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阅读资讯 > 《最狂好婿》小说主角林羽江颜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最狂好婿》小说主角林羽江颜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0-03-13 15:34:55来源:zsy发布:和三和尚

《最狂好婿》由和三和尚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羽江颜,书中主要讲述了:年轻人,最好还是不要把话说得太满。卫功勋眉头微皱,显然十分不满。好,既然姐夫发话了,那就让这位何医生留下来一起看看吧,想必对他而言也是个宝贵的学习机会。郑世帆见姐夫不高兴了,也没有再坚持,赶紧圆场。林羽摇头苦笑了一下,自己只听说济世堂妙手仁心,却没听过济世堂眼高过人,今天算是见识了。众人等了片刻,郑家成便从

《最狂好婿》小说主角林羽江颜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最狂好婿》由和三和尚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羽江颜,林羽江颜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8章朱砂笔治病

年轻人,最好还是不要把话说得太满。

卫功勋眉头微皱,显然十分不满。

好,既然姐夫发话了,那就让这位何医生留下来一起看看吧,想必对他而言也是个宝贵的学习机会。

郑世帆见姐夫不高兴了,也没有再坚持,赶紧圆场。

林羽摇头苦笑了一下,自己只听说济世堂妙手仁心,却没听过济世堂眼高过人,今天算是见识了。

众人等了片刻,郑家成便从内间走了出来,只见他穿着一身白色绸缎唐装,步履稳健,鹤发童颜,精神饱满,一点都不像有病的样子。

功勋,你也来了啊,坐,快坐。

郑家成态度很是随和,但那种长期发号施令的王者之气却自然流露而出。

哪位是济世堂宋老爷子的孙子?

众人坐下后,郑家成扫了林羽和宋征一眼,手里不停的搓着两个黑红色的文玩核桃。

郑老您好,我是济世堂的宋征,我爷爷让我来替您瞧病,临走前吩咐过我了,虽然您出千万诊金治病,但我们济世堂给您打八折。

宋征笑道,神色间颇有些自豪,两百万,说让就让出去了,济世堂就是这么大气。

好,果然英雄出少年,既然宋老爷子肯让你来,必定有过人之处,你放心,只要帮我把病治好了,钱一分都少不了。

郑家成朗声道,这点小钱,对他而言不值一提。

爸,我也给您请了一位医生,是位小神医,医术同样十分精湛。

卫功勋急忙替林羽毛遂自荐。

好,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那一会就麻烦两位小友了。

郑家成笑道,接着吩咐管家上茶。

郑老,不是现在开始诊治吗?宋征见郑家成没有要看病的意思,忍不住疑惑道。

呵呵,现在看的话,恐怕看不出什么来。

郑家成有些无奈的笑道,以前也找医生看过,检查后各项特征都正常,丝毫诊断不出问题,只有我头疼的时候,才能看出病症。

哦?这么奇怪?宋征有些疑惑,接着走到郑家成身旁,示意他能不能把把脉。

郑家成也没拒绝,亮出手腕让宋征试了下,宋征面色不由一变,脉象上果然没有问题,并且脉象反而显示,郑老的身体十分健康。

宋兄弟不必着急,再等一个小时,郑老的病应该就会发作了。

林羽看了眼墙上的表说道。

哦?小友,你怎么知道还有一个小时我就会发病的?郑家成神色微微一惊。

卫局跟我说过您是偏头疼,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中午了,温度升高,虚火上升,导致气血灌顶,容易引发偏头疼。

林羽笑着解释道,眼神不经意扫了眼郑家成手中的那对文玩核桃。

郑家成笑眯眯的跟林羽点了点头,表示赞许,一旁的宋征冷哼了一声,有些不爽。

正如林羽所言,临近中午的时候,原本谈笑自如的郑家成脸色突然一变,神情陡然间变得异常痛苦,双手抱住头,脸上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郑老,您坚持一下,我这就给您施针。

宋征伸手试了下郑家成的脉搏,接着从医疗箱里拿出一个针袋,取出数根银针,显示对准郑家成手肘三焦经上的清冷渊穴和天井穴扎了下去,随后又在头部和肩部几个穴位扎了几针。

索神针?林羽微微一惊,怪不得这个宋征如此傲慢,原来果真有真才实学。

听林羽叫出自己的针法,宋征也有些意外,神色倨傲道:不错,有点见识。

宋征这一套针法扎完,郑家成的脸上的痛苦之色明显缓和了下来。

哈哈,济世堂果然名不虚传!

