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柒绾郡御凌景小说王妃驾到腹黑王爷请听命免费阅读

柒绾郡御凌景小说王妃驾到腹黑王爷请听命免费阅读

2019-12-19 10:40:57来源:WXB发布:诗茶花梦

主角柒绾郡御凌景小说《王妃驾到腹黑王爷请听命》免费在线阅读。王妃驾到腹黑王爷请听命是一本火爆的穿越架空小说,讲述了柒绾郡御凌景之间的动人故事。小说精彩内容:柒绾郡因为救下御凌景被御寒风灭门,被御凌轩以左相义女的身份赐婚给御凌轩,柒绾郡却因平安公主的陷害被御凌景赶出府,七年后带着女儿御如意再次回府,被御寒风和上官瑶多次刺杀和下毒,化险为夷之后,紫衣勾结蛮夷人,嫁祸御凌景,万民请愿,御凌景重拾战神称号,击退蛮夷人,保皓月王朝太平盛世。

柒绾郡御凌景小说王妃驾到腹黑王爷请听命免费阅读

主角柒绾郡御凌景小说《王妃驾到腹黑王爷请听命》免费在线阅读。王妃驾到腹黑王爷请听命是诗茶花梦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柒绾郡御凌景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10章 暗涌

“臣弟以为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救灾。”御凌景见场面稍稍稳定下来,不急不躁的开口。当然他很清楚些场面的稳定不过都是些表面现象,那些奸臣们心里的鬼点子可多着呢。

“这多余的话,王爷你就不必多说了。”太子冷冷地说着。

“臣认为即使批下大量物资或许也不能解决灾区的问题。”

太子见御凌景完全没有理他的意思,紧紧的咬住了牙关。“那王叔以为如何。”

“这灾区受灾时间已经不短,缺德不仅仅是物还有人,一大批医生定是不能少的。”御凌景慢悠悠的说着,和他往日在军队里办事雷厉风行的样子很是不符。

“你说的对。继续。”皇上点了点头,赞许的看着御凌景。

“这么久了,灾区才得到朝廷的救助,怕是民心散乱,所以我觉得必须想办法安抚民心。”御凌景一点一点地说着,不紧不慢,极有条理。

“哦?”皇上饶有兴趣地问着。

“派一个身份足够尊贵的人前往灾区,让百姓们感受到自己受到了重视,微臣觉得这便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御凌景抬起一直低着的头直视皇上。他的眼神异常清冽。当今圣上不禁想起自己继位时,他这弟弟尚且年幼,那时他也是用这双眼睛看着他,而那个时候,他的眼里更多的是清澈柔和,而现在却有了长年征战带来的坚硬。

“那你说,谁是最好的人选?”皇上的心情突然就变得好了起来。

“儿臣愿意前往。”思量间,御寒风觉得这是个拉拢民心的好机会,于是率先开口。

“皇上,臣以为灾区民众虽需安抚,可太子身份实在太过尊贵…”朝廷里的老油条多的是,不喜太子的也不是没有,自然有人一下子变看出了太子的心思而且想要阻挠。

“臣也认为,灾区疫情严重,太子养尊处优,若是去了染上瘟疫也实在不妥啊!”又有一个大臣反对着。

太子用余光瞥了两位发言的大臣一眼,好,他记住他们两个了。

“儿臣觉得自己身为东宫,有责任前往。”

“罢了,你还是好好在宫中帮衬着朕吧!众爱卿,可有何人选啊。”皇上不再看向太子。

“臣等无能…”群臣又是一跪。

“臣以为,王爷就是最好的人选。”前面发言的那个大将又开口了。“王爷身份尊贵,足以安抚民心,又久经沙场,自然不会害怕那小小疫情。而这主意本就是王爷的法子…”

“皇弟,你怎么看?可愿意前往。”谁都知道这不过是一句客套话,这命令就这么下了。

“臣自然不敢违抗圣命。多谢圣上信任。”御凌景面无表情,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那就退朝吧…”皇上挥了挥手。

