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盛时年白汐汐小说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免费阅读

盛时年白汐汐小说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免费阅读

2020-03-06 12:58:37来源:WXB发布:喻大小姐

主角盛时年白汐汐小说《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免费在线阅读。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是喻大小姐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盛时年白汐汐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一十章 女人,解除婚约

第一十章 女人,解除婚约

他这话,是特意针对她的。

那眸子里的危险,好似蛰伏的野兽,随时会将她吞入腹中。

白汐汐被他看的快要窒息,感觉到他滔天的怒火,她心慌发紧。

这个时候,无论解释什么,他都不会放过她的。

而且他单独问她、她特意解释,很难不让人多想。

白汐汐紧紧的抿了抿唇,声音小如蚊蝇的嗯了一声,转移话题:

“我先去找爷爷,你们聊。”

说完,她弯身捡起地上的药,狼狈而逃。

盛子潇嗤之以鼻,永远都只会找爷爷,恶心的女人。

他转眸想跟九叔寒暄,昨早的事情还没解释清楚。

然而还没开口,九叔就一脸冷凝的从他身边迈步走过,那周身强盛的气势拒人于三千里之外。

奇怪,九叔今天这气质,怎么又那么冷?

比昨早上还冷。

餐厅,因为盛远森的通知,晚餐格外的丰富,慎重。

佣人们谨慎小心的布着菜,每一道菜都精致豪华。

一项很晚回来的盛耀中夫妇,规矩的坐在位置上,盛子潇即使心里不悦,也坐在两人身边。

对面,盛时年一个人坐着,姿态清冷华贵,格格不入。

白汐汐是跟着盛远森走进餐厅的。

看到所有人都在,又扫见盛时年冷若冰霜的脸,她心虚的低头。

莫名的,想到她和他私下的关系,她就紧张。

盛家夫妇看到白汐汐,不喜之色明显跃于脸上。

她们想要的EX,是名门望族的千金,那样才能巩固自己儿子的地位,而白汐汐这种破产小姐,只能拖后腿。

真是越想,越气。

盛子潇更是倨傲的,看都没看白汐汐一眼,坐着位置上,手指玩转着筷子,浪漫不羁。

盛远森扫一眼几人,和蔼的拍了拍白汐汐的手:“汐汐啊,先坐。”

说着,他牵着白汐汐走过去。

由于那边已经坐了三个人,他随意的把她安排在这边只有盛时年一个人的位置上。

座位间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白汐汐能清晰的闻到盛时年身上独有的清冽气息,她不安的挪动位置,往最边边上坐。

盛时年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眼眸似结了冰,冰寒万尺。

盛远森坐到高位上厚,看着几人,径直开口宣布:

“汐汐和子潇的婚事,定在半年后,但从现在开始,她就是盛家的一员,谁都不准挤兑她。

至于子潇,你要是反对不想娶,那就交出公司副总裁的位置,搬出盛家。

反正,你不喜欢我的安排,也应该不喜欢我给你安排的位置。”

铿锵有力的话语,直接表明他的立场。

盛家夫妇一听,连忙变了脸色,开口附和:

“爸,哪儿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子潇只是一开始还没习惯,多相处相处,会喜欢汐汐的。”

“子潇啊,快跟你爷爷说说。”

盛子潇亦是没想到爷爷态度这么坚决,他厌恶的扫了眼对面的白汐汐。

一定是这个女人之前上楼,又跟爷爷说了什么。

但现在纵然不敢当着爷爷的面反驳,他唇角一勾:

“爷爷说的哪儿话,我刚刚还在院子里跟汐汐调。情,怎么会不想娶她。

汐汐,你说是吧?”

听到问题,白汐汐紧张的手心起了汗。

之前在院子里时,盛时年就已经误会了,现在她要是再承认,他会不会……

可现在的情况,她要是不配合,盛子潇会更厌恶她,爷爷那里也不好解释。

一番的为难犹豫后,白汐汐紧紧的抿了抿唇,挤出声音:

“嗯,盛少对我挺好。”

闻言,一旁的盛时年面色冷寒,手中的银制筷子因为用力,弯出了一个弧度。

从触及到那个问题时,他就下意识的转眸扫向她,想看她怎么解释。

她倒好,还敢承认!