看到父亲脸上的痛苦之色渐淡,郑世帆不由松了口气。

举手之劳。

宋征淡然笑道。

他话音未落,原本神色缓和的郑家成,身子突然一震,双手再次抱住头,发出了痛苦的低吼,而且比先前还要严重。

满屋子的人脸色瞬间变了,宋征也不由一怔,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啊!

说着他赶紧上前试探郑家成的脉搏,脸色瞬间惨白一片,脉搏竟然上蹿下跳,时有时无,异常古怪。

宋老弟,你还愣着干嘛,快想办法啊。

郑世帆急道。

宋征此时也慌作一团,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羽眼见情况危急,一个箭步窜上去,迅速的把郑家成身上的银针取下,接着取了六根银针,在他脖颈肩膀处六个穴位分别扎下。

问问命针法?

宋征不惊讶的张大了嘴。

不错,有点见识。

林羽不动声色的把宋征的话抛还给了他。

只见林羽这几针扎下,郑家成整个人瞬间放松了下来,头上的疼痛感陡然间消失,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

爸,您感觉怎么样?卫功勋面色大喜,没想到,这个何家荣当真是个高人。

好多了。

郑家成挤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呼吸渐趋平稳,管家急忙过来帮他把脸上的汗擦净。

郑世帆没急着高兴,害怕还会出现刚才复发的情形,但是等了一会儿,也没见父亲有丝毫的异样。

他这才放下心来,冲林羽问道:小兄弟,我父亲这病是止住了还是根治了?

止住了。

可有办法根治?

一旁的宋征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很显然他已经失去了郑世帆的信任,不过刚才他失手了,现在已然没了话语权。

有,而且很简单。

林羽笑了笑,接着把目光放到了郑家成手上的文玩核桃上,其实主要的问题出现在这对和核桃上。

问题在这对核桃上?众人面面相觑,十分不解。

郑老,可否把这对核桃给我看看?

林羽伸手把核桃接过来,仔细看了一眼,在他眼中,这对核桃散发着翠绿色的光芒,显然价值不菲,但是在其中一个核桃的边缝中,夹杂着一股浓重的黑气,跟自己在那个小女孩身上看到的黑气有些相似。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对文玩核桃应该是麒麟纹狮子头,而且年代较为久远,是从清乾隆时期流传下来的。

林羽说道。

不错,小友好眼力!郑家成脸色一亮,有些意外的惊喜,能一眼看透他这对狮子头来历的人并不多见。

它就是再不凡,也不过是对文玩啊,跟我爸的头疼有什么关系,何老弟,你说笑呢吧。

卫功勋有些不解。

林羽没急着回答,转头向郑家成问道:郑老,这对核桃您是从哪得来的,带在身边有多长时间了?

这是我偶然从一个古玩市场淘来的,买来后就一直带在身边,大概有半年多了吧。

郑家成回忆道。

那您想想,您这个偏头疼的毛病有多久了。

林羽笑道。

郑家成皱着眉头细细一想,随后面色一变,看了眼林羽手中的核桃,惊道:好像是自从我买了这对核桃,就有了这个毛病!

郑家成向来不信鬼神,自然没有往这上头想,只以为自己是多年工作劳累得下的后遗症。

不瞒您说,这个核桃是从死人身上得来的,所以沾染了一些煞气,因为您随身携带,所以对您的气运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想必这半年多来,您的事业也不太顺利吧。

林羽说道。

不错,我这半年投了两个项目,都严重亏损,我还以为是自己上了年纪,老糊涂了,正准备把公司的事务交接给世帆呢。

郑家成摇头苦笑。

何老弟,你说的这些什么煞气,好像是迷信的说法吧卫功勋皱眉道,从事他这个行业的人,向来不相信牛鬼蛇神这一套。

很多事不尽是迷信,有些是我们老祖宗从天地运转、自然法则中提炼出的规律,具有很大的可信度,要不然周易八卦怎么能流传至今?林羽耐心解释道。

卫功勋无言以对,林羽确实说的在理,现在很大大学都设置了周易的公开课。

小兄弟,那我把这核桃砸了扔了,我爸的病是不就能好了?郑世帆急切道。

这么好的文物,砸了多可惜。

林羽笑道,我有办法既能治好郑老的病,还能让郑老留下这对核桃。

那就劳烦小友了。

郑家成语气里难掩兴奋,他对这对核桃着实喜爱,要真砸了,起码要心疼上几日。

郑老,您这有朱砂笔吗?

