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上官若离东溟小说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免费阅读

上官若离东溟小说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免费阅读

2020-03-11 17:14:11来源:WXB发布:此木为柴

主角上官若离东溟小说《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免费在线阅读。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是一本火爆的穿越架空小说,讲述了上官若离东溟之间的动人故事。小说精彩内容:她是现代美女特工,在执行任务中与犯罪分子同归于尽,穿越到架空古代成了瞎眼的大将军府嫡女。青楼前受辱,被庶妹抢去了未婚夫,赐婚给一个不能人道的嗜杀冷酷的王爷。不过,不是不能人道吗?这玩意儿这么精神是怎么回事?不是嗜杀冷酷吗?这像只撒娇的哈士奇在她肩窝里拱来拱去的是个什么东东?

上官若离东溟小说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免费阅读

主角上官若离东溟小说《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免费在线阅读。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是此木为柴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上官若离东溟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10章举手之劳

男人痛的闷哼一声,“不是,我中了药误入这里!”

这若是平常男人痛的早就惨叫了,而这男人只是闷哼了一声。

还挺忍!

上官若离扯下床帐挂钩上的绳子,将男人的另一只手也别过来,将他两只手腕在身后捆起来。

又扯下另一根挂钩,将男人的腿也捆了起来。

“误入?那是怎么知道我瞎的?那就等着人捉奸吧!到时看你怎么死!”她动作干净利索,捆的绳子结很专业,越挣扎越紧。

但男人并没有挣扎,四肢无力的趴在床上,垂在床边的腿微微发抖,嘴里发出痛苦隐忍的闷哼声。

上官若仙摸到他的颈动脉,心跳快的可怕,这古代的药效还挺好啊。

不光她的伤好的比现代要快很多,连这种药也是要死人的节奏。

上官若离是遵纪守法的现代法制社会的人,甚至她还是一个执法者,她不能见死不救,这人还不构成死罪。

即便是死罪,她也没权利私自处置。

呵呵,在以后的日子里会证明她这种想法在这个强权为尊的社会里很天真。

将他翻过来,借着窗子里透过来的微光,见到他痛苦的紧闭着眼睛,大口地喘着气,面色发红,因呼吸剧烈而身子发颤。牙齿咬着下唇,已经出血了。

显然是在极力隐忍。

若是他高声呼喊,把人引来,不用做什么,上官若离的闺誉就毁了。

当然,上官若离现在已经没有了闺誉这东西。

上官若离的医术在特工训练时是最卓越的,所以上级为了剿灭那个地下人口器官贩卖组织,派她在医院卧底了一年多。

所以看他四肢瘫软,唯独那地方一副要冲锋陷阵的样子,上官若离断定他中的媚药里还有软筋散之类的东西。

所以这要女人主动才能成事。

上官若离猜测,这应该不是上官若仙搞得鬼。

若是上官若仙,只会让男人更加龙精虎猛。这样才能把她折磨了,打入十八层地狱。

仔细观察这男人的模样,脸色苍白,相貌普通,但他痛苦的表情有些僵硬。

难道是……

手伸到他的脸边,想确定他是不是带着传说中的人皮面具。

“不要!让本、我离开!”男人转头躲开,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那语气羞恼而决绝。

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宁愿死也不丢脸?

看他穿着夜行衣,肯定是翻墙进来的,他现在这样子,别说翻墙,连窗子恐怕都翻不出去。

关键时候帮一把,先把他的命保住,然后再审问。

可是她没有解药呀!

好吧,人命关天,也只好……

上官若离觉得应该给自己颁发一个舍己救人的活雷锋奖章,这风格是太高了呀。

她闭上眼睛,摸索着解开他的衣带,现在她要做个真瞎子了,她还是纯洁的妹纸,见到那可怕的东西会长针眼的。

“你?”他不敢相信,声音里还带着怒气,躲了躲,似乎有些良心上的挣扎。

他还生气了?

上官若仙解开他手上的绳子,狠狠道:“那你自己来!”

“嗯……”但他的手抖得像帕金森似的,一直在颤抖,什么都握不住。

上官若离怒道:“老娘救你一命,你若给老娘惹麻烦,老娘就弄死你!”

咬了咬牙,心一横,伸手一把握在手里……

这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一开始不知该怎么下手,但她把这事当作一件救死扶伤的圣洁工作来做,甚至带上了精益求精的业务钻研精神。

对于一个合格的、专业的、纯洁的大夫,这算不得什么。泌尿科的大夫和护士大多数都是女的,取经也不过是日常工作中的一项而已。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的药终于完全解开了。

“艾玛呀!你再不完事,我手腕都得折了!”上官若离靠在床柱子上,一阵头昏眼花。

这活儿比训练还累呀!关键是心理承受的那种煎熬,啧啧,一言难尽呀!