“退朝—”太监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御凌景一人立在殿前的台阶上,望着天边微卷的云彩,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余光瞥见刚才那屡屡发言的武将,便微微向他点了点头。然后正准备起步,回自己的府邸之时,那熟悉的尖细嗓音又远远的响起。

“王爷请慢,皇上请你去御书房一聚。”

御凌景转过身,便跟着太监走了。

“皇弟,我们可是许久没这么坐在一起下过棋了。”

“如今,我与皇兄早不是简单的兄弟关系,更是君臣,再说皇兄日理万机,与臣弟难免少聚。”御凌景看着棋盘,思量着下一步。

“呵呵…皇弟又何必如此客气。”皇上嘴里是这么说,可心里却是异常满意御凌景这样的态度。要知道所有上位者是不会允许任何人窥伺自己的宝座的,无论这上位的人是否是个明君,在他在位期间,再亲密的人都不能表现出半点忤逆。

一个时辰后。

“皇弟你可还真是…”当今圣上有些无奈地看着御凌景。这弟弟哪里都对他表现得毕恭毕敬,可到了这棋盘上了未见他让过自己丝毫。“还是和皇弟你下棋下的尽兴,换了其他人,都让着朕,朕都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哈哈哈…现在虽是败在了皇弟手下,倒也开心。”

“皇兄,这天下是你的,没有什么天下无敌。”御凌景这客套话倒是说的愈来愈溜了。

“好好好,皇弟说的好。”皇上笑的满面红光!忽然话锋一转。“朕可是老了?”

“怎会,臣弟听你那豪爽的笑声便不觉有丝毫老气。”

“可朕…还是放心不下这天下啊!太子,我从小宠到大,本事是有了,可这心性…我百年之后还得让你这皇叔好生提点着。”皇帝可谓是话里有话,明面上是让御凌景帮着御寒风,可更重要的是提醒他,这皇位没他的分,他就专心做个辅佐的吧!

“皇兄这是哪里的话,当做的事,臣自然都会做。”御凌景避重就轻的回答着,他怎么会听不懂皇上的话呢。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这样,表面功夫做足了,废话却没说一句。

“呵呵…那就好。”皇上摸了摸胡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御凌景。难道他这弟弟的心思是要变了?

“这也快到了用午膳的时间,皇弟便留下一起吧!”

“谢谢皇兄。”御凌景并不想留下,可却还是不能拒绝。

皇上从座位上起身。朝站在门帘外的太监说了一句,“把寒风也叫过来噗后花园一起用膳。”

“喳…”小GG连忙走了出去。

“这后花园的景色可是一道下饭的好菜。”皇上和御凌景走在石板路上。

“嗯,皇兄真是幽默,也很有雅兴。”御凌景声音平缓。

一个个侍女将菜肴摆在御花园的十桌上,因为桌子不大,上的菜也不多,却个个看相精致,闻起来也够香。

“父皇…儿臣来晚了,还麻烦父皇久等了。”御寒风走过来,一副没有看到御凌景的样子。

“看见皇叔也不叫一声?”

“哦,儿臣刚才没注意。还请皇叔见谅。”道歉的话语被御寒风说出来却显得有些不屑。皇上也不说什么,笑着点了点头。

还真是装的一副好其乐融融的场面。御凌景在心中冷笑。他对自己爱民如子的皇兄自然是没有什么坏感,只是这为人臣子的身份,和皇兄自然间流露出来的上位者的霸权主义,让他也没法有那种他们真是一家人的感觉。不过,皇家的人,最擅长的不就是装吗?

