醒来了,额头被撞了一个不是很大的口子,鲜血在慢慢的外溢着……

酒店还是一如既往的破旧,还有一些蜘蛛网,没有一丝的光亮。被一片黑暗包绕着。

清晨的阳光如牛奶的一般,在林南精致的五官之上跳跃着。

他的眼皮微微的动了动。

“你醒了!”幕流枫一脸的惊喜,眼里面是遮不住的抱歉,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他预料不到的,他很清楚,林南定是惹到了那个妖精,要不是这样的话,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她不是什么坏人!是的话自己也不会活到现在还好好的!

“哼!”林南生气的比别脸,不去理会幕流枫。

幕流枫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你饿了吧,我带了你喜欢喝的苹果粥,吃点吧!”他动作从容优雅的端起了一碗粥,勺了一勺子送到林南的嘴边。

林南望了望粥,肚子一遍遍的叫了起来。

他此时的心里面矛盾极了,他要是吃了就代表原谅了他们,但是他不想这样原谅他的!

“咕噜咕噜……”他的肚子不合作的叫了起来。

林南咽了口口水,他需要幕流枫给他找一个台阶下!

幕流枫看出来了林南的小心思。

他明媚的一笑。

“大少爷,快点吃吧,吃完了我们在说别的事情!”他将勺子送到了他的嘴边。

林南也不客气,一口就吞了下去,脸色明显的是缓和了许多,但眉宇之间的那股暗沉之色仍然没有褪去。

“吃了我的东西就代表你不生我的气了哦!”幕流枫对他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

林南别过头,不否认,也不去承认。

时间一晃眼就是三个月了,林南也好的差不多了。妖精也在没有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之中,仿佛一切都像梦一样迷离。

对于幕流枫来说,这段时间,更像是在做梦一样,以前他想都不敢想的东西竟然真的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之中。

幕流枫在苏半夏的家里面过的有滋有味的,整个人都胖了一圈子。

他的家人也没有在来找他。

又是一个中午,他已经做好了饭菜来等苏半夏回来。

门突然的被踢开了。

“你回来了!”他很高兴的冲到了门口。

他一瞬间就愣住了,脸色也忽地变了。

久久,他才从牙缝里面挤出一个大字!

“妈……”

幕妈妈黑着一张脸,丝毫没有一丝的和善之色,跟前段时间在医院的她大相径庭。

幕流枫的浑身都在颤抖着,他知道自己的美好生活要终结了,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怎么跑出去,不让自己的妈妈找到自己,他打死都不想娶那个虞蓝。

“哼,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她依旧阴沉着一张密不透风的脸,脸上的煞气十足,幕流枫被她这种气质惊秫的呆呆的。

他很不自然的给了自己的妈妈一个明媚的微笑,走上去前去挽住了自己妈妈的衣袖。

“妈,你最好了,我只是在这里玩一段时间而已,其实虞蓝挺好的,这段时间我也想的很清楚了,我什么都听妈妈的,妈妈不会害我的。”他一脸乖巧懂事的孩子样。

幕妈妈的脸上终于泛出了一丝的喜色,但也只是稍纵即逝,她的脸还是冷冰冰的,她不想自己的儿子因为自己的笑而得瑟。

幕流枫将自己母亲一丝一毫的变化尽收眼底。

“你真有这么孝顺就好,整天就你不让妈妈省心,哪里像你的姐姐,妈妈说什么都……”

“好了好了,不要总是拿我跟姐姐比好不好。”幕流枫的脸忽地沉了下来,他可是很不喜欢那个苦瓜脸的,整天脸色都是黑的,他可是记得清楚,小时候自己就是因为多吃了她的一块糖,她就赏了自己一记耳光,他到现在对于那个耳光都耿耿于怀的,还好,她现在在国外没有回来。

幕流枫在心里面得瑟着。

“好好好,妈妈不说,你快点收拾一下跟妈妈回去吧,你也玩闹了这么些天,也该对那个丫头腻味了。”幕妈妈眼神平和无比的望着幕流枫。

幕流枫不高兴的撇了自己的妈妈一眼,

“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就是那种……”

“好了好了,不要在解释了,你是什么样的妈妈还不知道吗,你也闹够了,现在就跟我回去吧!”幕妈妈根本就不给幕流枫多解释的机会,就拉住了幕流枫的手,准备将他拽走。

“我……”幕流枫的口形已经张开了,但是拒绝的话他一句也说不出来,他是真的不想走,但却是不得不走,他心里面纠结起来。

幕妈妈也适时的放开了幕流枫的手,黑着一张脸。

“你说,你是要妈妈还是要那个女人,你要是今天不跟妈妈回去,你明天就等着做没有妈妈的孩子吧!”幕妈妈已经给幕流枫下了最后的通牒!