那人忽然轻声开口,“本……我会对你负责、好好待你的。”

上官若离吓得手一哆嗦,纳尼?!不会吧!

她只是动动手而已,而且什么都没看见,他就赖上了!

豪迈的摆摆手,“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反正我什么都看不见。”

那人语噎,眸中迸出怒意,咬牙道:“你这个女人,怎么如此……”豪放?

上官若离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生气,抓抓头,这是在古代,如果按照发生关系来算,应该算是吧?

他这是要来个以身相许?

艾玛!她可受不了。

为了绝了他的念想,她道:“咱可是良家妇女,已经有未婚夫了。”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一半恼怒一半幽怨的问道:“你做这些,是,是跟谁学的?”

尼玛!这是典型的好心没好报呀!

“滚!”上官若离怒从心头起,一脚踹过去,将他踹下床。

自己下床,装作瞎子从他身边走过,到屏风后洗手。

太恶心了,洗了好几遍觉得洗干净了,但她一闻,又嫌恶的洗了一遍。

等回来,见屋子里已经没有了那人的影子。

若不是空气中那浓浓的栗子花味儿,上官若离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想想那人言行有些怪异,还知道她是瞎的,肯定认识原主,不会真赖上她吧?

上官若离脑海里浮现出被一个大男人追在屁股后面求献身的情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拂落一身的鸡皮疙瘩,看看外面微明的天色,也没了睡意。就在屋里锻炼了起来,虽然她的肋骨已经不疼了,但伤筋动骨一百天,她着重做一些不影响肋骨的锻炼。

幸好在饮食上原主并没有遭苛待,底子并不差,假以时日,她就能把这身子锻炼成与前世一样强。

突然,听到外面厢房的门吱呀一响。

第11章经常有鬼叫

以为是早起做事的下人,上官若离无意间往窗外一瞥,发现是春桃出来,鬼鬼祟祟的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就出了梅香园。

上官若离眸色微寒,嘴角微微一勾,一撩裙子翻出了窗子。

左右一打量,确认了无人,三米来高的院墙,不必助跑,轻巧的一个纵身,蹬住墙身,横走数步,伸臂恰好搭住墙头,腰间使力,悄无声息的翻了出去!

院墙外恰好是一株枝繁叶茂的木兰花树,此刻早已过了木兰花盛开的时节,葳蕤的树冠亭亭如盖,遮得树下一片荫凉。

她落地后,踩着柔软的草地轻巧一转,就躲到了树后,四下里一望,就见到春桃那淡粉色的背影。

她借着花丛和大树的隐藏,远远的跟着春桃。

春桃左顾右盼、形色鬼祟,慌慌张张的来到一个体面的大院子门前,上面的木匾上刻着梧桐院。

上官若离知道那是肖云箐住的院子,在春桃敲门前就翻进了院子,院子里靠墙种的是一丛丛的迎春花,这会子花当然也谢了,郁郁葱葱的蓬松着挡住了上官若离的身形。

所以她藏的隐蔽,略加小心就不会被院子里的人发现,但春桃的敲门声惊动了院子里的人,想靠近屋子就不容易了。

上官若离趁着只出来一个开门的下人,迅速确定了附近可以利用的花木,猫着腰几个腾挪就躲到了一座假山的阴影里。

原主的听力很好,她隐约的听到肖云箐斥责春桃的声音,然后隐隐约约的听到染香楼、男人、东西等字眼儿。

上官若离敏感的觉得她们算计的事与自己有关,想换个位置听的更清楚些。

可是,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就坠落下去。

她大吃一惊,本能的伸手要抓住什么,只抓住山洞内湿滑的地面,然后就跌落下去。

落地时她下蹲身子,一个翻滚卸去了从高处下落的大部分力道。

即便如此,因脚下有碎石,也摔的不轻。

“我勒个去!痛死姐了!”低声咒骂一声,抬头,自己好像从地下暗室的顶上掉下来。

看到上面的微光,目测离地面三丈高。

有人推门而出,朝假山这边走,似是在查看。

“什么动静?”一个丫鬟的声音带着探寻。

另一个丫鬟道:“应该是早起捕食的野猫儿。”

两人在假山旁站住,警惕的四处扫视,但上官若离掉下来的地方很隐秘,被乱石遮挡着洞口,她们并没发现什么。

“快离开这里吧,这附近经常有鬼叫!”

“什么鬼叫,大清早的别胡说!”

