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姜烟霍景深小说顶级婚宠重生娇妻很撩人免费阅读

姜烟霍景深小说顶级婚宠重生娇妻很撩人免费阅读

2020-03-06 12:45:37来源:WXB发布:姜墨

主角姜烟霍景深小说《顶级婚宠重生娇妻很撩人》免费在线阅读。顶级婚宠重生娇妻很撩人是姜墨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姜烟霍景深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10章:原来你是为我挡枪

她扫了一遍台词,闭上眼睛沉淀心情。

片刻后,她睁眼,眸底顷刻间漫上震惊悲怒的情绪,颤声道:“尊上!你竟要为她剜我心头血?”

不等对方回答, 她猛地一挥袖,仿佛对面站着一个人,狠狠挥开他伸来的手。

随即她全身一僵,不可置信地道:“尊上当真如此无情?我与尊上相识数万年,竟比不上一个凡间女子?”

她此时已被仙术困住了身躯,但她素来清傲,拼着自损的危险,破了困仙诀。

她踉跄的倒退一步,清澈眸中泛起一丝狠意,挥袖一震!

试镜室里自然没有其他人和她对戏,但她好像看到了那凡间女子不知怎么就往诛仙崖的方向飘坠了下去,而男主竟也立刻就跟着跳了下去。

她挥袖的手僵在半空,迟迟没有收回来,目光含泪,赤红血丝泛上来,死死盯着虚空的那一处……

“啪啪!啪啪!”

鼓掌声骤然响起。

“好好好!惟妙惟肖!我就说小姜适合这个角色吧!”大胡子导演很激动,转头对编剧和制片人得意地道,“你们看,我之前提起过的这位小姜同学,是不是非常有天赋?”

“确实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了……”编剧都看呆了,她作为《仙情》的原著作者兼编剧,比任何人都清楚书中女主的情绪。

这个女孩子简直绝了,不说其他方面,就说情绪的把握,分毫不差!

那种震惊愕然,那种爱未出口,却染恨的心境,一般试镜者根本揣摩不到。

“以我拍剧这么多年的经验,就小姜这资质,以后不红都难!”宁导充满兴奋,赞不绝口,“咱们的这部剧有她来演女一号,稳了!”

“是很好,我很喜欢……”编剧满眼欣赏,转头看一言不发的制片人。

制片人压低声,说道:“你们别忘了,先前那个顾心妍……其实,女二号的角色还有没定下来,不如让姜……姜烟是吧?让她试试?”

他们这部戏是霍氏皇娱投资的,泽少亲自带来的人,早就内定下女一号了。

眼前这个女孩子表现得再好,最多也只能演女二女三。

宁导不禁沉默下来。

他差点就忘了这茬。

要比演技,那个顾心妍虽不算太糟,但和姜烟比起来相差太远了。

可是架不住人家有背景有靠山,他们这一行,出钱的才是老大。

姜烟静静地听他们说完,礼貌地微笑道:“谢谢你们给我这次试镜的机会,我会把联系方式留给工作人员,如果有消息烦请通知我。我先出去了。”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该做的,她已经做了。

至于最后的结果……如果真不行,她就只能再去缠霍七少了。

放弃,那是不可能的。

姜烟刚离开,试镜室后面的小房间里走出一个人,西装笔挺,高大英挺。

“霍总!”

宁导和制片人等三人急忙站了起来,“您什么时候来的?”

霍景深神色淡漠,没有开口。

他随身的一名特助上前,说道:“这是霍氏皇娱投资的第一部剧,总裁路过来看看。”

“霍总,您请坐!”制片人毕恭毕敬地道。

霍景深淡淡扫他一眼,英俊冷酷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启口道:“试镜的演员如何?”

制片人殷勤地笑道:“一切都很顺利,咱们皇娱旗下有几个资质不错的新人。还有那位顾心妍顾小姐,她也很好,当得起女一号的角色。”

霍景深不冷不热地吐出一个字:“哦?”

制片人摸不准他什么意思,战战兢兢地夸道:“以一个没有受过专业培训的新人来说,顾小姐的表现很不错了,到时候进组打磨打磨,一定能成大器。”

霍景深慢条斯理地问道:“那么,刚才出去的那位呢?”

制片人忙道:“那位怎么能和顾小姐比?表现得很普通,演个女三女四还行。”

霍景深没接话,一双锐利冷冽的黑眸盯着他。

制片人感觉周身发冷,有点惶恐:“霍、霍总,您是不是有别的指示?”

霍景深眯了眯眸,低沉的语气裹着冷意:“你是不是瞎?”

制片人呆住:“啊?!”