有,有。

郑家成连忙吩咐老管家去书房取。

等朱砂笔取来后,林羽念起清明诀,往朱砂笔笔尖吐了口气,随后分别在两粒核桃尾部轻轻一点,那抹浓重的黑气顿时烟消云散,一对狮子头散发出的灵气愈发翠绿明净。

林羽将核桃交还给郑家成,郑家成接过去后只感觉一股清凉的触感从核桃上传来,贯穿全身,浑身的经脉都似在一刹那打开了,整个人清明无比。

一旁的宋征面色阴沉,十分的不服气,觉得林羽纯粹是在故弄玄虚,但奈何林羽确实帮郑老把病治好了,他不服也不行。

小兄弟,我爸这病当真不会再犯?郑世帆还有些不放心。

当真,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卫大哥可以随时去抓我,他知道我家。

林羽打趣道。

何老弟说笑了,我们全家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卫功勋笑道,接着冲郑世帆使了个眼色。

郑世帆立马领会,连忙道:何兄弟,请把你的银行卡号给我,我先让人给你打五百万,过两天我爸病情如果没有反复的话,我再把剩下的五百万打给你。

世帆!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一千万一次性给小友打过去。

郑家成有些不悦道。

好,那就按爸的意思办,一千万,一次性给你打过去。

一千万?林羽摸着鼻子笑了笑,说:诊金能让我来定价吗?

众人面色微微一变,一千万还不够?这是要狮子大开口啊。

好,就让小友来定价,你说多少,就是多少。

郑家成倒也大气,毕竟人家救了自己半条命,多要一些,也无可厚非。

第9章盛大的表白

爸。

郑世帆皱着眉头低声提醒了一句,总不能他要郑家整个企业,就给他整个企业吧。

郑家成冲他一摆手,示意他别说话。

此时林羽已经掏出了手机,细细的算了一遍之后,抬头笑道:凑个整,三十万。

他这话一出,众人的面色再次一变,满是惊诧。

宋征一开口随随便便就让了两百万,对普通人来说已是巨款,这个何家荣可好,一句话一千万几乎全都让出来了。

小兄弟,你不用客气,一千万诊金是我们一开始就准备好的,就算你不拿,也会被别人拿去,你尽管收下即可。

郑世帆展颜笑道,对林羽的好感增加了不少。

是啊,小友,你大可收下,我郑家成这把老骨头,多少还值些钱。

郑家成笑道。

郑老,三十万的诊金已经很多了,如果不是我遇到一些困难,也不会管您收这么高的诊费,希望您也别再跟我客气。

林羽的语气很真挚,没有丝毫做作。

郑家成闻言也没再坚持,点点头,让郑世帆支付林羽三十万,林羽选择了现金。

郑世帆还要给宋征十万作为辛苦费,但是宋征一看林羽治好了病才要三十万,自己哪有脸再要钱,便拒绝掉转身走了。

卫功勋和林羽并排从别墅往外走的时候,郑家成站在窗边看着林羽的背影,眼神中满是欣赏,感叹道:现在能力过人,还能不骄不躁、不慕虚荣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世帆,你以后有机会多跟他接触接触,可能会对你的事业有帮助。

是,爸。

郑世帆点头答应,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再厉害不也就是个医生嘛,除了治病,还能干嘛,他堂堂万盛汽贸的少主,用的着他帮吗。

还有,明天挑辆好车,给他送过去,既作为礼物,也作为感谢,记住,要好车。

郑家成郑重道。

明白。

郑世帆说道。

出了郑家,林羽跟卫功勋约定好周末去替他妻子看病后,俩人便分开了,林羽直接去了母亲秦秀岚的包子店。

看到林羽后秦秀岚立马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劝道:家荣,你也老大不小了,有家有室的,得找个正经工作了,别没事就往我这跑。