两个查探情况的丫鬟语气里带着恐惧,急匆匆的离开了。

上官若离根据脚下的碎石猜测,暗室建在假山下,因为漏雨,久而久之就风化成了一个洞。

而她好巧不巧就这么倒霉,就踩空了落下来。

这么高,洞口在暗室的中间,她不可能原路回去。

环顾四周,是个密闭的暗室,四周的石壁牢固光滑,暗室的角落里还垒着石床。

这是个暗牢,必定有出口。

上官若离揉着被石头硌疼腰,捡了一块石头,在石壁上摸索,时不时的用石头轻轻敲击。

突然,她敲击的动作一停。

这里石壁后面是空的,而且隐隐有声音传来。

上官若离把耳朵贴在石壁上细听,好像是铁链子哗啦哗啦的声音。

隔壁锁着有人!

既然隔壁同样是暗牢,那么出口一定不在这面石壁上,上官若离排除了这面石壁,在其他三面石壁上仔细寻找。

终于发现了一块不同的石砖,用力一按。

立刻传来带动机关开启的铰链“咔咔”声,声音干涩的很,可见这个暗室经年没打开过了。

上官若离贴在石门后,听了一会儿,确定外面没有危险,这才出了暗室。

外面漆黑一片,上官若离适应了一会儿,才借着暗室顶上的洞投进来的微光看清了外面的情况。

外面是一米宽的走廊,两面都是石墙,阴暗潮湿,时不时的有老鼠窜过。

上官若离抬步走到隔壁的石门前,侧耳听里面的动静,微微蹙眉。

里面没有任何声音,莫不是刚才她听错了?

根据刚才石门机关的委屈,她很快摸到了机关,按了一下,转身将身子贴在石壁上,防止有危险。

有一道微弱昏黄的光线从石门里透出,随着石门缓缓打开慢慢变宽。

里面果然有人!

一股骚臭味儿和着潮湿的霉味儿从门内冲出来,让上官若离蹙眉憋气。

“小丫头过来陪老子说说话!”一个苍老干涩的声音从室内传出来,粗嘎难听,像从地狱里传出来似的,让人头皮发麻。

想必那两个丫鬟嘴里的鬼叫应该是这个声音,

他怎么知道她是个小丫头?

上官若离先伸出腿试探了一下,才微微探出头。

只见暗室中间站着一个看不出什么模样的老头儿,他手腕、脚腕上都栓着小儿手臂粗细的铁链子,铁链子的末端固定在石壁上。

之所以说他是老头儿,除了他的声音外,他胡子、头发乱糟糟的糊成一团,脏污的看不出什么颜色,但不是黑色。

见没有危险,上官若离从石门后走出来,走进暗室在他够不到的地方站定,淡淡问道:“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老头儿看清了她的模样,呆愣在那里,不可置信的长大了嘴巴,半晌,才试探的叫道:“阿……萝?”

阿萝?上过若离蹙眉,原主的母亲霄云萝?

没等上官若离说话,老头儿就自己摇头否认,“不对、不对!肖云箐那贱人都老了,老子的阿萝怎么会这么年轻?”

他抬起手将垂在额前的碎发拨开,露出一双清明犀利的眼睛,上下仔细打量了上官若离一眼,“你不是阿萝,难道是离儿?不对,离儿长这么大了吗?”

老头儿警惕的望着上官若离,“离儿眼盲,你的眼睛却好好的。”

老头儿似乎与世隔绝很久了,根本不知道霄云萝已经去世了。

上官若离从他的话里听出些端倪,淡淡道:“霄云萝已经去世十五年多了。”

第12章你是上官若离的亲爹?

“十五年了?”老头不敢相信的愣了片刻,随即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老子被囚禁在这里竟然有十五年了?”

上官若离心中一惊,十五年了?

按照她的追剧经验,接下来的狗血剧情是不是这老头儿其实是原主的生父?

“你是上官若离的亲爹?”这么想着就问了出来。

“咳咳咳!”老头儿差点儿被自己唾液呛死,“老子是她娘的亲爹肖飞!”

呃!这话有歧义,“他娘的”到底是指的霄云萝还是在骂人?

不管怎么说这个肖飞是被肖云箐关在这里的,上官若离往前走了一步,道:“想不想离开这里?”

“想!”肖飞警惕的看着她,“你想要什么?”

上官若离白了他一眼,“你都这样了,能有什么?”

说着走进他,却发现他手上连接铁链的铁环机关是一次性的,就是说锁上就无法再打开。

“看样子肖云箐当初就没打算放了你。”上官若离低头研究那婴儿胳膊粗的铁链,没有工具,根本就打不开。

“所以老子就是不告诉她想要的东西在哪儿……”老头儿的目光落在上官若离的耳垂上,那里有一颗小黑痣。

他瞳孔骤然一缩,激动的喝问:“你是上官若离?!”

上官若离没有丝毫动容,淡淡叹息道:“是不是上官若离不重要,现在是我无法救出你。”

“阿萝真的死了?”肖飞迅速地抓住她的手腕,速度之快让上官若离来不及躲开。

上官若离没想到他一个瘦老头儿手劲儿这么大,感觉手腕都要被捏碎了,痛的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怒道:“不是告诉你了吗?死了快十六年了!我骗你干嘛?”

