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唐沐姿小说恋上腹黑真命天子免费阅读

唐沐姿小说恋上腹黑真命天子免费阅读

2019-11-08 15:34:33来源:WXB发布:雪浩哲

主角唐沐姿小说《恋上腹黑真命天子》免费在线阅读。恋上腹黑真命天子是雪浩哲原创的一本火爆小说,讲述了唐沐姿动人故事。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章:初入深宫

荀月阁,是安置秀女的宫殿。

唐沐姿在GG的带领下,来到一处厢房,那GG似乎是知道唐沐姿的家世背景,对她也算得上是礼数周到:“小主,这里便是小主暂时的住处,有些简陋,若有不便还请小主见谅。”

唐沐姿吩咐荃儿赏了他一锭银子,说道:“劳烦GG了。”

那GG接过银子,似乎笑的更加殷勤了:“多谢小主打赏,若是小主还有什么需要,还请尽管吩咐。”

“不必了,我家小姐要休息了,你先下去吧。”看出了唐沐姿的不快,荃儿赶紧替主人下了逐客令,这才打发走了那GG。

毕竟是皇宫,这荀月阁虽然只不过是到了选秀女时节才用来临时安置秀女而已,但是屋内的一切却都还是尽显皇室奢华风范。用的物件,都是做工讲究。

掀开缎面花色棉被,唐沐姿将几个枕头叠起来,半躺在床上,似乎是有些疲倦,吩咐道:“荃儿,去给我打盆水过来,我想洗洗脸。”

“是。”说着,荃儿便从雕花的洗脸架上,端着盆子出去了。

望着这屋内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唐沐姿微微叹了口气,闭上双眼,在内心里告诉自己,既然做了这个决定,来到了这里,便要好好扮演这个角色,不要让家里的人在宫外替自己担心。路都是自己选择的,开弓没有回头箭,唯一的出路,便是硬着头皮好好走下去。

刚出去不久,正在闭目养神的唐沐姿就听到外面传来吵闹声。这荃儿,是不是跟别人吵架了?想到此,唐沐姿便穿鞋,往屋外走去。

这是个类似于四合院一样的院子,一棵古榕树旁边,便是天井,几个婢女都端着盆或者提着桶,在井边接水。

一个穿着红色对襟裙衫的婢女推了荃儿一把,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谁跟你先来后到呀?咱家小姐是蒙尚书的千金,将来一定会得到皇上的宠幸的。你若是识相一点,就乖乖地让开,我家小姐若是生气了,你可是担待不起的。”

这丫头不但说话骄横跋扈,而且还目中无人。唐沐姿平日里最讨厌的便是这种狗仗人势的下人。她皱了皱眉,走下天井,说道:“不过是个尚书,看来家教也不怎么样,下人就连先来后到的道理都不懂,看来这主人家的素质也不怎么样。”

那红衣丫头被唐沐姿这番话激怒了,但是看唐沐姿这架势,猜测到她应该也是个秀女,便也不敢放肆,说道:“红韵见过小主。”

“好了,大家生活在这个宫里,都是姐妹,没必要这么容不得人。”说完,唐沐姿便带着已经打满了一盆水的荃儿,入屋去了。

那个叫红韵的宫女,撅着嘴,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狠狠地说道:“等我家小姐得了宠,看我不活活撕碎了你们。”

唐沐姿走在前面,似乎是听到了些什么,但是她却只是斜了斜眼,没有跟她计较。既然入了宫,也就没有必要去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而争吵,那样没有任何益处,反而让自己调了价。

第二日一大早,便有管事太监,带着一帮宫女,将一些锦衣华服送来,说道:“各位小主,这些都是皇太后娘娘的恩赐,还请各位小主挑选吧。”