倒是旁边的宁导聪明,赶紧说道:“可不是吗,姜烟的表现那么出彩,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

霍景深淡淡嗯了一声,带着特助从进来的小房间离去。

留下的制片人还一脸茫然:“霍总是什么意思?他什么都没说啊。”

宁导哈哈笑道:“你傻啊,霍总都说得这么明白了。这下好了,小姜同学总算不会被埋没了!”

……

姜烟离开试镜地,在路边等出租车。

一辆眼熟的黑色迈巴赫在她旁边停下,降下的车窗内露出一张男人英俊至极的脸。

“上车。”男人语气平淡,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气场。

姜烟顿了顿,迟疑了一会儿。

她扭头往后望了望。

奇怪,她怎么突然有一种被人暗中窥视的感觉?

她的直觉一向敏锐,只是不知道有人窥视她,还是针对车里的霍景深?

她慢吞吞上了车,有些心不在焉地唤了声:“七少,好巧哦。”

霍景深眯眸看她一眼,并没有说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却提了另一件事:“上次蓝爵会所的‘意外’,已经查到了些线索。”

姜烟一怔:“狙击枪的那次……?”

“当时房间内漆黑,虽然有监控,却看不清楚。”霍景深目光落在她单纯无辜的小脸上,不紧不慢地说,“经过科技手段,监控视频已经能看清楚。”

姜烟眨了眨眼,所以呢?

“你的身手很敏捷。”霍景深似是赞许地说。

“我在学校有参加跆拳道社团。”姜烟并不慌张,反正谁也猜不到她未卜先知,“反应还算快吧?”

霍景深薄唇一勾,忽然道:“原来,你当时是为替我挡枪。”

“啊?”

姜烟这会儿真吃惊了,微微张开唇:“你看出来了?”

第11章:你帮帮人家小姑娘

“你不怕死吗?”他眸光盯着她,“如果那一枪打偏,射中重要部位,你可能已经死了。”

“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想那么多。”姜烟一脸正气,心里却想,怎么可能,她当时衡量得很准,扑过去的角度不会有生命危险。

霍景深意味不明的“嗯”了声,脑中掠过刚才在试镜室看到的那一幕。

少女扎着蓬松的丸子头,依旧是那么一张乖巧精致的小脸,但当她进入剧情,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仿佛在一瞬之间变成了另一个人,眉目间灵气漫溢,演得丝丝入扣。

就好像,天生为了镜头而生。

既然如此……

看在那一枪的份上,他就成全她。

“七少?”

见他久久不出声,姜烟疑惑地看去。

没等他开口,她又转头看向车窗外,眉心皱了皱。

今天怎么回事?

她怎么总感觉眼皮直跳,似乎有什么事情被她遗漏了……

突然之间,窗外银光一闪!

糟糕!

她真的忘记了很重要的一个变故!

来不及多想,电光石火间,她身体比脑子更快,一个趴伏,就扑在了霍景深的身上!

车窗外一抹寒光射入。

是飞镖?

姜烟感到后背骤然一痛,便见霍景深反应迅速的升起了车窗,对前面驾驶座的司机厉喝道:“加速,甩掉那辆车!”

性能极佳的迈巴赫刹时疾驰起来,与它并行的那辆车还在后面紧追不舍。

车速太快,姜烟被晃得东倒西歪,霍景深将她一把摁在怀里,沉声道:“别动。”

他伸手在她背后,轻轻一拔,拔出一支染着血的针头。

姜烟感觉到微微刺痛,整个身子发麻,颤着声道:“我……会不会死?”

“不会。”男人的声音笃定而沉稳,扬声对司机道,“去附近的澜庭公寓,通知沈衣过来!”

他显然已知某些线索,知道幕后是什么人针对他而来。

姜烟趴在他怀里,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这毒素果然厉害,竟然这么快就发作了……

她其实知道针头上的毒是什么。

今日这一桩变故,原本应该发生在枪杀那一天,中毒的人应该是霍景深。

但枪杀的事被她搅和了,霍景深没有受伤,自然也就没有他半途被人再补一针而中毒的事情。

“姜烟?”霍景深一边冷静安排着应对事宜,一边低眸看她。

怀中女孩儿面色泛白,额上渗出一层冷汗,贝齿咬着下嘴唇,痛苦地咬出一滴血来。

“难受吗?”他嗓音低沉,把自己的手臂凑到她唇边,“别咬自己。”

姜烟正难受,一点不客气,张嘴就咬住了他结实的小臂。

霍景深俊脸沉冷,并没有露出痛色,只催着司机加速:“速度再快点。”

……

车子抵达一处豪华公寓。

姜烟被霍景深抱出来的时候,瞥见他手臂上被她咬出一圈血痕的齿印。

她被他轻放在客厅沙发,这时沈衣带着检验仪器也到了。

沈衣替她做完检查之后,和霍景深去了露台说话,有意避开她。

但姜烟的耳力非常好——

“验出来了吗?是什么东西?”霍景深压低音量,问道。

“是‘荼蘼’。”沈衣的语气有些沉重,“这毒很厉害,会侵蚀人的神经和肌肉,最后不是精神发狂而死,就是肌肉萎缩而死。”

“是冲着我来的。”霍景深冷笑一声,戾气暗涌,“看来是我这两年手段太温和,有些人忘记了死字怎么写。”

沈衣没敢多嘴。

霍景深冷冷眯眸,没有再说这个话题,只问道:“这毒,有没有办法解?”