幕流枫满脸的忧愁和苦恼,自己的妈妈都这么说了,他哪里还敢多逗留,他最怕的就是做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那在自己还不被自己的姐姐给欺负死!很多的时候,他都在怀疑,自己的姐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姐姐。

幕流枫闷着脸,走进自己的小屋子里面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就灰溜溜的跟着幕妈妈回去了。

苏半夏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人去楼空了。

她像往常一样走进了熟悉的家里面。

她一进门就嗅到了气氛的不一样,她也不是很在意。

“快出来接驾!”她像往常一样大步的往厨房里面进。

若是平日里,她这样一吼,幕流枫肯定会前呼后拥的迎出来,但是今天,仍然没有半分的动静。

苏半夏皱了皱眉头,心里面也疑惑了起来,今天这个小子是怎么了,平时她这么一吼,她就出来了,还屁颠屁颠的,今天怎么这么就都没有动静呢?

苏半夏带着疑惑走进了自己的卧室里面。

一张白色的纸条躺在她的枕头上面。

012被伤害了的心

苏半夏拿起来一看,心里面的火气顿时间的就涌了上来。

“苏半夏,我走了,我们做回陌生人!”

“什么叫我们做回陌生人,你说做回陌生人就做回陌生人吗?凭什么都是你说了算!”苏半夏抓起纸条狠狠的甩在地上用脚踩了几下,就冲出了家门。

她一路狂奔到了幕流枫的家里面。

她在病历上看过他家的住址的,所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来到了这座城市的最繁华的小区里面。

她刚刚进去没有走多远,就看到了坐在阳台上面晒着太阳的幕流枫,他眯着眼睛,面前精致的茶几上面放着一小杯咖啡。他一副懒散的样子。

看到这个样子的幕流枫,苏半夏握了握拳头,这个男人还真是个坏蛋,还是坏的掉渣的那种,真是亏了自己这么多天的好生招待,最后他走进走吧,还说在也不认识自己了,并且走了就走了吧,还拿走了自己最心爱的照片!他是想留做纪念吗?门都没有,她今天要跟他一刀两断,她的东西她都要带走。

“哼,该死的男人!”苏半夏一咬牙,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朝着幕流枫家的二楼冲了上去。

此时的幕家,除了在院子里面打理花园的园丁之外,就只有二楼的幕流枫了。

幕妈妈并没有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原因很简单,幕妈妈说了,这次他要是敢跑,就永远也不要回来,并且他怎么跑的,她就会怎么把他捉回来!幕流枫当然知道自己妈妈的手段,自己能够跟苏半夏清闲一段时间,肯定是她老人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结果。

“哎……”幕流枫长叹一声,他真是可怜到家了。

“我才是最可怜的人!”他很乖巧的趴在了桌子上面,一动不动的。

他只顾着伤怀,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身后已经出现了一个危险的女人。

“哼,该死的男人,你还过的挺清闲的吗?”苏半夏的声音冷漠无比。

幕流枫被她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到了。

“保安……保……唔……”他话还没有说完,嘴就被苏半夏给捂住了。

“你要是敢叫,我就让你变成丑八怪!”苏半夏狠狠的我威胁着幕流枫。

幕流枫只得将话咽到了肚子里面。

“你放开我拉!”他狠狠的就将苏半夏甩开了。

他拂拂自己整洁的睡衣。

“不要动粗吗!”他不高兴的撇了苏半夏一眼。

苏半夏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了下来了,刚刚她来的急没有看清楚,现在看清楚了,她还真是大吃一惊啊!这个男人的睡衣居然的粉嫩的红色,上面还印了许多的小草莓,看起来可爱无比!苏半夏根本就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喜欢这个调调的。

幕流枫一下子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部。

“你在看哪里?”他此时可爱的摸样,像极了一个受了气的小XF。

苏半夏冷哼一声。

“你捂着做什么,我才不会看你呢。”她很蛮横的别了过头,这个男人的身材真是棒,他略微松散的扣子里面微露的胸膛霎是诱惑!

