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靳煜晟洛荀小说惹爱成婚靳少情深不晚免费阅读

靳煜晟洛荀小说惹爱成婚靳少情深不晚免费阅读

2020-03-07 11:40:11来源:WXB发布:可乐猫

主角靳煜晟洛荀小说《惹爱成婚靳少情深不晚》免费在线阅读。惹爱成婚靳少情深不晚是可乐猫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靳煜晟洛荀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章 露馅

门外,洛玲温柔的声音响起,“荀荀,我能进来吗?”

闻言,洛荀松了一口气,起身过去打开门,“姐,你怎么来了?”

经过那件事,她们在私下,也会很注重称呼。

洛玲美艳的脸上满是担忧,拉着洛荀,走到床边坐下,纤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荀荀,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我看你今天一回来,状态就不是很好。”

洛荀轻轻摇头,她不想将事情告诉洛玲,侧头,亲昵地将靠在她肩膀上,脸上少有的露出几分舒适和依赖的神色,“没事。”

“还说没事呢?”洛玲压低了声音,拧眉道,“是不是靳煜晟在公司刁难你了?”说着,她又叹气道,“如果他刁难你,就忍一忍,等姐生下儿子,分到靳家财产……”

“姐,你别说了。”洛荀脸色一变。

她不喜欢洛玲这样,但是洛荀毕竟是母亲,所以她一直在麻痹自己。

她都说到这个地步,洛玲便不好再说什么。

“荀荀,你怪姐姐吗?都是姐姐不好……”

“不。”洛荀柔声打断她,眼底光芒闪烁,忍不住道,“姐,在这个世界上,我就你一个亲人,只要你幸福了,我才能幸福,既然你选择跟他在一起,那就不要担心这些了。”

在她看来,她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也是对她最好的人,就算当年那般……

她也愿意给洛玲一个机会。

洛荀不愿过多想起那段回忆,将手放到洛玲的小腹处,轻轻抚摸,“宝宝怎么样了?还好吗?”

洛玲有些好笑,“才三个月,能感受到什么?”

“那姐好好休息总是没错的,快去睡吧。”

洛玲点头,刚从床上站起,忽然想到一件事,又折回头看她,笑眯眯地开口。

“荀荀,我好久没看到宇航了,你什么时候再带他回来吃饭?”

洛荀脸上的笑意一僵,陈宇航的事情,她还没准备好跟洛玲说。

知女莫若母,洛玲一眼看出洛荀的异常,拧紧了眉,“怎么?你和他之间出问题了?”

“我们分手了。”洛荀知道瞒不过洛玲,垂下眼帘,掩去眸中的情绪。

洛玲惊讶,重新坐到床头,拧眉,“好好的,怎么分手了?妈不是说过,让你跟她好好处吗?你们分手了,那你以后……”

“姐!”洛荀受不住地打断,“我们不合适。”

她们母女可以说是相依为命,洛荀许多事都会和她说,所以洛玲可谓是很了解他们这段感情。

以洛荀的个性,如果不是发生什么意外,定不会做出这种草率的决定。

所以,洛玲一开口,就问到了点子上,“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洛荀不打算在这件事情上多说,她摇摇头,“你就别问了,总之,从今往后,我跟他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洛玲何等聪明,好歹也只身一人混迹商场多年,她稍微一想就猜出了七八分缘由。

洛玲脸上满是怒意,“一定是他做了什么让你伤心的事情,不行,我明天一定要去找他算账,看看是哪个狐狸精,竟敢欺负我的宝贝!”

看她愤怒的模样,洛荀眼眶发热,这些天被靳煜晟伤的千疮百孔的心在此刻有了温暖屏障。

虽然洛玲做了许多对不起她的事情,但就是因为洛玲能给她这么温情,所以她才会纠结……

洛荀伸手挽住洛玲手臂。

“姐,我真的不在意这些,我最幸运的事情就是能拥有你和这个小宝宝,其他人对我来说,根本就无关紧要,经过这件事也证明,我根本就不在乎陈宇航,所以姐也不用生气啦!”