干妈,你别看我没工作,但是我给人看病,不少挣。

林羽兴奋的说道,接着把背包打开,亮出里面三十万的现金。

家荣,你从哪弄得这么多钱?秦秀岚惊声道。

我刚给一个有钱人家看完病,这是他们给我的诊金。

林羽颇有些自豪,长这么大,一直都是母亲在供养他,现在他终于有能力养母亲了。

随后林羽打电话把黄毛叫来,连本带息给了他二十二万,接着把剩下的钱交给了母亲。

家荣,这怎么行呢,你自己拿回去用。

秦秀岚连忙推脱。

干妈,您拿着吧,就当我替林羽尽点做子女的义务。

林羽抬头看了眼桌台上自己与母亲的合影,颇有些唏嘘。

既然做不回我自己,那我便以这副皮囊,护您此生无忧吧。

最后秦秀岚推脱不过,便收下了,说道:好,那钱就先放我这,当做我替你保管的,你什么时候用,什么时候来问干妈要。

第二天林羽本想睡个懒觉,结果江颜一早就把他叫了起来,带着他去了菜市场,然后把一个菜篮子递给他,让他买完菜直接去诊所找她,嘱咐他记得割肉。

林羽有些凌乱,从江颜一系列理所应当的安排来看,这个何家荣平日里没少干这种活啊。

他难道就不觉得羞耻吗?一个大男人成天洗衣服买菜打地铺

那什么,我没钱。

虽然觉得很没骨气,但林羽却不得不开口,昨天的钱都给母亲了,自己一分没留。

江颜丢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接着从车窗扔出一百块钱,开着车扬长而去。

林羽看着车子离去的方向恨得牙痒痒,暗想:等着吧,总有一天我非扒掉你裤子打你屁股不可。

林羽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买菜,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该怎么挑菜,该怎么讨价还价。

谁知道刚到菜市场,各个摊位的大叔大妈就开始主动跟他打招呼。

哎呦,小何,来买菜了,好久没见到你了。

就是,这俩月去哪了,可想死大妈了。

小何,今天还是老三样吗,我打包好,你一会儿过来拿吧。

我菜也给你装好了,没钱的话先记账。

小伙子真贤惠啊。

贤惠?

林羽脸上的肌肉抖了抖,看大叔大妈热情的模样,这个何家荣以前似乎挺享受买菜这种贤惠的工作啊。

买完菜后林羽身上已经没钱了,只好问大妈借了一块钱坐公交回诊所。

在站牌下车后,老远就见诊所前面围了一大帮人,林羽好奇的挤了进去,只见诊所前面停着一辆崭新的亮粉色玛莎拉蒂总裁。

车子引擎盖上堆着一个心形的玫瑰花花盘,周围点缀着一些其他鲜花和彩带,车旁站着一个身着深蓝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梳着铮亮的大背头,气宇轩昂,怀中还捧着一束鲜花,显然是打算表白。

真有钱啊,直接拿百万豪车表白,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

光车上的花盘,就得一两万吧,浪漫死了。

我要是被表白的那个女的,我就幸福死了,就算让我立马去死都没遗憾了。

瞧你那点出息,要是我肯定会给他一个浪漫的长吻。

估计没有哪个女的能拒绝这么盛大的表白吧。

围观的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一些小女生的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林羽顿时也来了兴致,跟着众人一块儿围观,好奇哪个大美女能得到这种土豪的青睐。

江颜,我爱你!

西服男清了下嗓子,冲诊所大喊了一声。

林羽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人在菜市场,绿帽天上来?

买个菜的功夫,差点就把老婆丢了?

林羽很生气,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一种极大的侮辱,江颜是有妇之夫,这个西装男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表白,是有多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或许以前怯懦的何家荣能忍,但是,现在活在这具身体里的,是他林羽!

不管是出于维护男人的尊严,还是作为对何家荣的回报,林羽都决定要狠狠杀一杀西装男的锐气。

就在他准备上前教训西装男的时候,江颜突然从诊所出来了。

林羽略一迟疑,又退了回来,打算看江颜如何应对,如果她对这个西装男表露出哪怕一丁点兴趣的话,那自己立马替何家荣做决定,跟她离婚!