“谢GG。”唐沐姿跟在一众秀女身后,学着她们的样子,屈膝回答道。

等那GG走后,秀女们便一拥而上,挑选着自己中意的服饰,生怕一个落后了,那些料子好、款式好的裙裳便被人家抢先夺走了。

唐沐姿冷眼望着这一群女子,嘴角斜起一丝冷笑。

在这些极力打扮自己的女孩子中,一个穿着桃红色纱裙的女子特别引起唐沐姿的注意。因为她看的出来,比起其他女子的满头珠玉,她似乎更要朴素一些。身上的着装虽然都是簇新的,但是从质地和用料来看,都不是能跟其余的女子相比的。此刻,穿着红色纱裙的女子,手中正捧着一件宝蓝色的裙裳,满心欢喜,看样子她应该很喜欢这件裙裳吧。

又是昨日那个叫红韵的婢女,见状,便叫道:“喂,穷丫头,那件裙子我家小姐看上了,快放手。”说着,便要上来抢夺。那桃红色纱裙的女子哪里是她的对手?眼看这件透着贵气的宝蓝色裙裳,就要被那蛮横的丫头红韵抢走。

唐沐姿一向看不惯这样的行为,也不管是不是在宫里,便站了出来,一把将那件宝蓝的裙裳重新塞回了那女子手中,对红韵说道:“昨日不是才跟你说过先来后到的道理么?看来你是完全忘记了是吧?你要知道,抢夺他人的东西,是不对的,你家主人没有教你么?”

红韵还没来得及说话,另一个云鬓高耸,头上插满了珠翠的年轻女子,便一把将红韵拉到身后,抬着下巴,瞪着唐沐姿:“本小姐就是她家主人,凡是本小姐想要的东西,本小姐就一定要拿到手。这件事本来就与你无关,你何必横插一脚、自讨无趣?”

唐沐姿冷冷一笑:“我看不惯的,自然要说。”然后也不管,将那个一脸惊慌的女子拉到身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穿着桃红色纱裙的女子声音弱弱地,答了一句:“我叫段宛儿。”

“段宛儿?宛儿是吧?”唐沐姿的侠义心肠又上来了,说道:“你别怕,现在这是在宫里,咱们都是秀女,皇上还没有册封,等级也都是一样的,没有谁能够驾临在被人头上。”

段宛儿瞄了一眼旁边气势汹汹的女子,对唐沐姿小声地说道:“可是蒙芊妘她的父亲是尚书大人,我家父亲不过是个县丞,品级相差太大,我又如何敢跟她争斗呢?”

原来这个骄横跋扈的女子叫蒙芊妘呀?唐沐姿安慰似地在段宛儿手背上拍了拍,说道:“既然都进了宫,宫外的一切也都没有意义了。”

“哼!”那个叫蒙芊妘的女子似乎并没有将唐沐姿放在眼里,说道:“本小姐的父亲是当今的尚书大人,你们若是得罪了本小姐,本小姐只要知会父亲一声,只怕你们的家人在外面就要吃不了兜着走啦。”

唐沐姿白了她一眼,说道:“你这是在拼家室、拼美色还是拼爹呢?”

蒙芊妘冷哼了一声:“哪样,我都不输给你们。”

“是么?只怕你除了自信心之外,还确实是没有哪一样能跟咱们相比吧?”唐沐姿指着身边的段宛儿说道:“论美色,你虽然有几分姿色,但是却也不及宛儿的温婉可人;论家世,你就更加是要被我踩在脚下了。”

顿了顿,唐沐姿才凑到蒙芊妘耳边,狐媚一笑,说道:“我爹爹是护国将军朱翠庭,你说,你还要在这里炫耀什么呢?”