“皇叔,可还真是聪明,刚才你在朝堂上的表现还真是让人钦佩啊!”太子微微笑着,“皇叔你在军中定也很受欢迎吧!”说完,御寒风瞥了一眼自己父皇,果然父皇的脸色沉了些许。

御凌景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礼貌地笑了笑,不作回应。

“皇叔,你这是默认?皇叔可还真是好本事啊!”太子继续笑着。

“比不上太子你,我在军中再受欢迎,那也只是和些粗人在一起,而太子你就不同了,我看这群臣中的一大半都怕是与你交好,不得不说,太子你的交际手段之高明啊。”御凌景咽下口中饭菜,悠悠地说着。

“呵呵。”太子皮笑肉不笑地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的茶。

皇上的眼神也变得愈发的幽深。

就这样,气氛诡异的用膳时间终于过去了。

“皇兄,臣弟就此告退。”御凌景起身弯腰作揖。

“嗯。”皇上淡淡的应了一句。

“那父皇,儿臣陪你在这花园走走?”御寒风笑着看向皇帝。

“也好,消消食。”皇上也起身。

“父皇,你说那皇叔的话是几个意思。”御寒风站在皇帝身后,小心翼翼的问着。

“能有几个意思。”皇上显然不想多说。

“可是他深得军心…”

“你要是有本事,你也可以!”

御寒风脸色微变,他实在是琢磨不清自己父亲的心思。

“风儿,你看那池里的鱼。”御寒风不知道鱼有什么好看的,却还是遵命地看了过去。池里正好有着一群鱼游过。一只黑鲤鱼带头,身后的红鲤鱼拥挤着,却丝毫影响不到那带头的黑鲤鱼。御寒风愣了愣,这父皇是说希望他做那黑鲤鱼嘛?还是说只有下位者才用的着争抢,难道父皇这是在警告他先别急着抢。想到这里,他不由一惊,看来自己的野心真是表现得太过明显了!

“这鱼好看吧!”当今圣上脸上突然出现了一种近乎慈祥的笑容。

“好看。”御寒风楞楞的应了一句。

“好了,你先走吧,我自己转转。”

“父皇,那儿臣先行下退了。”御寒风现在窝了一肚子火。

“走吧。”皇帝走到亭子急望着御花园里百花斗艳,这就是皇家的悲哀,没有真情,只有权谋吗?人也是,连花也是了吗?

御寒风一把踹开门,脸色阴沉的不像话,吓了屋里的仆人一跳,这主子又怎么了。这御凌景明显和他过不去,惹得父皇对他也没了好脸色,这次,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没有人能抢走属于他的东西,逆他者亡。

第11章 前往灾区

清晨的阳光洒在官道上,没有带来一丝温暖,反而倍增冷清。

“皇弟,朕已经将人马备好,太医院几位有资历的太医我也派了去。至于物资,你且先去,过几日我便会派人送达。”皇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御凌景。

“臣遵旨。”御凌景朝皇上拱了拱手。

转身间,青丝飞扬,御凌景纵身上马,修长的身形,俊美的脸庞,与远处江山融成一副水墨画,要是有姑娘在这大概又会在心里默默地犯上一阵花痴,当然,这指的是含蓄的姑娘们。大胆奔放的,怕就是要喊出来了。可惜这里没有姑娘,有的只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皇上,以及一群唯命是从的手下,还有躲在某角落里的某个城府极深的小人。

“皇叔一路顺风啊!”御寒风站在远处城楼上,嘴角是讥讽阴险的笑容,一双邪魅的眼睛更是凶狠毕露。在这个时刻在他眼里御凌景就像蝼蚁一般的渺小。可是,他不知道这只是错觉罢了。有些人如海深不可测。

“王爷,前面有个茶铺,我们在那休息一下吧!”有人擦了擦额上的汗,建议着。

“好。”御凌景看了一眼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太医们,有看了一下那个简陋到茶铺,点了点头。

就简简单单的写着茶铺二字的粗糙幡布在空中微微扬着。

御凌景端坐在矮小的桌子前面,周身简陋的木桌器具,没有让他显得落寞反而更显他的超凡脱俗。小茶铺的小二其实也就是老板,看见这么一群人,虽然衣着并不华丽,可是他们的周身气度很容易就线路了他们的身份,非富即贵。本来这茶铺老板很久都没遇到过这么多客人了,现在察觉他们是贵人现在更是就差冲上去抱大腿了。