哇塞,大美女啊,怪不得这么舍得砸钱!

要是我有这么多钱,我也愿意为她砸!

啧啧,这身材,要是能跟她风流一夜,我死都愿意。

围观的众人也有些被江颜的美貌惊艳到了。

朱志华,你有完没完,我跟你说过了,我已经结婚了,你彻底死了这条心吧!江颜面色冰冷,语气十分不悦。

没关系,颜儿,我不嫌弃你,你那老公现在已经是个植物人了,永远都醒不过来,你何苦跟着个半死人活受罪,你就考虑考虑我吧!

显然这个朱志华还不知道何家荣醒过来的消息。

颜儿?

真不要脸,林羽狠狠瞪了他一眼,作为江颜的老公,自己都没这么叫过她呢。

我叫江颜,谢谢,还有,我老公已经醒过来了,我们现在很恩爱,请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

江颜紧锁着眉头,声音冰冷。

颜儿,你编这些话,不觉得太幼稚了吗,我上个月问过他的主治大夫,他醒过来的几率几乎为零。

朱志华笑着耸了下肩,随即信誓旦旦道: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我保证这辈子都一心一意对你,这辆车只是个小礼物,结婚后,我再送你一栋别墅。

人群顿时发出了一片惊叹声,这是哪家的大少,出手也太阔绰了吧。

对不起,我不稀罕,请你马上离开这里,不要打扰我的病人治病!江颜冷冷回了一声,再没搭理他,转身往诊所里走。

颜儿!

朱志华急了,急忙起身去拉江颜的胳膊。

你放开我!江颜十分生气的挣扎了一下,奈何她力气太小,根本挣扎不开。

颜儿,你就给我个机会嘛!朱志华一边说,一边把脸往江颜面前靠,大有要强吻的意思。

给我撒开!

这时林羽突然从人群中窜了出来,一手拎着菜篮子,一手拿着两根大葱怒气冲冲的指着朱志华。

看到林羽的刹那,朱志华面色陡然一变,惊讶道:何,何家荣,你醒了?

我叫你把手给我撒开!

林羽没搭理他,见他还抓着江颜的胳膊,二话没说,一个箭步冲过去,一大葱抽到了朱志华的手上。

哎呦!

朱志华感觉如同被皮鞭抽到了一样,猛地缩回了手。

你没事吧。

林羽跨到江颜身边,轻声关心道。

没没事。

江颜睫毛微微一颤,看着林羽坚毅的眼神,脸竟然不由微微一热,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安全感。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她不得不承认,林羽给她的,确实是她从没体会到的安全感。

你以后离我老婆远点,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林羽看着朱志华冷冷道。

看着林羽冰冷的眼神,朱志华身子竟然不由的一颤,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自己怎么会怕这么个废物。

不客气?就凭你这个需要老婆养的窝囊废?你看看我送颜儿的是什么,玛莎拉蒂!你再看看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烂菜叶子!朱志华冷笑着讥讽道。

围观的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声。

是啊,美女,你何必一根筋,非要跟个吃软饭的窝囊废呢!

真是傻,不对,还不如个傻子,傻子都知道烂菜叶子和玛莎拉蒂选哪个。

好好考虑考虑吧美女,爱情不能当饭吃,要我,肯定选这个西装帅哥。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显然更偏袒朱志华,毕竟爱慕虚荣是世人的本性。

就在这时,一阵轰鸣的引擎声传来,随后一辆酒红色的法拉利疾驰而来,到了诊所跟前,猛地一个刹车精准停住。

法拉利LaFerrari!

人群中有懂车的男子突然尖叫了一声,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要知道这款敞篷车可是法拉利前两年刚出的全球限量款,现在已经绝版了,每台售价都近三千万,全球只供应202台,而整个华夏区,只供应3台。

而现在这三台中的一台,竟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很多人已经忍不住拿出手机咔嚓咔嚓拍了起来。

众人的视线瞬间被这台拉风的跑车吸引了,满脸期待的等着车里出来的是一个超级白富美或高富帅。

但让他们失望的是,车里出来的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年轻男子,一身白衬衫黑西服,颇有几分售楼小哥的感觉。