白汐汐感觉到危险的视线,一转眸,就对上那双异常漆黑深邃的眼睛。

她心间一颤,吓得连忙转移视线,后背起了层密汗。

盛远森听到白汐汐的话语,脸色这才缓和一点,慈祥的说:

“汐汐,那以后你就和子潇好好相处,多培养培养感情。”

白汐汐心慌发紧,不自然的点了点头,安静的低头,吃碗里的白米饭。

整整一顿饭下来,她都因为身边男人的气息,如坐针毡。

饭后,白汐汐想走,爷爷却说他只在家一晚,明早又要去国外,让她留下陪他。

无奈,她只能留下。

在院子里和爷爷聊了会儿天,她起身上楼,准备去客房睡觉。

在路过某个房间时,一只冰冷有力的大手突然落下她手腕上,她整个人被用力一拉,带入了房间。

“砰。”身子被压在墙上,眼前是男人精致绝伦的脸。

白汐汐喉咙一紧,心虚的连忙开口:“盛先生,爷爷也上楼了,你先松开我。”

她的声音带着颤抖。

这里是盛家,那么多双眼睛,她真的很怕被发现。

盛时年看着她慌张的脸,薄凉的唇瓣冷冷掀开:

“女人,你是不是应该先给我个交代?”

昨晚对他抵抗推拒,今天一转眼,就跑到盛子潇怀里。

想到那个画面,盛时年胸膛里就涌动着一团不受克制的火,恨不得把她摧毁。

那样,她就不会去沾惹别的男人!

房间的空间很大,却因为极冷的气息,显得压抑。

白汐汐小小的身子在他的禁锢下,宛如渺小的猎物,根本挣脱不了。

知道他指的院子里的事,她慌张解释:

“我是接到爷爷的消息才过来的,可刚下车就被盛少拦住了,他以为是我让爷爷回来逼他娶我,就对我……那样……

我推他了,但是推不动,不过除此之外,我们真的没有接触。”

她解释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个字没说好,就惹怒他。

盛时年如墨的眼神盯着她,寒眸深不见底。

片刻,他抛出话语:“既然你不喜欢他,我替你解除婚约。”

他言语冷凝,霸道。

第一十一章 盛先生,你有未婚妻?

第一十一章 盛先生,你有未婚妻?

白汐汐怔了一下,无比错愕的看着他。

只见他衿俊的脸一片深沉冷凝,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她吓得连忙摇头:“不,不用。”

他要是出面,盛爷爷就会知道真相,而她,将会沦为世人眼中的笑柄,被骂成不要脸,勾引自己的九叔。

白汐汐单单一想,都脸色发白。

她不想,真的不想让事情发展到那样的地步,她只希望安安稳稳度过这半年,半年后,和他一干二净,毫无瓜葛。

那样,就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她这段不堪的关系。

盛时年见她抗拒的回答和神态,胸腔内的火愈发的燃烧,修长的手指掐住她的下巴:

“怎么,舍不得?还想半年过后,再嫁给他?”

冰冷的气息喷洒在脸上,冷的让人心颤。

白汐汐吓得连忙否认:“不是,我不会嫁给他,只是有很多原因,现在还不是时候。

盛先生你放心,我以后一定注意和他的距离,不会再跟他发生身体接触。”

她说的很真诚笃定。

盛时年看着她那双紧张又黑亮的眼睛,莫名的选择了相信她说的话。

薄唇冷然抿开,警告道:

“你最好做到,不然我有一万种办法惩罚你。”

白汐汐吓得身子一抖,不敢有一丝反驳的,乖乖点头。

安静下来,静谧的房间只有他们两人,身体之间的碰触毫无缝隙。

白汐汐紧张,小声翼翼的问:

“盛先生,可以松开我了么?我回房间洗澡睡觉。”

边说,她边试着推他。

盛时年见她时时刻刻想远离他,抬手抓住她的手臂:

“不是说今晚会让我好好碰?”

低哑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格外的爱昧。

白汐汐脸色一紧,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的一只大手就落到她裙摆上,往上撩起。

宽厚的大手带着异常的温度,她浑身触电般紧绷成一条线,猛地挣扎:

“盛先生,别、别在这里……”

这是盛家,爷爷还在,她做不到。

女人的挣扎力道很大。

盛时年好不容易下去的火,又升了起来。

他还没想过避忌,她就一次次的反抗,害怕。

真是好的很!

“女人,第一晚跑进我房间时,就该想到后果。”盛时年目光危险如庞大的野兽。

话落,他毫不温柔拉下她的最后一层布料,强势的要闯入。

对她,他昨晚已经足够宽容。

何况刚才的紧密接触,他清晰的感觉到她的丰圆,已然起了火。

他不想再像昨晚,用半个小时的冷水降温!

白汐汐感受到男人雄赳赳的某处,恐怖的硬度、长度、热度,让她全身起了热汗。

她下意识害怕的推他、打他的肩膀……

可她的小力道,对男人而言,更像是撩拨。

然——就在盛时年挺身之际,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扣扣。”房门被敲响。

白汐汐脸色唰的惨白!

她现在和九叔,在外人眼里,完全是乱仑,怎么办怎么办……

相比起白汐汐的慌乱,盛时年清贵的脸倒是毫无变化。

他搂着她,声音压低带了冷寒的问:

“什么事?”

