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安清落萧景离小说药门医妃免费阅读

安清落萧景离小说药门医妃免费阅读

2019-11-14 14:29:25来源:WXB发布:丁墨墨

主角安清落萧景离小说《药门医妃》免费在线阅读。药门医妃是一本火爆的穿越架空小说,讲述了安清落萧景离之间的动人故事。小说精彩内容:当安清落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嫁给了一个猎户,甚至还给对方生了个孩子……

安清落萧景离小说药门医妃免费阅读

主角安清落萧景离小说《药门医妃》免费在线阅读。药门医妃是丁墨墨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安清落萧景离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章 气焰嚣张

  猝不及防的被人一推,眼看安清落就要倒在地上,却及时的被萧景离扶住了。她侧眸,看向了来人。

  看样子,也不过一个刚及笄的黄毛丫头,长相还算清秀,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粗布衫,面上神情却生生扭曲了她姣好的脸蛋。

  安清落敢肯定,原主决不认识她,那这莫名的敌意又是哪里来的?

  “我是萧景离明媒正娶的妻子,又为何不能和他一起扶这树苗?”安清落微微眯眼,语气淡漠。

  “妻子?原来,你就是安清落那个疯女人?”

  片刻的讶异之后,戚依依的脸上随之而来的是一抹不屑,“就算你是离哥哥的妻子那又怎样,我戚依依可是离哥哥未来的XF,萧大娘亲认的童养媳,你的位置迟早会是我的!”

  童养媳?

  安清落总算明白这敌意是从哪里来的了,敢情就为了一个男人啊。

  她看着眼前尾巴快要翘上天的小丫头,好整以暇的抱手:“你就这么笃定,你的离哥哥会娶你?”

  “怎么不会,离哥哥的娘可是我未来的准婆婆!”戚依依气焰依旧嚣张。

  安清落瞥了一眼站在一旁,坐山观虎斗的萧景离,挑了挑眉毛:“你就不想说点什么?”

  “你想让他说什么?”萧景离还没有张口,就又迎面来了一位妇人,发髻上插了根银簪子。

  她叉腰看着安清落,语气不善的道:“安清落,是你自己和别的野男人不清不楚,还跟人私奔,私奔不成又扰得家宅不宁、夫妻不睦。萧景离他娘给他找个童养媳,怎么就不行了?”

  “就是。”

  有人站在自己这边,戚依依的气焰更甚了,唇角带着得意的笑,她盯着安清落刻薄的道:“就你这样的疯女人,给离哥哥提鞋都不配!”

  “住口,不许你们这么说我娘亲!”

  誉儿红着眼,说着就要冲上去。却被安清落一把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她冲着誉儿摇了摇头,顺带揉了揉他的头,算是安抚。

  她们说的这些话,用来形容以前的安清落,的确一点都不算刻薄。安清落的确很过分,所作所为过分到招人厌恶也很正常。

  也许在她们看来,像安清落这样不守妇道的女人,萧景离没有把她送去浸猪笼,已经是他最大的容忍了。

  但是,小女子能屈能伸,安清落并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她有自己的气度,既然占了原主的身体,原主犯下的错理应由她来澄清。

  于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安清落没有梗着脖子红着脸跟她们反驳,更没有破口大骂,而是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却态度诚恳的弯腰,鞠了一躬。

  “以前是清落年少无知,不懂事。今天,我在这里给大家赔罪了。”

  低头,并不全代表着屈辱,而是学会谦卑的象征。见安清落如此行径,饶是连萧景离都有些惊诧。

  要知道,安清落打小就是养在娇闺里的,又因着自己模样生的好,总是自诩高人一等,走路都是用鼻孔看人的,平日里跟人说话更是没少戳心窝子。

  怎么现在却……?