“啊?!”蒙芊妘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凡事不争不抢的女子,居然有着如此深厚的背景。

唐沐姿见搬出自己的老爹,终于是震慑住了这个目中无人的女子,便不再理会她,而是将段宛儿拉到自己身边,说道:“我不是在帮你,所以你也没必要介怀于心。”

段宛儿习惯性地朝着唐沐姿跪下,说道:“不管姐姐你怎么想,宛儿我都是十分感激姐姐的。”

唐沐姿赶紧扶起她:“既然你都叫了我一声姐姐了,就没有必要再这么见外。”

段宛儿紧紧抓着唐沐姿的手,眼中已经有泪光闪动。在这深宫之中,难得还有人会这样帮助自己。这一刻,段宛儿知道,她在被皇上选中之前,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只有眼前这位有着强硬家世背景的女子了。

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巧,夜晚休息时分,唐沐姿才发现,原来段宛儿的房间,就在自己隔壁。这样也好,等到值守的太监姑姑们都睡了,段宛儿便抱着自己的枕头,来到唐沐姿房间,两人钻在一个被窝里。

段宛儿一脸向往和羡慕:“姐姐,我若是有你这么好命就好了。我爹爹不过是个县丞,在这些身出名门的秀女中,真是一点优势都没有。我若是有姐姐这么好的家世,我也就不会受到她们的欺负了。”

唐沐姿侧过神来,望着一脸素颜却依旧美艳动人的段宛儿,说道:“我倒是羡慕你呢!天生丽质,十足的美人胚子。”

“那又如何呢?也要皇上看得见才好呀!这次入宫的秀女这么多,只怕到时候咱们连皇上的面都见不到呢!”

“那不是更好?只要没有被册封,那么只要在宫中呆到花信之年,也就是二十二岁,便能够出宫,跟家人团聚了。”比起其他的秀女,唐沐姿反而不想被皇上宠幸,她不知道在这样令人压抑的深宫中呆一辈子有什么好的。

段宛儿似乎却不这么想:“姐姐,你难道不想被皇上册封,不想剩下麟儿么?我听其他的姐妹们在讨论,说是太后娘娘说了,谁先给皇上生下皇子,便能被册封皇后呢。”

“宛儿,你很想留在宫中,成为这后宫众多女人中的一位么?”

“是呀!我要得到皇上和皇太后娘娘的宠爱,若是黄天有幸,能够让我为皇上生下一儿半女,我也就满足了。姐姐,你知道吗?一人得宠,全家都会受恩惠,到时候,我爹爹也不会成天被那些级别高于他的官员们欺负了。”

原来每个人进宫,都是抱着另外的目的的。唐沐姿无奈一笑,是不是每个人,都有另外一番心事和苦恼呢?

段宛儿继续说道:“听说,当今的皇上,是个少年天子呢!长得一表人才,就算他不是皇上,我想也应该会有很多哦女子愿意嫁给他吧?”

回想起平日里大哥朱瑛佑所说,唐沐姿这才想起来,这皇上继位不久,貌似却是是个年轻的君王。这也让她放心多了,万一倒霉,被选上妃子,也不会跟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睡在一张床上吧。

第十一章:姐妹情深

想到此,唐沐姿便问道:“宛儿,你真的那么想做皇上的女人吗?”

“姐姐,既然都入宫了,那么我这辈子,唯一的奋斗目标,也就是得到皇上恩宠。”段宛儿一脸向往:“姐姐,哪天我要是被册封、得了宠,一定不会忘记姐姐的。”

“恩,宛儿,我无心跟你争抢什么,只要是有什么能够帮到你的,我一定尽力而为。”唐沐姿倾心一笑:“在这深宫里,难得咱们俩还有点话说,你也都叫我一声姐姐了,咱们以后就相互扶持着,共同进退吧!”

“恩!”段宛儿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咪一般,缩进了唐沐姿的被窝里。

两个初识的女子,有着各自的宿命和无奈,像是两个寻求温暖的孩子,依靠着彼此的唯一。

上午GG前来传话,说是呆会儿皇上会派画师下来给各位秀女绘制画像。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秀女们的重视。因为皇上每日繁忙于公事,不会亲自接见每个入宫的秀女,而是会着画师画好画像,交由皇上挑选。所以这画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秀女会不会被皇上召见。

秀女们都忙着打扮自己去了,段宛儿却是一脸忧愁,也没有过多的梳洗打扮,而是一脸失神地坐在梳妆镜前。

唐沐姿走了过去,双手搭在段宛儿肩膀上,说道:“宛儿,你为何忧愁?你放心,你相貌如此出众,一定会脱颖而出,得到皇上喜爱的。”

段宛儿叹了口气,说道:“姐姐,你不知道这宫里的不成文的规矩。”

“恩?”