白汐汐躲在他怀里,呼吸压紧,不敢出声。

很快,门外响起老人的声音:

“时年,睡了吗?我找你有点事。”

是盛爷爷!

白汐汐急的快哭了,黑眸直直的望着盛时年,用眼神祈求,他快放开她。

盛时年很窝火,箭在弦上被人打断的滋味,很不好受。

但这个人是老爷子,这个时候的确不适合再继续下去。

他目光落在怀里的女人身上,在她脸上狠狠一咬,暗哑道:

“这次先放过你。”

白汐汐脸颊生疼,这男人属狗么!

可哪儿敢多待?一得到自由,她就快速拉上衣服,朝里面的衣帽间躲去。

担心被发现,她还直接躲进了男人的衣橱里。

外面,盛时年优雅的整理好衣服,恢复往常的高冷清贵,拉开门,姿态随意淡漠的好似先前那个兽 、欲的男人不是他。

盛远森知道自己这个小儿子的性格,也习惯了他的冷漠,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切入主题:

“时年,我明天出去,下次再回来,就是子潇和汐汐结婚的时候。”

听到这个话题,盛时年异常俊美的眸子闪过一抹暗流,望向老人:

“所以呢?”

声音带了不悦。

盛远森回视他的目光,说道:

“你也老大不小了,子潇年纪比你小、辈份比你小,都结婚了,你和楚馨柔的婚约,是不是也要着手准备?”

婚约?

待在衣柜里的白汐汐,听的一怔。

盛时年有婚约在先,怎么没听人说过?

关键是,那她不就成小三了?

从小到大,她最厌恶的就是小三,第三者,现在自己却成了最厌恶的人……

这个意识,让白汐汐心理很压抑,难受。

之后外面聊了什么,她没有听进去。

盛时年处理好走进来,瞥见衣柜门处露出的裙角,目光一暗。

这女人,有必要这么紧张躲避?

还真是蠢的可以。

他修长的腿迈开,走过去拉开衣柜门。

光线照射到白汐汐脸上,她回过神,看着男人高大修长的身姿站在外面,连忙站起身钻出去:

“盛先生,你原来是有未婚妻的吗?”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盛时年拧了拧眉,清淡的目光没有迟疑:

“你在意?”

白汐汐心底一寒!

什么叫她在意!全世界都会在意好不好!

看着他说的风轻云淡,她有些生气:

“盛先生好像有很多女人,经常找小三。”

不然,怎么会这么理所当然。

盛时年蹙眉,这女人发什么疯?在她眼里,他就是那样浪、荡不羁的人?

还没来得及发火,女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盛先生,我不能再跟你继续保持关系,我们结束吧。”

趁着现在,她还没进一步的犯错。

那一晚也只是意外,她可以安慰自己的良心。

闻言,盛时年面色如猝冰般的冷,一双鹰隼的眸子狠狠盯着她:

“你说什么?”

男人的气场很可怕。

还从没有人,敢先跟他说结束!

第一十二章 人家晚上等你哦

第一十二章 人家晚上等你哦

盛时年平时的气势,就让人敬畏三尺,现在发起火来,更让人想跪地臣服。

  白汐汐知道自己在挑战他的权威,心底不是不怕的。

  可比起害怕,她更清楚道德底线。

  她手心捏紧,坚定的咬牙说道:

  “盛先生你高高在上,有晴妇小三是理所当然,但我不一样,我不想做破坏别人婚姻关系的小三。

  所以,我们结束。”

  听着她再一次重复,盛时年气息陷入无尽的冷寒。

  该死的女人,晴妇小三?她把他想成什么人?即使是那个未婚妻,他也连面都没见过。

  看来,是他对她太仁慈,才让她敢一而再而三的惹怒他。

  盛时年心里揣着一团怒火,迈进一步,直接将她压到她身后的衣橱门上,掐住她的下巴:

  “结不结束,从来不是你说了算!”

  强盛!霸道!