第十一章 红杏出墙者

  在众人都讶异时,安清落已经抬起头,目光真诚,看着大家。

  “今日,清落道歉,是希望大家能够原谅以前我的所作所为,以前我有什么话,说的不对,还请谅解。”

  她的言语十分诚恳,态度也诚心正意,似是真的对当初所为而悔过。

  她的这般开诚布公的道歉,有人表示能够原谅,有的人却依旧抓着她的辫子,不依不饶。

  戚依依对安清落这番言辞,不屑一顾,冷哼一声:“那你对离哥哥所做的事呢?岂是你三言两语便能推翻的了?你品行不正,身为有夫之妇,还到处勾三搭四,水性杨花,若不是离哥哥心肠好,你早就该浸猪笼了!”

  戚依依的一番话,又将安清落推到了风口浪尖处,不少人都对她指指点点。

  “是啊是啊,我上次还瞧见那王二川拉拉扯扯呢!”

  “对,我还听说,她想要和王二川私奔,被萧家长子一气之下,关进了屋子里。”

  “说起来,我昨日还看在王二川去了她家呢!”

  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议论声也越来越大,那发髻上插根银簪子的妇人,被众人的议论声,说的是心烦意乱,很不满的怒视着安清落。

  戚依依瞧着群众的风向,都朝着她,很是得意的看着安清落,想看她这次还有什么话可说。

  安清落抿着唇,微微皱眉,眼神看向那一直缄默不语的萧景离。

  她知道,原主自恃高傲,不将这里的人放在眼里,说的话也得罪了不少人,她方才所表的歉意,只能够让那些被原主用语言讥讽过的人谅解。

  而原主做的最过分的事,莫过于红杏出墙。

  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贞洁和守妇道,一旦被贯上不守妇道之名,定会受万人所指,遭其唾骂。

  虽说原主是被她姐姐,使坏心撺掇,让她有离合之心,甚至与人私奔,但不得不说,原主真是蠢钝如猪,名声都坏成这样了,还不自知。

  现在,这副局面,怎可能是她认个错就能完事的。

  这些围观者,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你丢尽了我萧家的脸面,还管我离儿娶不娶别人!”

  那插着银簪子的妇人,便是萧景离的母亲,是她名义上的婆婆。

  她虽然年事已高,但精神矍铄,她横眉怒目的看着安清落。

  就是这个女人,败坏了她萧家的名声,一个女人,居然如此不知羞耻。

  “你们不许说我娘!”

  在安清落怀里的誉儿,见自己家娘亲,被众人所骂,起了维护之心,带着浓重的哭腔,对他们大声喊道。

  安清落见誉儿如此维护她,为了她,当着众人之面,怒吼着。

  可她想来,原主也没怎么好好的对待她的儿子啊!

  怎么就生出如此孝顺的儿子呢!

  安清落安抚的拍着誉儿的背,哄着他。

  “娘,此乃是我的家事,还请娘以后,莫要再插手了。”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萧景离,走到安清落的身前,背对着她,向萧母不卑不亢的鞠一躬,面无表情,语气也淡淡的说道。

  但萧母不乐意听到这话,也不乐意见她儿子,去维护着这种女人,对于这种红杏出墙之人,她向来都是嗤之以鼻的。

  “哼,我若再不插手,只怕那红杏都要挂满墙头,你也不必再栽什么桃花树了!”

  萧景离直起腰,头微微向后一撇,眼神看向在他身后的安清落。

  却不料,安清落也正在看着他,两人正好对视。看安清落的样子,倒像是局外之人,大家所议论的浪荡之女,好似压根不是她。

  若安清落知道萧景离心中所想,只会翻个白眼。

  那扬言要与他和离,红杏出墙者,本来就不是她,她只不过是恰好魂入此体,接纳此体先前的原主所犯之错罢了。

  所以,她今日只是替原主道个歉,希望今后用这身体行事不太尴尬,而至于他们原不原谅,就不关她的事了。

  还有萧景离,和萧家名声问题,这些压根就不能急于一时,而是应长久对待,方可见人心,届时,村里人会对她有所改观的。

  “就是,离哥哥,那种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你嘛!”