“皇上看不到本人,看到的只是一幅画像,所以,基本上都是取决于画师了。”

唐沐姿略一思索,说道:“难道画师还会私自修改秀女们的容貌不成?”

“修改倒是不至于,”段宛儿忧心忡忡地说道:“但是画师们却有资格选择画什么角度。我听宫中的姑姑们说,若是不给画师一点银子作为见礼,估计就会很难有好看的画传到皇上那儿去了。”

“这是什么规矩?”唐沐姿气的跺脚:“这样也太黑暗了!这些事情皇上都不知道么?还会纵容他们如此受贿?”

“皇上日理万机,又怎么会知道呢?这宫里若是什么事情皇上都知道的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传到民间的冤案错案了。”

“宛儿,你是担心画师会故意给你画的难看?”

段宛儿叹了口气,说道:“我没有她们那么好的家境,这次进宫做秀女,家父也没有给太多的钱银给我,只怕是到时候没有银两给画师。”

唐沐姿抓着段宛儿的手:“你真的很想成为妃嫔么?”

“恩!”段宛儿的目光坚定。

“人各有志吧!”唐沐姿舒了口气,说道:“我房中有些银子,等会让荃儿给你送过去,希望能够对妹妹有些帮助。”

“是真的吗?”段宛儿一把抱住唐沐姿,在她耳边说道:“姐姐,我真的是不知该如何感谢你了,你帮我的太多太多了。”

“举手之劳而已。”唐沐姿望着门外那片湛蓝色的天,她只想着这该死的选秀快些结束,她能够将这段在宫中的日子尽快消磨完,赶紧回到那自由自在的生活中去。

说是在帮助段宛儿,其实唐沐姿也是包含了自己的私心在内的。因为她根本无心做妃嫔,在选秀结束之后,那些落选的秀女们就会成为普通的宫女。到那时,若是段宛儿真的做了妃嫔,自己在宫中也就有了一个依靠。

当然,这些话是无法跟段宛儿说的。

段宛儿的声音带着颤抖和感激:“姐姐,还是那句话,我段宛儿若是做了妃嫔,一定不会忘记姐姐的大恩大德的。”

屋外,春天的风已经带有意思夏初的燥热了。屋内两个女子相拥,在这尔虞我诈的深宫中,将一片热血都抛洒给了对方。

她们没有注意到,在门外,一个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画师已经来了,由于画师人数有限,所以秀女们都是呆在自己房中,等待前厅GG的传唤,才陆续一个个出去给画师们画像的。

还没有轮到唐沐姿,她便干脆拿着一本书,躺在房中边看边和婢女荃儿聊天。

银子已经让荃儿送过去了,唐沐姿本身就是个不看重钱财的人,她不过是希望这些钱银能够帮助段宛儿。

这时,段宛儿突然破门而入,一脸惊惶:“姐姐,不好了。”

“怎么啦?刚才我听到外面GG的声音,好像已经路道宛儿你画像了吧?”唐沐姿合上了书本。

段宛儿差点哭出来:“姐姐,银子……方才荃儿送来的银子,已经不见了。”

“啊?”唐沐姿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怎么会不见了的?是不是你放错地方了?”

“没有,我记得是放在床头枕头下的额,可是当我换了衣裳出来,准备去画像、拿给画师的时候,却不见了的。”段宛儿带着哭腔说道。

唐沐姿冷静下来,仔细想了一下,然后问道:“这期间有没有人进过你的房间?或者是有人看见你的银子放在哪里?”

“人?”段宛儿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只有蒙芊妘进入过我的房间。”

“她进去做什么?”