  话落,他直接毫不温柔的将她占有。

  剧烈的疼痛传来,白汐汐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贯穿。

  她疼的拼命打他咬他,却不过是以卵击石,换来的也只是他更猛烈的进攻。

  最后,她整个人都投降在他怀里,没有了一丝挣扎的力气。

  随着女人的放软,她的身子很软,很食髓知味。

  盛时年原本想要控制的力道,彻底失控。

  他一次又一次,狠狠的要着她。

  似要把她,融入骨血里。

  时间漫长彷如过了一个世纪。

  “女人,别想逃。”伴随着男人危险暗哑的警告,一切陷入寂静。

  白汐汐颤抖着,不敢看他一眼,狼狈的夺门而出。

  回到房间,站在花洒下,她不断的洗着身上的痕迹,力道大的把皮肤都蹭红了。

  但不管她怎么洗,身上的吻痕都没有变化,清晰的刻印着她成为第三者的事实。

  她无力的坐到地上,脸色一片痛苦无助。

  盛时年说的对,他高高在上,一句话就可以定她的生死,她根本没有资格说不。

  在他手里,她只是只毫无反击之力的蚂蚁。

  逃不脱、挣不掉。

  ……

  白汐汐是在浴室睡着的,第二天一早,她睁开眼,脸色褪去狼狈,有的只是生机勃勃。

  经过一晚,她已经想明白了,盛时年之所以不放过她,无非是因为新鲜。

  而想要这新鲜劲儿过效,让一个男人讨厌女人,很简单。

  她只要好好配合,再往死里作,指不定不出一个月,就被踹开。

  白汐汐心情很好的走到梳妆台前,准备梳头化妆,却想起盛时年有洁癖。

  当下,她放下梳子,走出去。

  “咔……"好巧不巧的,对面的房门打开。

  不算明亮的光线下,男人依旧清贵冷然,气质强盛。

  白汐汐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他,还是下意识的紧张。

  他永远都是,那么的让人望而生畏。

  盛时年看到对面的白汐汐,目光微微暗沉。

  昨晚她走后,他去浴室洗澡,才发现一丝血迹。

  拿了消炎药去敲门,结果却吃了闭门羹。

  那是他第一次关心人,骄傲如他,直接回了房间。

  “嗨,盛先生早啊。”不待他丢给她脸上,女人甜美的声音响起。

  盛时年回神,看着白汐汐喜笑洋溢的脸,狐疑的拧了拧眉头。

  这女人,昨晚一副恨死了他的表情,怎么……

  白汐汐见他蹙眉,心想她现在披头散发的样子,一定很难看,让他很不悦。

  效果达到了!

  她瞥了瞥楼道,完全没人,快速跑过去,趁胜追击的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耳边细声说:

  “昨晚很棒,人家今晚等你哦。”

  白汐汐说的很娇柔,动作也尽量的妩媚。

  但只有她知道,她有多么紧张。

  毕竟盛时年喜怒无常,一个不悦,就会惹他大发雷霆。

  而且,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勾搭男人,说这样爱昧的话语。

  怀里的女人很小鸟依人。

  盛时年盯着她,还没搞清楚她想做什么,就有了反应。

  该死!她知不知道大清早说那样的话,对男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只是想到她昨晚的伤,他压下情绪,声音暗哑:“松开。”

  再抱下去,他不确定会不会控制住。

  白汐汐听到冷沉的命令声,下意识就要放开。

  可随即想到要让他厌恶,她硬生生的压着害怕,撒娇道:

  “盛先生昨晚还跟人家热情似火呢,今早就这么冷淡,好伤心~~”

  说完,她还特意叹了口气。

  盛时年:“……”

  眼前的女人,头发微微凌乱,一张素颜小脸,失落可怜。

  是个男人看了,都会不忍的疼爱。

  更别说尝过她味道有多美好、禁 欲几十年的盛时年。

  “给你三秒钟,再不放开,别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他最后下达通牒。

  白汐汐身子一颤,颤抖的连忙收回手臂,离开他的怀抱,故作好奇的问:

  “盛先生,那我晚上还等你吗?”

  “不用。”盛时年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开口,丢下话语大步离开。

  他再饥 渴,也不会到上一个受伤女人的地步。

  看着他离开的高冷背影,白汐汐笑的只差飞上天。

  果然,男人都不喜欢死乞白赖的女人。

  被踹开之路,指日可待!

  白汐汐跟着几人送盛爷爷上车后,打算直接去公司。

  刚走出盛家大院,一辆火红的跑车刹车到她脚边。

  车窗摇下,是盛子潇邪魅不羁的脸。

  “上车。”他扫她一眼,声音依然透着嫌弃。

  白汐汐抿唇,既然这么厌恶她,为什么要她上车?

  想到昨晚她才跟盛时年保证过,她下意识拒绝:

  “没事,我走出去坐公交就好。”

  “废话那么多?上车,有事情跟你谈。”盛子潇语气不悦,她这种女人,跟他装什么矜持?

  白汐汐无奈,只好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上去。

  见到她的动作,盛子潇嗤之以鼻。

  一直巴不得爬上他的床,现在躲得远远的?谁信?

  他倒想看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我同意你昨天说的提议,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命令,或者必要的情况,你不准出现在我面前。”

  车内放了音乐,男人的声音依然清晰有力。

  白汐汐听得脸上忍不住的流出一抹喜悦,这对她而言,比中500万彩票还高兴。

  她欣然答应:“好,盛少你放心,我一定做到。这个合同,也麻烦你签一下。”

  说着,她从包里摸出早就准备好的合同。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版权所有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