  戚依依见离哥哥竟然出面维护那女人,心生不满,在她心里,那女人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有一副好皮囊,为所欲为罢了!

  但她相信,她的离哥哥才不是庸俗之人,只看皮囊,不看品性。

  可这时,在安清落怀里的誉儿,挣脱下来,迈着急促的步伐,跑到戚依依的面前,用力一推。

  嘴中念叨着:“不许你这么说娘亲,不许你说娘亲的坏话,你是坏人,你走,你走!”

  还处于气愤,不甘中的戚依依,见突然冲出一个孩子,还妄想推走她,气不打一处来,便狠狠的将他一推,誉儿便跌倒在了地上。

  那地面本就是有许多的石头,誉儿衣裳也没穿多厚,这一跌,让誉儿屁股感受到了火辣辣的疼痛。

  不过两三岁的儿童,在众人指着他娘亲鼻子骂时,就快忍不住哭了,又经这一跌跤,泪如泉涌,嚎啕大哭。

  安清落见此,眉头紧锁,连忙上前,将誉儿抱了起来,眼神冰冷的看向戚依依。

  那眼神,若是可以化为实体,估计那戚依依早已被万箭穿心。

  戚依依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正当安清落抱着誉儿,想要走上前,与戚依依理论时,她身旁有一黑影闪过。

  只见,萧景离用力的拽着戚依依的手腕,戚依依都感觉,自己的手腕快要被撕碎了。

  萧景离蹙着眉头,缓缓开口,对她说道:“我萧家的家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手。”

  那原本悦耳低沉的声音,骤然变冷,像一把把冰剑,一字一句,直戳她的内心。

  他说完以后,便立刻将戚依依甩开,走到了安清落的声旁,与她一起安抚着,哭的喘不上气的誉儿。

  安清落眯着眼,看着那戚依依,片刻,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哼,说我没资格进萧家,那你就有了嘛!”

第十二章 力证清白

  戚依依听出她语气中的嘲讽之意,怒指着她,“你……”

  而在她即将开口,想要破口大骂安清落时,却被萧景离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使她心下一跳,没再继续说下去了。

  安清落绕过萧景离走到戚依依面前。

  她原本还想着,代替原主认个错,道个歉,毕竟那原主所做之事,确实有些过分,可谁知,碰到了的死缠烂打的货。

  她本可以忍受,可这戚依依居然敢推誉儿,一个大人对小孩动手动脚,这便让她忍无可忍。

  “你说,我没有资格,配不上你的离哥哥,难道你就有资格了?就你方才那行为,你若是进了萧家,第一件事,还不是要将誉儿杀害?”

  安清落一步步的逼近她,眼眸迸发出危险的光芒。

  戚依依被她突如其来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压得喘不过气来,她慌张无措时,眼神看向了那安清落怀里,正哭的撕心裂肺的誉儿,闪过了一丝狠厉。

  她站的笔直,稳住自己,不怀好意的说道:“谁知道,他是不是野种!”

  从未想到这戚依依尽然会这般无耻,看着她颇为得意的神色,安清落瞪大了眼睛,“你!”

  戚依依见安清落没话反驳,便更是得意:“这村子里谁不知道,你不知羞耻,红杏出墙,与旁人勾搭在一起,还要与人私奔,谁知道,你怀里护着的,是不是离哥哥的孩子!”

  安清落被她的一番话,气的直冒火。

  誉儿定是萧景离的儿子无疑,萧景离刚将原主娶回家时,原主还未动过和离,私奔之心,又未与旁人接触过,就连与那什么王二川,也从未做过苟且之事。

  戚依依此言,不仅是侮辱了她的名声,更是让誉儿背负难堪的骂名。

  萧景离看着安清落因戚依依的一番话而生气的样子,自己心里不知为何也觉着难受,况且,这次实属那戚依依说得过分了。

  他将安清落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语气极其冰冷对戚依依说道:“誉儿是我萧景离之子,安清落也从未背叛与我!”