“对了,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不是给你留下来纸条了吗?”幕流枫恢复了以往的冷漠,他的眼睛里面还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

苏半夏微微的愣了愣神,对于这样的幕流枫,她有了点不习惯,以往的他,都是阳光明媚,很温柔的!但是今天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是啊,我是看到了,我也不是来找你回去的,我是来要我的东西的,拿来吧!”苏半夏生气的望着幕流枫那张妖孽的脸,她此时除了生气之外,无外乎心里面有点酸涩的感觉。

“什么东西?我没有碰你的东西。”幕流枫有点心虚的转过身体。苏半夏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

“你还要否认吗?说谎话是要烂舌头的。”苏半夏根本就不打算放幕流枫一马,既然他无情,她也只有无义了。

幕流枫冷漠的撇了苏半夏一眼,眼神里面满是复杂的情愫,苏半夏一时间竟然读不懂他的眼神了。

幕流枫轻轻的叹了口气。

“就当是留个纪念也不行吗?”他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看起来楚楚可怜。

苏半夏的心顿时间就软了下来,这样的他迷人无比,她真的不忍心责怪他了。

“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哦,你快点走吧,我们以后就是陌生人了。”他用力的推着苏半夏。

苏半夏的心一阵莫名的刺痛。

“你不用推我,我自己会走,幕流枫,你就那么讨厌我吗?既然你这么的讨厌我,为什么还要装作很喜欢我的样子,还要对我那么好?”苏半夏的眼睛里面泛出了一丝沁凉的泪,伴着内心的痛,她肆意的发泄着,但又像是极力的强忍着些什么。

“那好,你现在就走吧,走了之后我们就再也不认识了,就当我从来都没有出现在你的生活中。”幕流枫再次选择了背对着苏半夏,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自己对这个迷迷糊糊的女人真的产生了兴趣,貌似还很难以解脱!他这一次回来之后想了很多,他的反抗是起不来作用的,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无助,还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妈妈失望,他承认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孩子,他不能在让他的妈妈伤心了!

更甚者,如果自己在跟苏半夏纠缠不清,自己的妈妈肯定不会对她手软的,他不理会她,也是出于一种对她的保护!他此时的心里面凌乱如麻,他乞求着苏半夏快点离去,要是待会自己的妈妈回来了,她可就不会走的这么轻松了!

“其实我对你好,是因为你收留了我,说的难听一点,你就是我的踏脚石,我现在不需要你了,我自然不会在理会你,我们始终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幕流枫还是将决绝的话说了出来,他知道,苏半夏一定会恨自己的。

“好,幕流枫。这是你说的,算我看错你了,你根本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冷血动物!”苏半夏使劲的扯着幕流枫的衣角大吼着。

吼完之后,她就大哭着离去了。

望着苏半夏孱弱的背影,和受伤的眼神。

幕流枫只觉得心里面一阵刺痛,他也能感受的到苏半夏此时的伤心,因为他的心是跟着她的心一起痛着的。

苏半夏刚刚跑到门外,就跟一个打扮华贵的妇人撞到了一起。

“夫人,小……”

“啊!”一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小字还没有说出来,幕妈妈就被苏半夏冒冒失失的撞到了地上,她手里面的包包顺势掉落在地,脚跟也被崴了。

“夫人,夫人!”男人紧张的去扶幕妈妈。

苏半夏也着急起来了。

她根本就顾不得擦干自己的眼泪。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连忙点头致歉。

幕妈妈气呼呼的站起了身来。

“哼,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个扫把星,你来我们家干什么?还哭哭啼啼的,是不是被我儿子给甩了?像你这样的女人甩了你是迟早的事情,哼,以后不要在来我们家,更不要跟我儿子有任何的往来。”说完,幕妈妈就在男人的搀扶下进了屋子里面。

苏半夏恼怒无比,怎么这一家人都这么的不好说话呢。

对着幕妈妈的背影,苏半夏来了勇气。

“你放心,在我苏半夏的眼睛里面,你儿子什么都不是,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我才不屑跟他认识的,他根本就不是个东西,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你们将他当个宝,我看啊,他根本就是……”苏半夏肆意的发泄完自己心里面的怒意,就很豪爽的抹了抹自己的眼泪,大步的走出了幕家的大门。

幕妈妈回到了客厅里面的时候,幕流枫已经从楼上下来了,他的表情显得从容无比,还有一丝对自己妈妈的担忧。

“妈妈,你怎么了?”他快步的奔到了自己妈妈的身边,眼神里面的担忧也逐渐的加重着。

幕妈妈的眼神里面有了一丝的安慰。

“妈妈没事的,都是那个女人,冒冒失失的。”她的手捂着自己的脚踝处,脸上的表情有着一丝的痛苦。

“我帮妈妈擦点药酒吧。”幕流枫的脸色有点阴沉,但是幕妈妈并没有多说什么。她只是轻轻的摇摇手。

“不用了,让小张给我擦点药就好,你回房间休息吧。”幕妈妈还是能够感觉到自己儿子今日不好的心情。

“嗯!”幕流枫回转过身子,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幕妈妈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莫不是真的喜欢上那个丫头了?”幕妈妈的忧心忡忡的望着幕流枫略带忧郁的背影。

《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手游下载站 版权所有

 

06306手游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