段宛儿回想着,说道:“她说自己的胭脂用完了,想找我借用一下。但是后来她又说我的胭脂成色太差,没要,我当时还很郁闷的。现在想来,果然是有些奇怪。”

“不用想了,肯定是她拿走了的。”唐沐姿说道:“上次裙裳的事情,她已经耿耿于怀,还在心里惦记着呢!现在终于逮到机会,还不赶紧报复我们?”

“那怎么办?”段宛儿泪眼朦胧,抓着唐沐姿的手臂,说道:“姐姐,方才画师已经给我画像了,但是我却没有能拿出钱银给他们,估计我的画像一定画得很丑!姐姐,怎么办?我不能就这样输了。”

“你已经输了。”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屋外传来,正是一身大红色裙裳的蒙芊妘,她带着一种胜利者的眼神望着屋内的两人:“就凭你们俩?还妄想着能够得到皇上的宠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第十二章:几家欢喜几家愁

唐沐姿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来的正好,宛儿房中的银子,是不是你拿走了?”

“银子?我家中富裕,还会在乎你们的银子?”蒙芊妘一副打死不承认的模样。

“你是不在乎银子,但是你在乎能不能得到皇上的垂青,你害怕宛儿会中选,你不希望以后会多一个人跟你争宠。”唐沐姿走上前两步,指着蒙芊妘的鼻子骂道。

蒙芊妘似乎并不以为意,冷哼了一声,说道:“随便你们怎么说,但是我要提醒你一句,捉贼捉赃。这银子上面又没有刻着你家的名字,你平凭什么说银子就是你的?哈哈!你们俩就等着看我册封妃嫔的那一天吧!”说完,蒙芊妘哈哈大笑一声,抛给唐沐姿和段宛儿一个胜利的眼神,嚣张而去。

唐沐姿拍了拍段宛儿的肩膀,说道:“别太伤心了,妹妹你花容月貌,皇上一定不会看走眼的……”

唐沐姿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外面GG的喊话声打断:“下一个,唐氏沐姿。”

果然如同段宛儿所说的那般,唐沐姿没有像其他秀女一般,给画师塞银子,那画师的脸很快便耸拉了下去,正果画画过程,都是黑着一张脸,带着轻蔑的神情,完成了画像。

唐沐姿也没有过去看看画像的效果如何,她本就无意为妃,画像越丑、她还愈加高兴。因为这样,便能赶在花信之年,出宫回归自由了。

回到房间,经过段宛儿房间的时候,听到了一阵阵细小的啜泣声。唐沐姿轻轻推开门,却见段宛儿扑在床上,肩膀一耸一耸。

“宛儿,怎么啦?是不是谁又欺负你了?”

段宛儿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已经泛红:“姐姐,宛儿不想活了。”

“啊?”唐沐姿惊讶道:“怎么回事?”

“宛儿这次怕是没有机会见到皇上了,更别说是得到皇上的宠幸了。”段宛儿抽泣着,说道:“家中的老父亲还在盼望着宛儿此次进宫,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能够给家里人带来荣耀。可是现在……宛儿只怕是要辜负了他老人家的企盼了。”

唐沐姿叹了口气,说道:“宛儿,你何必如此纠结于能不能坐上妃子的位置呢?你想想呀,在这深宫之中,皇上后宫佳丽三千,你难道很喜欢跟那么多心怀鬼胎的女人一起抢着一个夫君吗?”

“这都不重要了,因为反正我都已经落选了,现在说这么多也已经没有用了。”

“都是该死的蒙芊妘。”唐沐姿狠狠一跺脚,说道:“只可惜,我们没有证据,若是能够证明是她偷走了银子,我们也不必在这里怨天尤人了。”

段宛儿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姐姐,这或许就是天命如此吧!”