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更是认清了一个人,也不是没有好处。

见洛荀脸上表情通透,知道她是真的放下了,洛玲也不好说什么。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轻柔抚上她的脸颊,“你想通了就好了,姐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无论怎么样,答应姐,照顾好自己好吗?”

洛荀点头,随后洛玲走出了房间。

……

靳家别墅。

洛玲坐在大厅沙发上,而她对面是靳煜晟。

此刻,她脸上一片温怒,双眼猩红,垂在大腿上的紧握。

“靳煜晟,你这是什么意思?”

靳煜晟翘着二郎腿,懒散地陷入柔软沙发中,显然没将眼前的女人放入眼中,“没什么,玲姨,你在这个家当女主人当的也太久了,好不容易怀上孩子,那便好好怀胎就好。”

“你现在是变着法子剥夺我的权利!”

靳煜晟回来不过一个多星期,如今她只是徒有虚表的靳太太,一点实权都没有。

难道,他真的想赶尽杀绝吗?

“那又如何?我还暂时没把你们赶出去,不是吗?”

洛玲被他理直气壮的语气,气得浑身发抖,她强忍着,深吸一口气。

“那好,你怨恨我没关系,但是请你不要为难洛荀。”

“那得看我心情。”

恰好这时,洛荀从楼下下来,敏锐地察觉到他们两人的微妙气氛。

她暗叫一声不好,快速走到洛玲身边,“姐,你有没有什么事?”

听着洛荀一副自己欺负了洛玲的语气,靳煜晟的脸色一沉,“我能对她做什么?”

“靳煜晟,有事便好好说,不要为难我姐!”

“你姐?”靳煜晟嗤笑一声,满眼冷讽,“真难为你们在靳家生活了这么久,却不能以真实身份示人。”

一句话让在场的二位脸色煞白,浑身僵硬。

就在这时,靳晨从外面回来,一进客厅就见三人在场,眼底疑惑,“你们都聚在这里干什么呢?”

洛荀和洛玲飞快将脸上不自然的表情掩去,“没什……”

“父亲。”靳煜晟一声父亲,令洛荀的心神摇了一下,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如若他说了什么,只能把计划提前实施了。

察觉到两道灼热的目光,靳煜晟嘴角勾起幽幽笑意,“我正和玲姨XY联络感情呢。”

闻言,洛玲洛荀对视一眼,纷纷松了口气。

洛玲先反应过来,走到靳晨身边,“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说着帮他将身上西服外套脱下,理了理,正好磕到口袋里的硬物。

她拿出,看模样是装碟片的盒子,“这是什么?”

“进来的时候门口保安给我的,说是有人送给你的礼物。”恰好放映机就在几步之遥,靳晨拿过,径直放入。

洛荀眉间一跳,一阵不好的预感涌来,还没来得及阻止,硕大的电视荧屏中已经出现了画面。

竟然是靳煜晟在婚礼上放的那段视频,恰好从中间部分放映,压根不给母女俩反应的机会。

视频里,洛荀浅笑着走到洛玲身边,亲昵地握住她的手,“妈,你这身衣服真好看!”

视频很短,却是狠狠捏住她们的命根子。

靳晨的脸色瞬间阴沉得可怕,他冰冷地目光在洛荀和洛玲之前游离,冷厉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十一章 有关你母亲肚子里的孩子

靳煜晟看到视频内容,眼底闪过一丝意外,随即又换上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是谁这么多管闲事?不过,倒是省了他的时间。

洛荀和洛玲的脸色霎时惨白一片,耳边止不住的轰鸣。

空气中寂静了许久,靳晨看着他们的脸色,就猜出了七八分,脸色更为难看。

他冷冷甩开洛玲颤抖着攀上来的手,“这么多年,你们都在耍我?”

“不是的!”洛玲急急摇头,泪汹涌而出,哽咽道,“这都是误会!洛荀她不是我的女儿!这视频……”

话还没说完,就被靳晨冷冷打断,“你当我是傻子吗?证据早已确凿,你还想骗我?”