众人大口大口的喝着茶水,说实话这茶水实在是苦涩的厉害,可他们也渴的厉害,也就没有那么挑剔了。只有御凌景一人仍旧一楼一口的慢慢抿着。好像在享受一般。

他常年征战在外。吃了不少的苦,很多时候涟水都没得喝,乃至有时候战况危急,他为了活命连肮脏的泥水都喝过,这苦茶对于他来说与那些在皇宫里珍贵的茶叶并无什么区别,都是喝的而已。

“各位客官,小店简陋,这茶水也是本店最好的了,望各位不要介意啊。”茶铺老板谄媚的笑着。可无一人回答他,茶铺老板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着。“各位从哪来啊?”

茶铺里一阵寂静。

“京城。”一个车夫不想让茶铺老板这么尴尬,好心回答了一句,茶铺老板见有人搭理了他,立马扬起笑脸看向那个声源处。可当他一看到对方毫无气质只是个普通人模样的,也就立马垮了下脸。车夫见这老板变脸变得如此之快,不仅在心里暗暗唾弃了一句狗眼看人低。

茶铺老板转过身去用他那小小的眼睛打量了一下众人,看到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喝茶的御凌景,眼光一闪看来这个就是贵人了。他正想凑过去套近乎。

“这位贵人~”

“老板给我们上两壶茶。”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人走了进来,把大刀 重重往桌上一拍,眼里是目中无人的傲慢。看到这么一个恶人,老板也在顾不上去巴结御凌景。他转过去皮笑肉不笑的冲那络腮胡子的大汉笑了笑。“客官,你一个人喝两壶茶,没问题吗?”

“我说两壶就两壶,你特么废话这么多干嘛?”胡子大汉明显脾气非常暴躁。

“我这是不想浪费你的银子啊。”老板立马换了语气,有些唯唯诺诺的样子。

“是吗,那您放心,我这肚子大着呢,装的下。”络腮胡子听了,忽然大笑起来。那茶铺老板,听了转过身去,这怪人年年有,他这里怎么特别多啊。

御凌景这边有人听了那络腮胡子的话竟然笑出了声,他紧张兮兮的看了一眼那一直沉默着的御凌景,没真么反应。殊不知有人见了他这一副小XF样,也忍不住喷出了口里的茶,然后一群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这一路上,因为有个不喜欢热闹的主子在,他们这一群人走的也确实够压抑的,笑完之后大家才反应过来,齐刷刷的看向御凌景,见对方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高冷模样,也就觉得御凌景这人虽然高冷,但对手下们还不算苛待,至少不强求他人去配合自己的喜好。

“嘿嘿嘿。”一阵奇怪的笑声响起,众人又是一愣。那笑声的主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看你们晓得挺开心的也就跟着笑笑。哈哈。”

众人觉得嘴角一阵抽搐,这没想到人还挺有趣的。

“各位兄弟,你们是商队还是做什么的,这是去哪啊?”络腮胡子忽然变得正经起来。

“你这学那店家作甚。”有人高声回着。

“我哪里学那店家了。”络腮胡子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废话这么多干嘛。”那人继续说着。那在柜台忙活着的店家闻声有些无语,这人怎么扣老是喜欢那别人打趣呢。

“这不是见你们又去就多问那么两句吗,我一直都想多认识几个京城人呢。”

御凌景忽然抬头看了一眼那络腮胡子,眼睛沉了沉。刚才那店家问他们从哪里来的时候,这络腮胡子可不再旁边。到这里的岔路口可是很多,这络腮胡子竟然如此笃定他们是从京城来的,看来这人看上去倒是有点粗野可实际上却不简单啊,不过也没聪明到哪里去。想到这,御凌景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抹冷笑。