唐沐姿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说道:“好了,别这么皱着眉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或许等到以后,你出宫之后找到真心相爱的人,你就不会觉得这是件坏事啦。”

段宛儿勉强扯起了一个笑意,喃喃地说了一句:“但愿吧,可是为何,我会有一种非常不甘心的想法呢。”

唐沐姿没有再搭话,她只是想这段在这宫中的日子能够尽快结束。

窗外,月已经上了树梢。

就在画师将所有秀女的画像画好、递交上去之后的第三天,便有传旨太监过来。

果然如同所设想的那般,那些给了画师好处的秀女,纷纷入选,得到了亲自面见皇上和皇太后的机会。整座荀月阁,只有唐沐姿和段宛儿的名字没有出现在那张明黄色的圣旨上。意思很明确:他们俩落选了。

这后宫还真是现实呀!得知唐沐姿和段宛儿落选,平日里那些帮着她们张罗衣食起居的婢女、姑姑、太监们,都纷纷避之而不及,跑的比兔子还快。

冷清的房间,唐沐姿知道段宛儿必定会伤心,便去了她那边,泡了一壶清茶,凉热对饮。屋外,不断地传来其他秀女们的嬉笑声、欢快声。

正准备安慰着段宛儿,门却被一个人推开了,是蒙芊妘。

一身华服的蒙芊妘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笑,白了屋内落选的两人一眼,说道:“本小姐都说了,就凭你们,还妄想着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你们能跟我比么?现在结局是如何,你们应该都清楚了吧?”

“什么叫结局?这不过是刚开始而已。”唐沐姿冷哼一声:“有些人自以为聪明,认为自己的小动作没人知晓。但是也别忘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那又如何?输了就是输了,落败者有真么资格来数落赢家?”蒙芊妘斜倚着靠在门上,说道:“你们若是想要以后在宫中的日子好过一点,就都过来给本小姐道个歉,本小姐做了皇上反的妃子之后,或许还会考虑赏你们一口饭吃。”

“不必了。”唐沐姿不卑不亢地说道:“刚才我都说了,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事情没有发展到最后,谁是赢家还不知晓。我奉劝你一句,不要以为后宫是那么好混的,你若是还是这个性格、不懂得收敛,总有一天,你恐怕会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蒙芊妘一张俏脸气的羞红,找不出言辞来反驳,只得指着段宛儿的桌子,吩咐身后的红韵:“本小姐我看上这套茶具了,给本小姐收拾好了,带走。”

主子得势,红韵这个小丫头自然也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也不问候一声,便将还装着茶水的一套白瓷茶具收拾走了。

段宛儿想要阻拦,却被唐沐姿拦住:“不过是一套茶具而已。再说,咱们落选了,这荀月阁,怕是也住不了几天了。她想要怎么样,就由着让她去吧,总有一天,她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当天下午,那些入选的秀女们便在太监宫女们的簇拥下,搬离了荀月阁。落选的唐沐姿和段宛儿,也被一个小太监带领着,离开了这居住了短短几天的荀月阁。

“请问GG,这是……要带我们出宫吗?”段宛儿走快几步,拉着小太监的衣袖,问道。

小太监头也不回:“想要出宫?这才刚进宫,想出宫还得过个几年再说呢。”

唐沐姿带着荃儿,将为数不多的行李打了两个小包袱,一人手中拿了一个:“那GG是要带我们去哪里?”

小太监回头瞄了一眼,见唐沐姿居然还带着个婢女,便说道:“是去绣坊,没入选,难道还在宫中吃白饭么?自己都是下人了,还带着个婢女?这是什么规矩?”说罢,便将荃儿拉扯到一边。

真是裸男凤凰不如鸡呀,唐沐姿觉得世态炎凉,但是这样也好,免得荃儿跟着自己在宫中受委屈,家中的絮茵还需要她去照顾呢。想到此,她便将荃儿臂弯处的包袱拿下来,从中拿了几锭银子交到荃儿手上,说道:“荃儿,你出宫去吧,回到府里,告诉爹爹和大哥,说我在这边很好。”

《恋上腹黑真命天子》在线阅读

上一篇: 苏梦林子江小说绝爱首席遇到爱免费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8 www.0630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6306手游下载站 版权所有

 

06306手游下载站订阅号