肖飞突然神色一凛,伸手做出禁声的姿势,“有人来了,你快走!”

上官若离侧耳倾听,果然听到机关开启的声音。

她快步出了石室,将石门关上。

看到了不知从哪里透过来的一点火光,不能再开隔壁的石门了,发出的声响,必定会引起注意。狭窄里的走廊里,没有藏身之处。

上官若离抬头看了看,双手双脚撑着走廊两边的石壁,一下一下的快速向上挪,最后整个后背贴到了走廊顶上。

收敛了气息,俯视着走廊里的一切。

慢慢的,火光越来越亮,一个粗布短打扮的妇人提着灯笼,从走廊的拐角处出现,后面跟着肖云箐。

到了囚禁肖飞的石门前,那妇人打开机关,闪到一边,让肖云箐进去。

肖飞坐起来,冲着门口,啐出一口浓痰:“呸!”

肖云箐不会武功,躲闪不及,浓痰正喷到脸上。

“啊!你你你!”

肖云箐拿出帕子拼命的擦拭,转头跑到走廊里呕吐。

一股酸爽味儿升起,走廊顶上的上官若离皱紧了眉头。更悲催的是石壁上都是湿滑的苔藓,她的身子不住的下滑。

好在肖云箐没吐一会儿,就走进石室指着肖飞骂道:“你这个老不死的!越来越下作!”

肖飞大喇喇的坐到石床上,冷笑道:“有你和你娘下作吗?你娘偷人生下你,让老子戴绿帽子,你爬老子的床,给老子下药……”

“我呸!你武功那么高,若不是为了给你下药囚禁你,我会勾搭你这老东西?”肖云箐气的双眼赤红,但她不敢靠近,在铁链子以外的范围站定。

肖飞歪着脑袋看着她,道:“老子说了要见到萝儿才会告诉你梅花令的下落,不过,见不到萝儿亦可以换一个条件。”

肖云箐面色一喜,“说!”

肖飞猥琐一笑,道:“我们把当年没做完的事做完。”

“做梦!”肖云箐暴怒,眸色怨毒,“看样子,你还是没想通!那你就等着见霄云萝那贱人的尸体吧!”

肖飞眸中迸射出杀机,“那么说萝儿已经死了?”

肖云箐微微一愣,继而得意的笑道:“是!她死了,临死也不交出梅花令,不然我怎么会对你这老东西下手?但她那个瞎子女儿却落在了我手里。她死了不到两个月上官天啸就娶了我做继室,我为他生儿育女,女儿还要代替那贱种做太子妃,儿子将来要继承镇国大将军府!”

“我呸!”又一口浓痰吐过去。

不过这次肖云箐抬起袖子挡住了。

她哈哈大笑,“怎么样?用上官若离那小贱种的命来换梅花阁值不值的?那可是霄云萝唯一的血脉,也是你唯一的后人!”

肖飞冷笑:“你骗了老子这么多年,老子还能信你吗?你敢对离儿动手?上官天啸不把你碎尸万段才怪!不然离儿能活到现在?”

肖云箐眸子眯了眯,露出杀机,冷冷道:“那么,你也没活着的必要了!”

肖飞知道她动了杀心,淡淡道:“有种你就杀了老子!”

肖云箐气的语噎,她不能杀他,冷冷一笑,“好!有你主动交代的一天!”

说完头也不回了走了。

上官若离等听到关门的声音响起,才从走廊壁上下来,抖着酸疼的手腕和脚腕,这具身子还得加强锻炼。

“进来吧!”肖飞确定了霄云萝去世的消息,眼里充斥着悲伤和愤怒,转头用脏污的袖子擦去了眼泪。

上官若离确定了这老头儿确实是原主的外公,看他的惨样子,心中有些发闷。

肖飞眸中精光乍现,手在空中一个翻转,上官若离就在一股强大的力道下转了身,大掌抵在她的后心处。

上官若离暗叫不好,想挣扎,可后心就像被一股魔力吸住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觉得一股暖流从他掌心流到自己的身体里,在四肢百骸游走,毫无章法的横冲直撞,最后凝聚在丹田。

上官若离觉得丹田越来越灼热、越来越膨胀,整个人好像要爆炸燃烧起来一般。

那暖流越来越弱,最后,肖飞收掌,浑身的力气像被抽走了一般,虚弱的后退几步,往后仰倒下去。

上官若离伸手扶住他,看到有小虫子在他经年不洗的头发胡子里爬动。

强忍住恶心,冷声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在线阅读

上一篇: 白语瑶靳天寒小说似海双眸不为我蓝免费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20-2021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版权所有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