“走吧。”御凌景站起身,不咸不淡的说着。随行众人也立刻占了起来,没人再回答那络腮胡子的话。

“店家结账。”车夫大喊了一声。店家连忙跑了过来,看着车夫那制作精良的钱袋瞬间两眼放光,黑黑的笑了起来。

络腮胡子坐在原地一声不吭的盯着杯子,然而实际上他却时时刻刻的注意着御凌景他们的动作,只不过这人用的是耳朵,察觉到御凌景一行人已经走的足够远了后,他抬起头眼里凶光毕露。他拿起桌子上的刀就往外走去。

“诶,你这人怎么还没结账就想走啊。”店家见了,急忙大声喊了一句。那络腮胡子一副没有听到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去。

“狗屁。”这一带人烟稀少,七七八八的人来来往往的都有。这店家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和霸王茶的,每次他都会想现在这样暗暗的骂一句,毕竟随身带刀的人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那络腮胡子耳朵动了动,扬脚往后一踢,一颗石子准确无误的打在了茶铺里的一张桌子上,咔嚓,那桌子一瞬间便散了架。

“今日切放你一马。”络腮胡子大声说着。店家一惊,觉得自己简直是太倒霉了,连忙跑到门后将门关上。这人虽然一开始看上去粗鲁,可是刚才说话的时候也是一种憨厚的样子啊。怎么那一群人走了,就变得凶神恶煞起来了。还真是个奇怪的人。

御凌景驾着马在队伍之前飞快的奔驰着,而那一众老太医,自然是坐在马车里,打着瞌睡。

“再快一点。”御凌景的语气里是不可违抗的命令。不得不说,他现在着实是着急,这百姓仍然在受难,他却还不能确定自己几时才能够到达。刚才那个络腮胡子的出现告诉他,这一路恐怕是不会太过太平。

络腮胡子拿着刀在树林里穿梭着,转眼间就来到了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一群穿着普通百姓服装的人毕恭毕敬的跪在他面前。一副训练有序的样子。络腮胡子阳寿在下颚处摸了摸,竟然撕下了一块人皮面具,露出了他脸上那道长长的疤,看来他可还真是个身经百战的人啊。

太阳挂在西边,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而那阳光洒在小道上,倒还是给这紧张的氛围增上一丝丝温暖。御凌景他们马不停的前进着。天色愈来愈沉,路旁林子里的鸟叫声已经少了,倒是有不少的虫子开始活跃起来,这大自然似乎是不允许这世界有片刻的安宁。而此时此刻太阳已经有一半落到了山下。留出一半,映着那天边的云彩。继续照亮着世界。

走至一处,御凌景一行人忽然在一个岔路口停了下来,这路道他们并不是太过熟悉,一时间竟然不知从哪走起。正好有一个樵夫打扮的人走了过来,御凌景的一个手下急忙问了一句。

“往右边走,不远处就会有一个村庄,各位可以在那歇上一晚。”那樵夫热情的回答着。那这天都要黑了,你这樵夫怎么往这相反的方向走呢,刚才路过那边时那边可没有什么村子。御凌景这样想着,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他坐在马上,看了拿樵夫一眼,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谢谢。”便驾马往那边跑去。那就将计就计吧。早点解决掉一个麻烦那就少一个麻烦。

第12章 重逢

“王爷这路是不是走错了啊!”一个手下疑惑的问着。他们顺着这路可是走了很久了。可怎么就还没有看到那个樵夫说的村庄呢。

“是走错了,你们都准备准备吧。”这御凌景身边的人也不都是吃白饭的。连忙懂了自家主子的意思,一个个的将手放在武器上,戒备起来。

御凌景骑在马上往后方的坐着太医的马车深深的看了一眼,立即有人明白了他的意思,竟然是去救灾,那这医生可是不能受到任何的伤害。

一阵风吹过,树林里发出沙沙的响声,御凌景环顾四周,忽然纵身一跃跳下了马,腾在空中之时,他便拔出了剑,众人见状也纷纷拔出了武器,一阵摩擦声响起,给这夜间的树林增添了几分肃杀的气息。