沈衣回道:“也许有,但我需要时间。”

“在你没研制出解药之前,能用什么暂时压制?”

“我最近新研发了一种镇定剂,可以暂时给她用,但是……”沈衣回头瞧了一眼客厅沙发上的女孩,“深哥,‘荼蘼’这毒有个副作用。”

“直说。”

“每次发作,她会很想要。”

霍景深顿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蹙眉道:“镇定剂压不住?”

“镇定剂只能压制她想发狂的痛苦,不能解决生理层面的那种……嗯,你懂的。”沈衣给了个不可描述的眼神。

霍景深沉默。

沈衣压了压嗓音,低声道:“要不,你帮帮人家小姑娘?”

那天晚上,深哥把喝醉的小姑娘从会所带走,说不定已经开过荤了。

再睡一次也没什么。

霍景深冷扫他一眼:“她叫姜烟,是我侄子承泽的未婚妻。”

沈衣目瞪口呆:“……”

霍景深没再搭理他,走回客厅。

女孩儿躺在沙发上,身子微微蜷缩,一头冷汗。

汗湿的发丝黏在脸颊,乌黑色泽衬着她雪白小脸,纤弱可怜。

霍景深略弯下腰,沉声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姜烟浑身颤抖,努力控制着想要疯狂砸碎一切的冲动,嗓子沙哑:“我没事……”

她知道,前世沈衣研制解药用了长达一年的时间,而且那种镇定剂,打多了对人体不好。

前世霍景深很少用,他基本都靠意志力硬抗。

但她好像不行……

“不用怕,你不会有事。”霍景深没有打算让她硬抗,叫了沈衣过来给她打镇定剂。

一支药水注射下去,姜烟感觉血液里喷腾叫嚣的因子渐渐平息下去。

可是没过多久,另一种酥麻微痒的感觉升腾起来。

她原本白皙的小脸慢慢变得嫣红,眸光潋滟水润,喉咙深处不自控地逸出勾人的一声:“唔……”

沈衣有些尴尬,开口道:“深哥,我先回去研究针头上的残液,她暂时没事,就那个……你看着处理。”

说完就溜了。

屋子里忽然安静下来,气氛有点古怪。

霍景深转身想去打电话,突然被捉住了手。

“别走……”女孩的声线微哑,却又如丝绸般顺滑,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

她抓着他的手,温度滚烫。

“放手。”他眸色幽深。

“七少……”姜烟双眉紧蹙,面如桃花,身体里热浪翻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就是下意识抓住他。

“放开。”霍景深看她片刻,很冷酷的一根一根手指掰开她。

“呜呜……”姜烟不可自控的发出娇糯的呜咽。

又软又勾人。

令空气里都仿佛飘着暧昧的因子。

第12章:你怎么在七叔的公寓

“你暂且忍忍。”霍景深眸底浮起一丝暗色,声音却很冷静,“会有办法解决。”

“什么办法?”

霍景深没有回答,低眸瞥她一眼,转身走到阳台拨打电话。

姜烟正在难受中,并没有仔细听他和对方说了什么。

过了十几分钟,有人按门铃,霍景深去开了门。

姜烟蜷在沙发上,神智有些模糊,下意识抬眸望去,忽然一愣——

霍承泽?

他怎么来了?

“七叔,发生了什么事?你电话里也没有说清楚……”霍承泽穿着一身休闲西装,俊朗潇洒,神色却匆匆,像是急急赶过来的。

他一看到沙发上姜烟的模样,话语顿时一停。

“姜烟,你怎么在七叔的公寓?”他话刚出口,就觉得不对,看她这副娇艳欲滴的神态,更加怀疑,“你喝多了?”

姜烟咬了咬舌尖,清醒了些,忍着不适,开口道:“和你无关。”

霍承泽伸手,想要摸她额头,被姜烟一下挡开。

她低声斥道:“别碰我!”

霍承泽皱起眉头,看了她会儿,渐渐反应过来,惊愕道:“你被人下药了?”

他虽没猜中,但也相差不远。

话一说出来,他自己都震惊了一下——她被下药了?那……这种情况要怎么解决?