只见这个年轻男子下车后拿着钥匙径直穿过人群,快步跑到林羽跟前,恭敬的把钥匙递过去,热切道:林先生,您的车送到了,请您查收一下。

说完年轻男子掏出一张卡片递给林羽,压低声音恳求道:林先生,请您务必收下,郑先生说了,您要是不收下,我就可以直接辞职了。

看着卡片底部郑世帆三个烫金大字的署名,林羽无奈的笑了一下,只好收下,点点头低声跟年轻男子说道:替我回去谢谢郑老板。

年轻男子连连点头,接着喜笑颜开的离去了。

众人看到林羽手里的法拉利钥匙,满脸都是震惊之色,刚刚他们还讥讽吃软饭的人,眨眼间就拥有了一辆限量版法拉利。

这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啊!

尤其是此时他一手拿着法拉利的钥匙,另一只手还拎着一篮子烂菜叶子

林羽看了眼同样有些震惊的江颜,将手中的钥匙往她面前一递,展颜笑道:不好意思,没跟你打招呼,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呐,提前送你的两周年结婚礼物。

第10章老丈人被骗

人群顿时哗然一片,什么叫阔气,这才叫阔气!

此时那个堆满鲜花的玛莎拉蒂,跟这辆全球限量版法拉利一比,简直就是个孩子的玩具。

朱志华的脸已经憋成了猪肝色,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废物怎么会买得起这么名贵的车。

而且这个废物也太慷慨了吧,恐怕放眼世界,舍得一次性送女人这种名贵跑车的男人也寥寥无几。

谢谢。

江颜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钥匙接了过去。

亲一个!

亲一个!

围观的众人开始齐声起哄,气氛一下被烘托了起来。

江颜猛地攥紧了手,指节微微泛白,她害怕林羽真的会照做,她很想拒绝,但是自己是他的妻子,他有权利这么做。

你们想的美,这么漂亮的老婆,我得自己回家偷着亲!

没想到林羽根本不受众人的起哄,笑着握住了江颜的手。

这次江颜没有躲避,抬头看了眼林羽,内心竟然隐隐有些感激。

她是我何家荣的老婆,我们两个很恩爱,虽然她美若天仙,但是你们也都没有机会了!林羽声音高亢的打趣道,有那么一瞬间,仿佛他自己也有些相信了。

尤其是某些梅毒患者,就更别痴心妄想了。

林羽冷冷的扫了朱志华一眼。

朱志华脸色瞬间一变,怒声道:你说谁是梅毒患者!

你啊,一个周之前梅毒才好,现在就又出来勾搭女人了,要脸不?林羽淡淡道。

你放屁,我什么时候得过梅毒!朱志华气的脸都红了,他故意用愤怒来掩饰自己的心虚,因为林羽说的没错,他确实得过梅毒,也确实一周前才好。

那你把袖子和裤腿撸上去给大家看看,因为梅毒引发皮疹留下的硬疤还在吧,要是被我说中了,你给我老婆道歉,然后滚蛋,要是没有的话,我随你处置,怎么样?林羽望着他自信道。

你个神经病,血口喷人!

朱志华一边骂,一边往后退,脸上不自觉间露出了一丝胆怯,甚至是恐惧,自己这么隐秘的事,他怎么会知道。

何家荣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退到玛莎拉蒂旁后朱志华放了句狠话,接着钻进车里灰溜溜的跑了。

快滚吧!这种乱搞的混蛋,以后迟早得艾滋!

就是,弄辆破车嘚瑟什么!

围观人去对着朱志华离去的方向一顿唾骂,一开始他们夸赞的豪车,此时也成为了他们口中的破车。

没办法,奈何这辆限量版法拉利实在是太耀眼。

众人围着法拉利不停的拍照,林羽倒也大气,没有阻拦。

人群拍够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等人群散去,林羽冲江颜笑道:要不要开着去海边兜一圈?

他长这么大也是头一次拥有甚至是见到这么名贵的跑车,作为一个男人,自然也有些兴奋。

谁知江颜一把把钥匙塞到他手里,冷声道:戏已经演完了,你抓紧把车给人送回去。

说完就转身往诊所走。

嗯?什么意思?林羽有些不解。

江颜停下脚步,转头不屑的扫了他一眼,说道:什么意思?你演戏演上瘾了吧?就算看到别人给我送车你心里不舒服,也不用跑去租车来炫耀吧?不是你自己的车,你难道不觉得心虚吗?你那点私房钱恐怕被掏空了吧?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么贵的车,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江颜连珠炮似得发问,给林羽问懵了。

你可以虚荣,但是我希望你是建立在你能力的基础上虚荣!