躲在树林里的黑衣人们此时也不再掩饰,二十来号人一下子就将御凌景一行人包围。御凌景扫视了一番,不禁冷嗤了一声,看来他那侄子还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啊。御凌景长剑迅速一挥,前方那黑衣人还未做出反应便倒在了地上。

“动手。”一个貌似是黑衣人的头头的人大喝一声。

一时间,剑光闪烁。清冷的月光照在剑上,带起一阵阵寒意。

铁器与铁器相撞的声音在夜空中回响,整个世界仿佛都只剩下了这个声音以及那一声声利器插入血肉的声音。坐在马车里的太医们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仿佛谁出了气,就会被那黑衣人发现而被杀一样。

可是又过了半响,外面竟然已经没有了半点声音。太医们新下一惊,有一个胆大的掀开车帘,只看见御凌景站在车前身后是一脸敬佩的看着他的手下们,而地下倒了一片。

原来,刚才那群黑衣人围攻上来后,御凌景的手下们很快发现他们的目标只是御凌景一人。而御凌景随即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们闪到一边去,明显是他一个人来的意思,虽说不解,但是这御凌景的话谁又敢不听呢。于是乎,众人便看着御凌景犹如一个修罗一般,招招落实。每一剑都是一条命。对方也明显是训练有素德的杀手,可到了御凌景这里却成了鸡肋一般。这手下中也有跟着御凌景在外征战过得人,可是却也是第一次看到御凌景这样大显身手,不得不说,他们的主子确实有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

御凌景看着黝黑的树林里,一阵冷风吹过,这树林里又是一阵哗哗哗的声响。就留一个活口让他回去报信吧,呀不然这游戏也是太无趣了些。

御凌景走到他的马前 ,摸了摸马的鬃毛,似乎是在安抚它,不过这马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跑了,毕竟收到了惊吓,没跑已经很不错了。御凌景拉着马一步步的走着,他喜欢玄色的衣服,因为占了多少血,别人也都看不出来。

一群人面面相觑了一阵后也都跟了上去,好在太医们乘坐的马车因为在后面,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还能正常的行走要不然这还真的会是个大麻烦。

“朝廷已经派人来了,可还是个大人物,你们想不想知道是谁?”官肆影已在柱子上,一双桃花眼笑的宛如天上星辰班耀眼。

“没兴趣。”柒绾郡淡淡的说着,这几日相处下来,他发现官肆影气势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差劲,所以现在才会愿意搭理他。

“等他明日来了,你就有兴趣了,比我还好看的人物。”官肆影大笑一声,御凌景,好久不见。

柒绾郡听了不禁陷入了沉思,比官肆影还要好看的大人物,除了御凌景,还能有谁呢。

“终于到了。”经过几日的策马奔腾御凌景他们终于到达了灾区。说来也奇怪除了那一日的袭击以后,他们就在未遇到任何的险情,连走的路也都是官道,好走的多了。

御凌景看着这一片死气沉沉的房屋,不禁皱了皱眉头。怎么会这样,这比他想象中的似乎是要更加的严重啊。

“恭迎王爷,王爷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还请王爷没药怪罪与下官啊。”地方县令一脸谄媚的站在御凌景面前,心里巴结的心思都败在了脸上。御凌景看了他一眼,眉头州的更紧了,这地方百姓深陷于水火之间,踏着父母官道是一副吃够了油水的肥肠肥脑的样子。

“王爷,我在家里备了宴席,还请王爷前往一坐。”那县令继续说着。要是官肆影听了怕又得说一句,你这狗官,怎么谁来了,你也请客啊,那么多钱,你咋不用再这受苦受难的百姓上呢。然而此时此刻的官肆影正躺在床上睡着囫囵大觉,他自然早就知道御凌景今日变回抵达,可是他也知道这官家的套路比他们这种不一样的官家的要多得多。

“带路。”御凌景终于开了口。他很厌恶这样子的应酬,只是又少不了。再说了,这一路奔波,他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可那些太一门可都是一把老骨头了,早就受不了了,根本没办法以这样子的状态去照顾病人,而他也需要从这县令那了解些情况。