一想到被骗了多年,他眼眶微缩,直直盯着面前自己疼爱了多年的女人。

一时间,竟觉得分外陌生。

“原来,你一直都在撒谎,亏我还以为你是这世界上最不会骗我的女人!”

洛玲眼睁睁地看着靳晨的脸色一点点冷下来,心凉了半载,“我不是……我没有,阿晨,你听我说……”

“够了,我不想听。”靳晨冰冷的目光在洛荀和洛玲两人之间游离,一时间,所有的奇异处都有了解释。

他偏过头,语气带着生冷和威严,“你们走吧,明天,我让人把离婚协议书送过去。”

无论如何,他都不允许这样两个满口谎言的人待在靳家。

“不是……”

洛玲整个身型被打击地晃了晃,她知道靳晨的性格,如果这次她们真的被赶出去,那一切都没有挽回的余地。

想着,她心一横,就要跪下来。

一旁洛荀念及洛玲还怀着孕,连忙上前一步,将她扶住,自个儿扑通一声,朝着靳晨跪了下来。

“姐夫,你误会姐姐了!”洛荀表情诚恳,语气焦急道,“我不知道视频是怎么回事,我没说叫过姐妈妈,那个声音是别人合成的!难道姐夫就相信视频,不相信爱了姐夫多年的姐姐吗!”

恰好,视频中洛荀是背对着镜头,所以她才想到这个理由。

看着洛荀干脆利落的动作,靳晨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松动,毕竟她们陪伴了自己多年,而且洛荀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为什么别人会发这个过来?为何你们神情这么慌张?”

一时间,洛荀也编不了这么多谎言。“我……”

她心底到底还是对靳晨有着愧疚,他对他们这么好,他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他。

“阿晨!”洛玲眼见靳晨的表情愈发狐疑,干脆不管不顾,扑上去死死地拽住男人的胳膊,“请你听我解释,就算你不念及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也看看我们的孩子啊!”

靳晨微顿,垂眸扫过女人微微隆起的小腹,表情有些动容。

洛玲恰好抓准了这一茬,连忙乘胜追击,“我是害怕你不要我……还记得当年年少,我们在一起了三年吗?”

靳晨脸色一沉,“那时候我没碰过你。”

“是。”洛玲满是泪痕的脸上带着些许的难堪意味,“当年你突然不告而别,我过于伤心,就答应了家里安排的相亲,找了个跟你十分相像的男人,我为了他不惜和家里断绝关系,可他却在结婚前夕抛弃我离开了。”

她紧紧地咬着下唇,字字如泣血,“洛荀的确不是我的亲妹妹,那时候我一个人失魂落魄在外,感觉被世界抛弃,那时候我捡到一个被人抛弃的婴儿,因为同命相怜,所以我领养了她……我怕你接受不了,才谎称她是我妹妹……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

事发突然,洛玲只能想到这个半真半假的解释。

女人颤抖的尾音在寂静的空气中围绕了许久,没有一个人说话。

洛荀跪在地上,低垂着脑袋。

靳晨原本打算冷冷挥开洛玲的手停在半空,脸上尽是犹豫之意。

他也没预料到,当年的真像会是如此,虽说只是洛玲说出来的,还待考证。

更何况这理由之间的漏洞太多——

但是两人之间的温情回忆也因为这番话不断涌上来,一发不可收拾。

再怎么说,人心都是肉长的。

洛玲死死地抓住靳晨的衣袖,美艳的脸颊紧张地发白,渐渐地,头不住地发晕,终于,她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小玲!”靳晨拧眉,下意识地接住女人瘫软的身体。

这时也顾不上其他,径直打横往楼上走去。

“叫家庭医生过来!”

……

“夫人受了过多的惊吓,才会晕倒,最好还是安心养胎,否则或多或少,都是对孩子有影响的。”

听完家庭医生的话语,靳晨沉下脸,走进房门。

洛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她满脸担忧地坐起,急急地抓住靳晨的衣袖,“孩子怎么样?”