江颜冷冷甩下一句话,再没理他,转身进了诊所。

林羽有些无言以对,禁不住苦笑了一下,他很想跟江颜说这车确实是自己的,但是想想何家荣一贯的废物作风,确实有些像天方夜谭。

林羽想了想,决定暂时先不告诉她实情,不过看着这辆豪车又有些为难,不能开回家,自己又能把它放哪呢。

林羽和母亲居住的是那种比较老旧的开放式小区,压根没有停车位,小区的车也都是停在楼底下,基本上都是吉利、长安等国产车,风吹雨淋的也不心疼。

如果把这辆车也放在那里,实在有点太委屈它了。

思索片刻,林羽决定去找自己的大学同学帮忙。

他们宿舍有个家里做珠宝生意的富二代,叫沈玉轩,人很好,隔三差五就请他们宿舍人吃饭,是个典型的跑车控,车库里跑车不下十辆,自己把车放他那,也放心。

从以前的班级微信群里找到沈玉轩的微信后,林羽就以何家荣的身份加了他,说自己是林羽的朋友,有辆跑车想让他看看,帮忙试试性能。

一听是林羽的朋友,沈玉轩二话没说就答应了,随后便约他在市郊的海湾路见,这里路阔人少,很适合试车。

菜我放这里了,我去还车了啊。

林羽跟江颜打了个招呼,便驾驶着自己的法拉利走了。

林羽大学的时候就学出了驾照,不过因为家里没车,所以开的不太熟练。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辆车就是这种超级跑车,研究了半天才勉强弄明白,也不敢开快,慢悠悠的往海湾路晃。

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纷纷侧目,时不时就有人拍照,这下给林羽弄得更紧张了,开的也更慢了。

终于,一个跟他互超了N次的行人彻底爆发了,冲他比了个中指,痛骂一声:装逼犯!

林羽到了海湾路后,沈玉轩已经抽了半盒烟了,本来有些不满,但看到林羽的车后眼睛立马亮了。

行啊,哥们,这辆车都能弄到,厉害啊。

林羽下车后,沈玉轩都没顾上跟他打招呼,围着他的车转了足足三圈。

林羽把钥匙递给他,笑道:试一圈儿?

沈玉轩微微一怔,对林羽的好感顿时飙升,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大方把车让自己试,豪爽啊。

沈玉轩也没推辞,开着车跑了一圈,回来后赞不绝口,言语间满是喜爱之情。

你这么喜欢,那就给你开一段时间吧,正好我也没地方放这车。

林羽这句话差点惊掉沈玉轩下巴,他俩见面才说过不超过三句话啊,就要把车放心的交给自己?

这何止是豪爽!简直就是奔放!

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放心,车在我这,一点都不带损坏的!沈玉轩难掩语气中的兴奋,这个何家荣的爽快劲儿,让他想起了林羽。

在沈玉轩心里他们是第一次见面,但对林羽而言,他们是故友重逢,他很想跟沈玉轩聊聊过去,但是他不能。

中午沈玉轩请林羽吃了顿饭,林羽便以何家荣的身份跟他互相了解了了解。

沈兄,你最近事业、生活还都顺利吗?

刚才一见面,林羽就看到沈玉轩印堂上微微散发着一些黑气,可见他最近气运不太好,而且很可能有血光之灾。

一般吧,就那么回事,我正学着交接一些我爸手底下的工作呢。

沈玉轩语气颇有些无奈,其实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牛逼的外科医生,但父亲非让他接手家族企业。

林羽笑了笑,便再没多问,出门的时候看到旁边有个杂货铺,让沈玉轩稍等,自己进到去花二十块钱买了一个玉观音,接着施加了一个平安诀,回来递给沈玉轩,说道:第一次见面,送你个小礼物,保平安的。