“你走吧。”姜烟尽力保持冷静,语气里还带着些嫌弃,“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霍承泽却只当她在赌气,反问道:“我不管,谁管?”

难道他七叔管?

就算他再怎么不喜欢姜烟,她都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和别的男人共处一室?

“七叔,我先带她回去了。”霍承泽大声说道。

霍景深此时在落地窗外的大露台抽烟,外面天色暗沉,似乎即将大雨。他高大颀长的身影隐没在光线阴影里,讳莫如深。

他只淡漠地了“嗯”了一声。

霍承泽听到这一声“嗯”,心里奇怪的一松……这说明七叔应该只是凑巧救了姜烟,没有其他什么吧?

这时候没空多问,霍承泽俯身去抱姜烟,没想到她闪身一避,滚到了地毯上。

“你做什么?”他疑道。

“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姜烟扶着茶几站起来,因为身体不适而更不耐烦,说得异常直接,“我不想被你抱。”

霍承泽怔了一下,随即气笑了:“你要跟我闹,也不该选这个时候。我先带你回家,有什么等过了这事再说。”

姜烟面色潮红,眼波晶润得几乎要滴出水来,但语气很凉淡:“怎么过?你打算怎么办?”

霍承泽闻言一滞。

他还没有深思这个问题,但他必须把人带走。

姜烟挑了挑眉梢,又道:“所以,你打算‘献身’吗?”

霍承泽一时无语,心底滑过微妙的波澜。

眼前的女孩儿,乌发雪肌,脸红眼媚,不同于从前的乖巧呆板,竟让他觉得……很性感?

大概是因为中了那种药的关系吧?

“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霍承泽回过神,安抚道,“这种药一般过十几小时就失效了,我送你回去,打支安眠针睡一觉就好了。”

“打过针了,没用。”姜烟慢悠悠走近他一步,细白的手指勾在他衬衫扣子上,嗓音又沙哑又娇软,“你要么献身,要么现在就离开。二选一。”

霍承泽胸膛一僵,低头看她白嫩的手指把玩着他领口衣扣,不自禁地动了动喉头,低哑着声道:“你不跟我走?”

姜烟漫不经心的“嗯”了声,指尖还在他衣领上摩挲,玩弄。

“你这是故意在逼我。”霍承泽一把捉住她存心挑逗的手,怒笑了,“你别以为自己中个药就能逼我怎么样。我就算睡了你,也不等于会喜欢你。”

“是吗?你真敢睡我?”姜烟粉唇微勾,笑得有几分挑衅。

她嫣红潋滟的小脸,配上天真挑衅的眼神,分外勾人。

霍承泽心头隐隐一跳,只觉得心尖似被什么轻挠了一下,脱口就道:“睡你就睡你,我有什么不敢!”

说完伸手揽住了她的腰。

姜烟唇畔的弧度更深,偏过头,似笑非笑的看向大门玄关处。

那里,站着一个白裙女子,震惊地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瞪着他们两人,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心妍?!”霍承泽跟着望过去,大吃一惊,“你怎么上来了?我不是叫你在楼下车里等我吗?”

“我、我怕你出什么事……就跟着你上来了,门没有关……”顾心妍一边解释,一边忍着眼泪,伤心欲绝的模样,“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她甚至还弯腰鞠了个躬,才转身飞快跑出去。

像一只惊慌又受伤的小鹿。

霍承泽脸上神色大变,但却站在原地犹豫着没动。

姜烟轻嗤一声,甩开他搂在她腰上的手,大力一推,硬生生把他推到大门外,毫不客气地砰一声关上门:“谁稀罕你睡了!我还嫌脏呢!”

霍承泽突然被关在门外,脸色青红交接,一时不知该去追顾心妍还是留下“监视”未婚妻。

姜烟并不管他什么反应,大步走向阳台,扶着门框,甜糯的声线微微含怒:“七少,过分了啊。”

光影里,男人低沉一笑:“不是正如你意?”

姜烟咬着嘴唇气哼一声。

也不知道他是忘了关门,还是有意放顾心妍进来。

总之,他没经过她同意就叫霍承泽过来,就是过分。

“七少,浴室在哪?”她问。

“客厅转左。”霍景深靠着露台护栏,点了支烟。

阴暗天色中,他修长指间一点红光闪耀,映出他棱角分明的下巴和好看薄唇。

姜烟眯眸望了一眼,身体里暗流涌动。

她低下头收回视线,快步走向浴室。

浴室里有一个特别大的按摩浴缸,她一边放冷水,一边躺进去,手里还拿着一把刚才从客厅里顺手带过来的水果刀。

《顶级婚宠重生娇妻很撩人》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版权所有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