“没有大碍。”蹙眉盯着她焦急的脸庞,靳晨没有拂去她的手。

听言,洛玲松了一口气,想了想,还是慢慢松开他,“阿晨,你还是要赶我们走吗?不过就算你赶我们走,我也想好好把孩子生下来……”

靳晨微叹,打断她,“留下来吧,不过你们瞒着我的事情,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最终,他还是念及两人多年的情谊放了她们一马。

门口,洛荀看着相拥的两人,欣喜地抹去眼泪。

为了不打扰他们,她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也不理一旁的男人,转身离开。

靳煜晟的眼眸情绪骇人地汹涌翻滚着,他没想到这都能让这对母女圆过去。

他盯着洛荀走远的身影,随后离开,往房间走去。

初秋的夜晚,夜色妖娆,透着无穷的魅力。

洛荀靠在阳台,抬头看着天上点点星辰,微凉的夜风悠悠吹来,吹开了她眉间的愁容。

此刻,她整个人放松下来,月光倾泻在她身上,娴静又优美。

“是不是想着吹了冷风,明天再装个生病,就不用去上班了?”

男人讥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听着那道冷冽的声线,洛荀的唇紧抿成一条线。

她背脊整个挺直,霍然转身,就见男人倚在身后的门框上,似笑非笑。

俊美的五官在微暗的夜光下,显得愈发的妖娆,即使随意一站,浑身却散发着不容忽视的强大气场。

“你来做什么!”洛荀愤怒出声,明眸喷火。

他们明明就说好了,他不会把视频播放出来。

亏她还帮男人做了这么久的事,原来她尽是在耍她!

如果不是靳晨松口,那他们母女现在处于的,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男人没有解释,径直无视她愤怒的目光,像在自己的房间一般,悠然走了进去。

“不欢迎?我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任何东西,请你出去!”洛荀别过头去,冷冷道。

没想到男人却讥笑出声,“如果我说,我有你和洛玲的亲子鉴定呢?”

闻言,洛荀瞪大了眼,“你想干什么?”

第十二章 这才刚刚开始

“也没想干什么,只不过父亲看了那个,知道你们再一次骗了他,他会怎么做呢?”

男人用气死人不偿命的轻松语气说道。

“你!”洛荀眼眶微缩,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只有她明白,靳煜晟说的这话,不是在开玩笑,他真的能做到。

可是为什么,他总是喜欢揪着他们不放?

洛荀站在窗前,慢慢握紧了垂在身侧的拳头,胸脯不断地起伏,她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靳煜晟看着她气极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别那么生气,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被刺激到的河豚一样。”看着女人难受的模样,他的心情就十分舒畅。

他走到洛荀身边,伸手想挑起她的下巴,却被偏头躲开。

男人也不生气,而是更近一步地贴近她。

洛荀被迫紧紧靠在露台上,身前却与靳煜晟紧紧相贴,她用力想推开她,可是两人之间力气悬殊,根本就于事无补,她通红着眼眸,一掌挥过去。

“你想做什么?”

男人冷笑一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强硬抬起她的头,逼迫她直直正视自己,“我告诉你,别想着你能逃离我的身边,你不可能逃掉的!”

说完,他甩开洛荀,看也不看她一眼,径直离开。

靳煜晟那冰冷的神情以及那句决绝的话语,犹如一盆冷水尽数从头上浇下来一般,冰冷刺骨。

洛荀无力地靠着窗台,缓缓坐下来,无助地将头埋进臂弯里,一阵无力感弥漫上来。

没想到他手里始终有她们的把柄……

昏黄的月光落在洛荀身上,勾勒出一道细长纤细的影子,看起来十分寂寥,孤单。

到底要怎样,靳煜晟才能放过她,她手里的那些证据真的可以击垮他吗?