此时林羽心在滴血,这二十块钱是他离开诊所时问小护士借来买拖鞋的,结果就这么花了,他很想问沈玉轩把这钱要回来,但是没能张开口。

谢了。

沈玉轩接过去,趁林羽不注意,随手扔在了副驾驶前的储物盒里。

倒不是他瞧不起林羽,只是他们家店里随手一个都是几千上万的玉观音,真没必要留这种玻璃仿制品。

跟沈玉轩把车送回他家车库后林羽就离开了,临走前沈玉轩说回头给他弄个小区的门禁卡,他啥时候想来开都行。

第二天就是周末,林羽一早过去帮着母亲做包子卖包子,忙活完后娘俩一点多才开始吃饭。

吃完饭林羽还得按照约定去给卫功勋的老婆治病。

谁知饭刚知道一半,丈母娘李素琴就打来了电话,语气急促,家荣,你在哪呢,干嘛呢?

吃饭呢,妈。

哎呦,你还有心思吃饭,快去看看吧,你爸和颜儿跟人家吵起来了!李素琴心急道。

妈,你别着急,我这就过去。

跟母亲说了一声,林羽放下碗筷,便急匆匆的赶往丈母娘说的地点。

李素琴说的地方在古玩一条街,离着秦秀岚的包子铺不远,所以林羽直接跑步过去的。

到那后林羽就想找人打听宝缘阁在哪,结果看到远处一家店前面聚满了人,牌子上挂的正是宝缘阁三个大字。

林羽立马跑过去,拨开人群挤了进去。

只见屋子里江颜和老丈人都在,老丈人脸色通红,浑身气的发抖,手里拿着一副画卷,正跟一个胖乎乎的男人争论着,这绝对不是我刚才看中的那副,这是赝品!是你偷着掉了包!

胖乎乎的男人应该就是店老板,相比较江敬仁,他倒是一脸淡然,老爷子,咱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幅画就是您刚才看中的那副,就算是赝品,那也是您自己走了眼,怪不得别人。

你胡扯!我刚才看中的那副明明是真迹!

江敬仁气的不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爸,消消气,实在不行咱报警吧。

江颜一边安慰江敬仁,一边给店老板试压。

报警?报吧,看看警察抓谁,我还要跟警察说你们在这胡搅蛮缠呢!店老板说话很有底气,因为他大哥就是这片分局的刑警队队长,做这行买卖,没点关系怎么成。

你这个奸商!无耻!江敬仁气的一把捂住了胸口。

林羽生怕老丈人气出心脏病,连忙站出来,说道:爸,您别着急,先把画给我看看。

你怎么来了?看到林羽,江颜有些意外。

你?你会看个屁!江敬仁见店老板耍无赖,便把怒气撒到了林羽身上。

林羽也不恼,要过江敬仁手中的画,摊在桌上看了起来。

这是一副古画,花卷展开后足有一米,宽约半米,是常见的山水墨图,画风古朴,宏伟厚重,而笔墨细秀,布局疏朗,风格俊朗洒脱又不失幽远深邃,右下角一个篆体字印鉴已有些模糊不清。

落款虽然是顾恺之,但从画风来看,应该是后人临摹而制,老板,你多少钱卖给我爸的?

这幅画在林羽眼中黯淡无光,根本不值什么钱,可能连万把块都卖不了。

就算是赝品,那也是他自己看走了眼,我告诉你们,五十万,我一分都不少退!店老板沉着脸道。

啧啧,这老丈人还真舍得啊。

林羽早知道他喜欢淘弄古玩字画,但没想到愿意在这些东西上花这么大的价钱。

林羽心里暗自感叹,接着点头笑道:五十万,这个价格倒也算合理。

你说什么?!江敬仁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店老板立马喜笑颜开,拍手道:小兄弟,还是你识货!

围观的众人也是一阵窃笑,像这种不懂装懂的门外汉,古玩街向来不少见。

我只是说合理,但多少还是贵了些,希望老板再额外送我点小物件。

林羽抬手指了指门口处一个稍显杂乱的货架。

没问题,小兄弟看中了什么尽管拿!店老板眼睛一亮,暗想这次碰上傻子了,那个架子上的都是些残次品,最贵的也不超过千元,就算全送给林羽,他也赚翻了。

Copyright © 2020-2021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版权所有

 

06306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