“这里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御凌景看着满桌的菜肴却没有一点的食欲。

“禀告王爷,这灾情缘起于两个月前`````”县令不紧不慢的笑眯眯的说着。

两个月!竟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而现在才被朝廷知道真实情况吗?御凌景猛地一拍桌子。县令见状连忙解释道:“那个时候只是几个人的了相同的病,大家都以为是普通的病症也没有多少人在意。可是没想到疫情一下子扩展开来.,下官也是无能无力啊。”县令唯唯诺诺的说着,老鼠眼睛般的眼珠子溜溜的转着圈。

“无能为力?你当真想过办法吗?”御凌景眼中寒光一闪。

“下官冤枉啊,我早就讲灾情禀报上去,可朝廷迟迟没有反应,我当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啊,这段时间,下官也是过得惶恐。”县令被御凌景那眼神看的浑身一抖。

“你们倒是一个比一个会推卸责任,你过得差了?我怎么觉着你比谁都过得好呢,”御凌景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县令大惊,这可还真是吃鸡不成蚀把米。

“下官知错了。可前阵子来了两个姑娘,倒是帮了不少忙。”县令弱弱的说着。

“姑娘?”

“似的,那两个姑娘长得可俊俏了,有一个还医术了得。而且后来官家的少爷也来了,资助了不少,这疫情也终于得到了控制。”县令说着,还瞥了一眼御凌景,见他脸色似乎是好了些,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官肆影还在这?”御凌景反问道。

“在,他和那两姑娘关系挺好的呢。”县令说着,嘴角付出了一丝丝猥琐的笑。

“哦,那他们在哪。”

“我说你这姑娘能不能别老对我板着脸,我哪里惹你了啊。”官肆影大声喊着,可语气里却是满满的戏谑。

“你早就惹了我。”柒绾郡头也不抬。阮倾嫣则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御凌景站在门口,脸色阴沉。这就是县令口里的关系还不错?还有这柒绾郡怎么会在这里。还有那个医术不错的姑娘又到底是谁呢。

“啊哟,我们的战神来了啊。”官肆影扭得跟个青楼里的老鸨子一样朝着御凌景走了过去。御凌景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他和官肆影相识多年,早就习惯了他这副左派。官肆影见状觉得无趣,也就站直了身子,然后转头往里面捏着嗓子哄了一句,“姑娘们,有客人来了。”阮倾嫣扇着扇子的手一顿,还真是像放毒,毒哑那个家伙啊。

御凌景避开官肆影走进屋内,怎么就这么一瞬间柒绾郡就不见了呢。

“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姑娘呢,大人物来了他也不来见见,接客?”官肆影一惊深陷老鸨的角色而不能自拔了。阮倾嫣把手一甩那扇子便笔直的往官肆影飞了过去,还带着阵阵破空声。官肆影身形一闪,便躲了过去。阮倾嫣拍了拍手站直了身子。

“他去照顾后面的病人了”阮倾嫣嘴里像是在回答官肆影的问题,可眼睛却定定的看着御凌景。这就是自己的好友要嫁的人嘛,周身气度不凡,内力深不可测,除了那狗屁身份还是配得上自己姐妹的。要是有人听到了他这段内心独白,不知要吐出多少血了。皇上的幼弟,一代战神,居然是个狗屁身份,这姑娘是怎么想的啊。

“我去找他。”官肆影说着,不紧不慢的往后面走去。御凌景也跟着走了过去。

“你跟着*什么。”官肆影觉得奇怪了,这御凌景不应该去做正事吗。跟着他干嘛。

“看看你家的姑娘。”御凌景一本正经的说着。官肆影身形一顿,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御凌景居然开玩笑了,官肆影此时还真特么想要昭告天下。御凌景,也是有幽默细胞的。

“我家的姑娘就在那。”

御凌景随着官肆影指着的地方望去,他好像又瘦了不少。

《王妃驾到腹黑王爷请听命》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20-2021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版权所有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