第二天,靳晨和洛玲如常坐在餐桌前吃早餐,仿佛昨天的插曲从来没有发生过。

靳煜晟缓缓从楼梯下来,掩去了眸底的阴骘之色,随意跟靳晨打了招呼,“早。”

“洛荀呢?怎么这么迟了还没下来?”靳晨将鸡排切好,细心地放到洛玲盘里,抬头问道。

“不知道,可能还在赖床吧。”看着桌上温馨的一幕,靳煜晟心底烦躁不已,他草草敷衍一句,拉开椅子,便独自用起早餐。

洛玲看着靳煜晟的模样,一阵不好的预感涌现出来,她拧起眉,“我上楼去看看。”说着便要起身。

“不用了,我来了。”洛荀轻柔的声音从楼上响起,说着她缓缓下楼,默不作声地坐到餐桌前。

见她这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洛玲一脸担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让医生给你看看?”

洛荀抬眸,强撑着,对洛玲微微一笑,“没事,就是昨天没有睡好。”

昨晚,自从靳煜晟走后,她就怎么也睡不着,几乎是辗转到天亮。

但是这一切,她不可能跟洛玲说。

“不舒服一定要说,不要强撑着。”洛玲眉头紧蹙,轻声叹了口气。

她自然知道自己女儿的个性,就是这样,才更让人担心。

靳煜晟看着这母女俩一来一往,干脆出声,冷冷打断她们的对话,“看她那面色红润的模样,就没什么事,死不了,不需要担心。”

洛荀一噎,抿唇,一时间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吃饭。”

靳晨抬头,冷冷扫了靳煜晟一眼,脸色严肃了几分。

靳煜晟却毫不在意地放下筷子,“我去公司了。”

他起身,拿起挂在一旁的西装,便打算门口走去。

走了两步,又回过头。

“我只等你三分钟。”他冷声,没头没脑地对洛荀说道。

洛荀被他这话弄得一愣,靳晨和洛玲更是一头雾水。

男人丢下这句话就走开了,洛荀只能硬着头皮敷衍道,“没什么,就是我们说好了今天一起去公司。”

说完,她快速将牛奶喝完,便急急地拿起包,向门外小跑而去。

“哎,你慢点!”洛玲看她急匆匆的模样,只能无奈地在背后喊道。

靳煜晟坐在副驾驶,看着洛荀急急地走过来,悠悠抬手看了眼手表。

“挺准时的啊。”

洛荀本来身体就累得不行,此刻更是因为小跑,不住地喘气。

这个男人情绪阴晴不定,如果迟了,指不定会被他怎么折磨。

不过……

洛荀抬眸,疑惑地看向男人,还没来得及开口。

“还傻站着干什么?上车开车!”靳煜晟冷眼看着她,薄唇微启。

果然,他向来就没安过好心。

洛荀低头苦笑一声,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的情绪,绕过车头上车。

她知道,如果不听他的,他就会对洛玲的孩子下手。

虽然男人说话不算话,但是至少能拖延时间,让她想想解决的办法。

洛荀默不作声,目不斜视地开车。

到了公司,靳煜晟招呼都不打,直接下车往公司走去。

身为他的特别助理,洛荀只能加快步伐,紧紧跟在男人身后。

一进公司,便有员工围上来,边走边跟他汇报工作。

“靳总,请看一下这个项目,我们……”

“靳总,这个文件需要您过目签名。”

“……”

莫名的,这一大早就围上来一大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洛荀来不及多想,靳煜晟接过那些人的文件,随意看了几眼,便径直扔给她,她只能手忙脚乱地接着。

很快,文件在洛荀手里堆成了小山,她艰难地抱着怀里的文件,努力仰起下巴,不让文件落地。

脚下还得堪堪追上男人的节奏。

感受到女人的脚步放缓,靳煜晟转身,就见女人抱着一大堆文件,瓷白径直的额头泛起一层薄薄的冷汗,步履艰难。

她紧咬着下唇隐忍着,模样看上去既滑稽又狼狈。

见靳煜晟停下,洛荀连忙加快步伐,几步走到男人身边。

而一旁汇报的员工,也被冰冷的气氛吓到,一时间停住汇报工作。

“继续。”

男人冷厉的声音落下,汇报声连忙一层接着一层地响起。

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惹爱成婚靳少情深不晚》在线阅读

上一篇: 叶辰小说仙武神帝免费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版权所有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