  戚依依看见,她那离哥哥见她的眼神中带着满满的厌恶,视线往下,又看见他与安清落牵着手,那场面尤为的刺眼。

  “阿离,你是怎么和依依说话的!”

  在一旁的萧母看着自己儿子为了维护安清落这样的女人,而伤害了戚依依,很是不满。

  他牵着安清落的手依旧没有放,那人看似冷酷的面容,掌心却是如此炙热,渐渐温暖着她冰冷的心。

  原来,若是与人争执时,会有一人替你出头,挡在你面前,这种感觉,竟是如此奇妙。

  “娘,安清落乃是我名门正娶之妻,没有什么童养媳一说。”

  他的余光,都没有戚依依的一处余地,那眼神依旧如常,语气淡淡的对着萧母说。

  萧母不喜她儿所言的这番话,眉头紧皱,视线看向了站在萧景离身后的安清落,怒指着她:“就是因为你,你说,你究竟给我儿下了什么蛊,让他竟如此袒护着你!”

  萧母咬牙切齿,愤愤的看着安清落。

  下蛊?她又没有做什么。

  此时,萧景离突然回过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里,像是在纠结着什么。

  安清落和誉儿同时看着他,两个人的眼神,竟然做到如出一辙的清澈,萧景离在心里叹口气,默默想到,安清落,这次,可真的不要骗我了。

  “娘,清落是造奸人所害,才会被众人误解至此。”

  他说这话的语气,如此注定,让在场的人,不由的大吃一惊,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连他身后的安清落也有些不可思议。

  这算是?他相信了?他这是为自己平冤吗?

  好在自己并非为原主,不识好歹,不然,岂不辜负了他三番两次的信任了吗?

  安清落在心里下定决心,此后,定然不会做对不起萧景离的事。

  虽说现在对他尚未动情,可是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他的妻子,既来之,则安之,她再怎么样,也不可辜负萧景离这份子的信任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遭奸人所害?”

  萧景离的这话,却让萧母听的糊涂了。

  这折腾半天,怎么从指责红杏出墙之女,变为了奸人所害?

  安清落感受到,萧景离牵着自己的手,变得有些用力,纵使他表面在怎么风平浪静,心中还是有些许的不确定吧。

  思量至此,安清落又回握住了他的手,她明显的感受到了,有一煞那,他微微愣住了。

  “并非是她自愿与那王二川不清不楚,而是被那王二川强迫至此!”

  感受到安清落的回握,萧景离觉得或许可以再一次的相信她。

  “胡说,怎么可能,她就是自愿的,不然为何哭着闹着要与你和离,又要与那人私奔?离哥哥,你可千万不要相信这个女人啊!”

  那戚依依激动地大吼大叫着。

  那个女人就是如此的不知廉耻,怎么可能是被逼的呢!

  “那王二川威胁我,若是我不听话,他便要对付景离,我是为了景离,万般无奈之下,才说的和离,至于那私奔,根本就是旁人信口胡说,我可从未做过此事!”

  戏,不应该只有一个人独演,见着萧景离想要在众乡亲面前,为她洗白,她自然也不可能会白白的浪费这次,能够让她不再背负原主骂名的机会啊!

  “哼,这无凭无据的,自然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戚依依是打死都不相信,安清落与呢王二川之间是清白的,更不相信,她是被逼无奈的!

  “就是就是,这就凭她一面之词,怎么相信?”

  “是啊,我可是亲眼见着她与那王二川眉来眼去的,景离啊,你可不要被骗了!”

  万众之口,众人所指,让萧景离都不知道,重新信任她,是对,还是错。

  “就是啊!安清落,你这是用完了我,就想将我踢到一边啊!”

  这时,又从人群外,传来一个稍微熟悉,又令人恶心的声音。

《药门医妃》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20-2021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版权所有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